一辈子没996,我就骄傲了!

俗话说:“早高峰没有在西二旗挤过地铁的人,不足以谈人生。”

西二旗地铁站早高峰一览:生命的大和谐

中国的上班族可以有多惨?

就算熬过了漫漫通勤路,那也只是个开始,等待他们的可能还有索命甲方,鸡血上级,狗血同事,实习生留下的烂摊子,以及,996

Yusuke Sakai作品《上班族的忧郁》

对“996”怨念最深的莫过于程序员了。曾有记者在中关村软件园蹲守一夜,别说是“996”了,就算是到了凌晨四点,依旧灯火通明。就像段子里说的,“为什么大城市的夜景那么美?因为有人亮着灯在加班啊”。

“月薪5万过得却像月薪5000”

3月26日,程序员们终于坐不住了,他们在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GitHub上发起了名为“996.ICU”的项目。希望通过理性发声,争得雇主对雇员合法权益的尊重。

什么是“996.ICU”?一个简短的解释是:工作996,生病ICU。即朝九晚九,一天工作12小时,每周工作6天,长期以往,怕是身体会吃不消,早晚要被送进重症监护病房(ICU)。

25岁的大疆程序员到24岁的阿里巴巴DT总监,再到36岁的华为工程师,近些年关于程序员因过劳而猝死的新闻频频爆出。超负荷的工作而带来的健康隐患,正威胁着大多数中国上班族。

此事一出,各界大佬也纷纷表态,关于“996”的争论一时间甚嚣尘上,各种不同的声音随之而来:

马云: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

刘强东: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雷军:优秀的人心甘情愿每天12点下班;

周鸿祎:优秀的人不谈996,他自己也会996。

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讲话中说:“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

作为全世界最硬核的上班族,日本人将长期处于996制度下的上班族统称为“社畜”,意指一种由公司饲养的灵长类生物,任劳任怨,随叫随到,乖巧且温顺。曾有人将“社畜”的作息时间表与囚犯的进行对照,最后得出的结果真可谓是闻者落泪。

“社畜”活得不如囚犯 T.T

加班不分国界,“社畜”处处有,这部日本TBS电视台最新的电视剧来得正是时候,给我们带来了一些不同的思考,因为它拍出了所有“社畜”的心声——《我,准时下班》

日剧《我,准时下班》海报 豆瓣 8.5

01

东山三谷是同一家网页制作公司的两位部门总监,她们的工作风格截然不同,彼此间处得也不好。

一头干练短发的三谷是典型的工作狂,从小学起,就没有请过一天的假,最引以为豪的便是全勤奖。

她自觉在工作上的悟性不高,只好以拼命三郎的姿态来弥补这个劣势,因为她生怕自己稍不努力,就会有人取代了她的位置。

这种情绪也被她强加给了被人,教训起手下的实习生来,更是咄咄逼人,不留情面。部门里的其他人对三谷也是敬而远之,在背地里偷偷议论,觉得她古板无趣。可上级却对她极其欣赏。

而东山是属于那种每天必须准时打卡下班的人,然后走十分钟到她最爱的上海饭店喝上一杯半价啤酒。

东山会把每年的带薪年假用完,大口吃肉,享受生活是她的人生信条。

东山的工作效率很高,交付给她的工作都能够按时完成。同事在工作上遇到困难,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出手相助的,因为她觉得光是管好自己的事就已经累到不行了,哪还有精力插手别人的事呢?

三谷和东山代表了职场中很典型的两种人,一个以工作为本命,一个以生活为中心。在第一集的最后,三谷被实习生气得病倒了,可是整个部门没有人愿意去看望她。

后来,是东山主动站了出来,她请了假去看望三谷,两人的心结就此打开。对于三谷的第一次缺勤,东山说,“干得好,而且还是无故缺勤”。

这也正是《我,准时下班》要传达的一种态度:不要为了公司而活,要让公司为了自己而活。有时候,拒绝过度的加班,更好地去享受生活,去接触更多好玩的人和事,扩宽眼界,才能更好地投身工作。

除此之外,由加班引申出的额外话题,《我,准时下班》也都有所涉及,比如说关于“过劳死”。对于公司来讲,你可能只是墙上的一块砖,但对于家庭和朋友来讲,你就是无可取代的那一个;

关于玩命加班后会换来的回报,剧中也揶揄了一番。事实上加班并不一定会换回所谓的晋升和成功,也可能等来的是泡沫经济的破裂;

关于在工作中与同事的合作关系,言语中透露的更多的还是一种无奈,志同道合实现理想很多时候只是一种奢望。

看完第一集后你会发现,《我,准时下班》并没有刻意地妖魔化“加班”这件事,也少见苦大仇深的埋怨,而是以一种轻松戏谑的风格去讲述。这其中的原因在于,职场里的这些人,他们是有得选的

无论加班还是准时下班,都是个人选择的结果,哪怕是被训到抬不起头的实习生,也可以选择辞职。

03

此次国内掀起的这轮“996”风波中,主要有正反两派:一是力挺996,认为趁年轻奋斗一下没什么不好;一是反对996,认为工作挤压了生活的其它部分。

其实这两派都有其片面之处,996当然不能完全与奋斗划上等号,而工作与生活之间也应该更好地去平衡。如若工作与个人理想相关,为了实现个人价值去加班成007有些人也心甘情愿;如若工作只是单纯的工作,那么越是加班,人的异化程度就越高。

六点准时打卡下班的东山

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如何选择及是否有选择权

当然,选择的前提是你得有选择权。无论何种情况,强制996都是可耻的,同时也是有违《劳动法》的行为。面对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局面,在诉诸法律无果后,你仍需要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东山在给一条抱怨加班的推特点了赞

正如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国庆谈“996”时说的那样,“不要去适应职场,请你站着去改变职场,如果你愿意跪着去适应它,可能一辈子就站不起来了”。张麻子也曾教导我们,“你应该站着,还把钱挣了”。

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在《超级演说家》谈“996”

李国庆在发表这番言论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当当,这是否也能够从侧面反映,普罗大众对996的接受程度是远不及领导者的呢?

即使在未来,最坏的情况真得到来了:那就是“996”已然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进而被堂而皇之地摆上台面。到了那一天,你也一定不要放弃自己的主动权。

态度不该被制度左右,996从来都只是一个选择,绝不该成为一种命令。一个足够健康的社会,应该让我们有得选,也不以是否996来定义成功或失败。当我们不再谈“996”色变时,那才是对“996”最有力的反抗。

996不是洪水猛兽,真正折磨人的是日复一日的庸常和毫无底线的剥削;996也不是什么福报,一份你愿意为之全身心投入的工作才是福报。

是选择出人头地,还是选择热腾腾的小笼包,又或者,两个全都要,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Choose life,choose future,choose a job .

去选择吧,在还能选择的时候。选择准时下班,选择朝九晚五,选择五险一金,选择按揭买房,选择低胆固醇,选择零度可乐,选择该死的大电视机,选择牙医保险,选择瘫在沙发上吃高热量食物,选择高尔夫球,选择过圣诞节,选择电动开罐器,选择黑胶唱机,选择某个周末的清晨醒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选择996,直到我们选无可选。

996不重要,重要的是选择。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一辈子没996,我就骄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