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手机为什么就这么难,厂商作梗是关键

手机对于如今的广大用户来说,几乎已经成为了必备的生存工具,其更是承载了了解世界、工作学习、休闲娱乐的重任。因此,手机也堪称是万万不容有失的,但如果不小心“失”了怎么办,可能很多人脑海中最先浮现的想法就是“换呗”。

微软正在阻挠“公平维修法案”

在许多人的认知中,新手机拥有当下最新潮、最酷炫、最特别的技术和功能,比如说华为现款旗舰P30 Pro的徕卡四摄、OPPO Reno的全景屏和可升降摄像头模组。旧手机则不光是“糟糠之妻”,而且修起来又麻烦又不便宜,如果不是实在囊中羞涩,可能绝大多数用户更倾向于更换手机。

这种现象,实际上正是广大厂商一直在努力潜移默化,让消费者最后只能在“官方维修”和“换新”这两个相当更昂贵的选项中二选一的结果。厂商为了让消费者能为自家的新品买单,几乎可以说是殚精竭虑,如果旧产品又好用又好修,新品又该卖给谁呢。因此为了让大家感到老设备逐渐不好用,安迪·比尔定律也就应运而生,而这一定律的意思就是安迪(英特尔前CEO安迪·格鲁夫)提高的硬件性能,但很快就被比尔(微软前CEO比尔·盖茨)的软件需求消耗掉了。

为了让用户修不了设备,“比尔们”还在不停的阻挠“公平维修法案(Fair Repair Act)”被通过。日前,在海外知名维修网站iFixit的一次节目中, 美国国会议员Jeff Morris表示,从2016年就开始被提出的公平维修法案,尽管得到了两党强有力的支持,但在受到了苹果和LG的阻挠之后,微软也开始亲自下场反对这项法案被通过。

公平维修法案旨在保障消费者的维修权,而这里的维修权指的是,让消费者拥有自己维修产品的权利,或者是让制造商以外的第三方能够维修产品。根据这位议员的说法,微软阻止维修权利法案的做法堪称非常具有美利坚特色,其选择与国会议员们“做交易”。微软表示,将支持支付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教育费用的税收提案,来换取阻止维修权利法案被通过。

也就是说,可能在微软眼中,需要为STEM和计算机科学课程支付的3亿美元,远不如向用户开放设备维修权,对于企业的损失大。

售后维修真的很赚钱

从2016年到今天,在87%的消费者支持,也就是相当强力的民意诉求下,这项维修权利法案依然没有被通过,可见其遇到了非常强力的反对。不同于微软选择用交易的方式来游说,苹果的做法则更加粗暴,其高管认为,以iPhone为代表的苹果设备“too complex(太复杂)”,以至于苹果体系之外的第三方没有能力修好它们。

根据之前流传出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苹果有能力向提供官方诊断软件、各种正品零备件、以及维修培训在内的解决方案,而事实上,之所以苹果设备被设计的很复杂,就是因为并不希望外人能够修好这些设备。但是苹果环境事务副总裁丽莎·杰克森在接受采访时公开宣称,苹果公司设计产品的目的是“耐用”,而不是修复性,如果需要修理,就只能在授权维修机构进行。

为了阻止用户能够轻松的维修设备,各大企业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首先就是吓阻用户,Android厂商规定在保产品私拆之后,“无法享受三包政策,实行收费维修”,而苹果的策略更加严苛,私拆之后官方维修体系将是直接不予保修。

其次,如果失去保修吓不到用户,厂商也会人为制作障碍。在手机圈中,将产品设计为一体化且不可拆卸已经是通行做法。同时,为了缩小体积、容纳更多新零件,移动设备里面采用的零件密度越来越高,厂商也越来越倾向用胶水把零部件黏合在一起,而不是使用扣件,但这样显然极大增加了维修之后复原的难度。

最后,即便你艺高人胆大,厂商也还有高招。比如说还是熟悉的苹果,更是通过增加额外硬件的方式来判断用户设备的状态。在之前发布的iMac Pro上,出现了一颗独立的Apple T2芯片,这枚芯片的作用类似曾经引发“Error53错误”的Touch ID传感器,会在设备重启的过程中进行开机自检审查硬件,如果进行未经授权的私自更换,系统将锁死电脑从而导致无法运行。

为什么厂商都希望能够将维修业务局限在自家平台上,目前来看最大的可能,是因为维修这门生意真的很赚钱,同时也是厂商获取超额利润的重要来源。如果说一部iPhone的净利润率大概在15%左右,那么维修的利润则能达到100%以上。这点在电池门之后,苹果将过保电池的更换价格从79美元降到29美元就能看出,如此之大的让利空间,除了平息消费者的怒火之外,也暴露了苹果的底线。

而根据苹果合作伙伴百邦科技在2016年上市招股书中透露的信息显示,其“保内维修业务”的毛利率高达82.29%,这就更用说利润率更高的保外维修业务了。

尽管之前我们说过,售价1099美元的iPhone XS Max的物料成本仅为443美元,不能说明苹果从1台设备上赚取了近60%的毛利,因为还有设计、研发、营销、组装、物流仓储成本需要算在内。但是配件就不一样了,以成本价80.5美元三星定制的iPhone XS Max屏幕为例,除了物料仓储成本需要考虑之外,设计、研发、组装这些更高的成本在用户购买iPhone XS Max的时候就已经支付过,没有道理在售后维修的时候再付费一次,因此即使算上百邦明示的100元人工费,与标价2628元的屏幕维修费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授之用户以渔,厂商万万不想看到这一幕

公平维修法案(Fair Repair Act)之所以能够引发厂商的神经紧绷,其核心就是要求企业需要向外界公布产品的维修手册和提供备件出售渠道。没错,现在能够进行电子产品维修的都是或官方或非官方的专业人士,一般消费者是没有能力自己维修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各大厂商在出售自家设备的时候都不会附赠维修说明书,也没法从合规渠道拿到零配件,只会告诉大家有问题可以找售后。没有维修说明书就没法判断故障所在,就像一个无法开机的表象,背后可能是屏幕问题、可能是主板问题,也可能是电池问题。

至于第三方通过分析产品自制产品维修手册及电子设备诊断工具,很遗憾目前这是违法行为,不论是根据我国的版权保护法规还是美国的《数字千年版权法》之中,用户绕开绕过版权保护的行为都属于非法。而之前YouTube上曝光的11个苹果官方维修视频,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就被下架,毫无疑问是有原因的。

如果苹果和微软这些厂商愿意公开产品的维修手册,开放维修教程,除了能够让动手能力强的消费者自行维修之外,也意味着将会有更多的第三方维修机构参与竞争,让垄断变成开放竞争。自然就会降低维修费用,而且更多的维修选择也免去了用户前往官方维修点的时间损耗。

当然了,必须要指明的是,一旦这份维修权利法案被通过之后,按照苹果和微软一贯的策略,极有可能会面向全球推广这一政策。但是当技术扩散之后,必然会带来整个市场的短暂混乱,鱼龙混杂之下,出现消费者遇到第三方维修机构以次充好的现象,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你要问我们支不支持这一法案,对于这种利大于弊的事情,就只能隔着太平洋送上声援了。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修手机为什么就这么难,厂商作梗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