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勤退休、张晨卸任、崔宝秋调整,互联网“中年”的体面退休!

张亚勤退休

昨天(19.3.16),百度总裁张亚勤宣布半年后退休,而同时宣布的“高管退休计划”几乎是为张博士量身定制。

张博士何许人也?据公开资料显示,张生于66年,12岁上中科大少年班,成为当年年纪最小的大学生,少年天才。今年53,这个年纪在互联网行业,不小,但考虑到总裁这个级别,也不算很大,华为梁华、郭平、徐直军、胡厚崑等核心高管都是60后,而任老爷子更是75岁了。要说华为不是纯粹的互联网公司的话,那看看百度CEO李彦宏,68年的,相差两岁。

众所周知腾讯是双核心架构,CEO马化腾+总裁刘炽平,这很容易给人造成张亚勤是百度2号位的印象,实际上并非如此,张在百度负责的业务是最新兴的却不是最核心的。同样的职位名称,对应不同的权限地位,这跟法国总统和德国总统拥有完全不同的实权相类似。

虽然张在微软做到了很高的职位:全球资深副总裁兼亚太研发集团主席,但实际上外企的职级体系很神奇,这样的TITLE可能还不是微软的顶级职位,这从陆奇在MS和百度的职位比他高可以看得出来。但无论从学识、背景还是职级来说,都能充分证明,张的能力是毋容置疑的,网上对于他在百度履职的一些评价,大多忽略了很多现实的因素和限制。

随着张的退休,百度的硅谷人才引进计划,几乎宣告完全失败,陆奇、吴恩达、王劲。不仅仅是外援失败,国内引进的李一男也没呆多久。CTO刘建国、CFO李昕晢、太子李明远等也相继以各种理由离开公司。

剧烈动荡和业务止步不前似乎是蛋鸡先生的问题,至于原因,局外人也不便妄加揣测。

张晨卸任

张晨卸任京东CTO跟张亚勤退休同一天宣布,不约而同。

不久前,京东宣布要淘汰10%VP级及以上的高管,既然张晨声称家庭原因离任,那我便也不做过多关联和遐想。

加入京东前,张晨是雅虎的高管,15年3月加入京东。说实话,京东CTO并没有多少存在感,甚至很少人知道京东有CTO,更不要说CTO姓甚名谁了。

东哥虽然兄弟很多,但亲兄弟还是那群身穿红马甲穿梭骑行的快递员,东哥可能觉得JD只是一个电商网站,保证正品,并把货品以最快速度送达顾客手中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技术,糊弄一下过得去就行了,似乎真没那么重要。

投资物流、仓储、云计算、金融,东哥盘算着自己的生意,高举高打,四处撒网,经过多年努力,京东目前保持在略有盈利的经营状况。这样的发展思路和经营状况,注定京东能投入到技术的钱其实有限。京东总部驻守帝都,帝都互联网的人才竞争是很激烈的,待遇是风向标,而京东之前一直是13薪,股票给的也少,这样的薪酬待遇,就算是兄弟,也很难办事,所以CTO想折腾出什么花,其实也不容易。

宝秋调整

一个月前,小米也做了一次架构调整,受影响最大的是负责人工智能与云平台的崔宝秋。

崔是雷布斯的大学同学,12年加入小米,组建人工智能与云平台团队,至今7年有余。

先看看公文:

任命崔宝秋为集团副总裁及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再在核心管理岗位上任命14名总经理及副总经理,小米技术委员会上升为集团级别的委员会。这是继去年9月成立集团组织部和参谋部以来,小米规模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 小米年初发布了AIoT的战略,为了从组织架构层面强化“AI+IoT”战略,小米新成立人工智能部、大数据部、云平台部,直接向集团首席执行官汇报。

咋一看,宝秋升级了,升集团VP,任命为技术委员会主席,可谓给够了老同学面子。

细看,不尽然,划重点,拆分人工智能与云平台部,分为3个部门,都直接向CEO雷布斯汇报,说得更直接一点,宝秋不再管具体的事了,明升暗降,雷布斯把权力回收到自己手中。透过所有的表现,深层次的本质就是雷布斯不满意。

尾记

知乎有个帖子《如何避免中年失业?》,文章把个人职业发展,按职位二字拆解,两种,一种强调“职位”(即职),一种强调“事业”(即业)。

实际上,不管职,还是业,想要发展好,都是很难的,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做一个比喻,体制内的工作,在岸上;体制外的工作,像在海里。90年代体制内人员“下海”,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在岸上,你不主动走,是不用挪窝的,没有天灾人祸,你可以在地上蹲一辈子,旱涝保收,既无一夜暴富可能,也不会朝不保夕。而在海里漂就不一样了,你不动,就会沉下去,所以你要不停折腾,不断努力。

经常听到人提到高龄程序员危机,鸡汤大师往往劝说,有危机的是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的,掌握核心技术的安全的很。但现实并不是这样,这从互联网公司几乎没有40+的程序员可以看出来。个体相对于大环境,永远是渺小的。

有时候,不由得羡慕起父辈们的生活,虽然赚钱不多,行业倒也是有几分温暖,在小中学教书可以教一辈子,做医生做十年就是专家,老了就是老专家。而科技互联网行业,却是年轻人的天下。从业者甚至被调侃跟做鸡差不多,如果不能趁早转型,晚景都很凄凉。

人有三衰六旺,有顺境逆境,看待金钱,其实可以看开一点,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中国人穷太久,对于金钱,莫名崇拜,这应该也跟中国处于发展初级阶段相关。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张亚勤退休、张晨卸任、崔宝秋调整,互联网“中年”的体面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