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微信支付可能是一条产业互联网全球化的有效路径

说到微信支付,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会是什么?我觉得大概率是发红包。

2019年春节即将到来,中国互联网的红包大战不仅有腾讯微信、QQ与支付宝对决,还有百度联合央视春晚的参战。事实上,因为强社交链条的关系,微信红包的数据有着绝对优势。仅仅2018年春节期间,7.68亿人选择使用了微信来发放红包,人数同比鸡年增长了15%。其中有一位来自南昌的网友朋友收到的红包人数最多,达到了3429个。至于分发红包个数最多的则是来自重庆的一位小伙子,其在5天的时间内便发出了2723个红包。广东、山东与江苏三省用户抢得红包数量最多,分列一、二、三位。

2019年春节的微信红包,根据微信1月21日公布的方案:员工可以使用企业定制的红包封面了,出境游客在境外使用微信支付也有机会获得当地特色微信红包封面。

但不管怎么变化,背后保障与支撑这一切的,是微信支付的功能体系。

微信的1和后面的0:社交功能带来用户基础,行业渗透增加黏性

不言而喻,在微信这样一款国民级社交产品的绝对领先体量面前,任何社交产品团队都望其项背。数据是铁一般的事实,2018年11月,微众银行和腾讯CDC发起的银行用户体验联合实验室发布了《2018银行业用户体验大调研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移动支付用户比例已由2014年的51%快速增加到2017年的87%。其中,使用微信/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的用户已达85%,成为排位第一的支付方式。

显然,超过10亿的微信用户,促成了微信支付的滚雪球式增长,月活用户超过8亿。而微信支付的渗透和发展,又进一步增加了微信的用户黏性。难怪张小龙在1月9日晚4小时超长演讲的尾声说,微信支付不需要提到,这一块已经做得特别好了。这更加让我不看好其他毛躁进军社交领域的其他团队——

用户基础没有,后面支付行为也不会产生,社交产品本身的关系链将变得脆弱。

业界多次有人谈论,微信支付应该像支付宝一样单独做一个APP。腾讯公司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认为,当微信支付渗透到生活各个场景和角落的时候,越是一个深入场景分布式的,就越润物细无声,也就越不需要单独一个APP。这就好比,社交功能带来的用户基础是1,各个生活工作应用场景里的应用为就是微信后面若干个0中的重要一个。

面对消费与产业互联网,微信支付的“文体两开花”

而在1月9-10日广州举行的2019微信公开课PRO展厅的瞬间治愈实验室、刷脸住酒店、好懂我餐厅、少跑腿法院、好容易校园、一下子收费站、没烦恼写字楼、没问题广场、躺着逛商场……和耿志军在现场展示的一系列视频,让我突然明白,微信和它的支付,可能就是马化腾近年来常常提及的产业互联网的样子。

无独有偶,1月16日,深商全球大会的腾讯中小企业云服务论坛上,马化腾发表主题演讲就是《腾讯拥抱产业互联网》。微信支付团队也正在推进2019年计划深耕的“智慧36行”,他们从主流的138个行业里,挑选出最容易发生连接的36个行业,用涵盖微信生态能力、微信支付基础能力、微信支付行业应用产品等三个近100项能力的工具箱,给出匹配具体每个行业的解决方案。

微信支付,某种意义上承载着腾讯的升级发展目标: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腾讯要做各行各业企业的数字化助手,助力他们成为各个赛道上的冠军,帮客户节省成本、提高效率,而且还能够帮助客户在数字化转型升级过程中,找到新的商业模式和盈利增长点。

在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微信支付正在“文体两开花”:

  • 1 、消费互联网:腾讯2018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账户同比增长10.5%、达10.83亿,而微信支付月活用户已经超过8亿。张小龙在演讲现场宣布了2018年日活超过10亿。
  • 2 、产业互联网:微信支付业务保持在中国移动支付市场的领先地位,日均交易量同比增长逾 50%,其中线下日均商业支付交易量同比增长 200%。

对产业互联网像春雨一样润物细无声的微信支付,或许是微信实现全球化的有效路径

通过微信和支付宝管理流动资金的用户在增加,而传统银行管理流动资金的比例却在明显下降。2018年,有50.5%的用户使用微信和支付宝平台来管理流动资金,较2017年上升了3.2个百分点,银行平台只有约33.1%的用户使用其管理流动资金。

颇有意味的是,在1月9日微信公开课PRO第一天,支付宝也宣布全球用户超过10亿。当然,和微信的日活跃用户10亿相比,还是不在一个量级。而且微信支付推出100项工具,聚焦智慧36行,正在把微信支付搭建的整个商业生态,开放给产业互联网作基础设施助手。耿志军也表示,在产业互联网中,微信支付应该是润物细无声的。

也有人还在质疑,微信全球化的有效路径在哪里?我留意到从旅游消费这个产业切入,微信支付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到2018年底,微信支付跨境业务已支持49个境外国家和地区的合规接入,支持16个币种的交易。来看两个国家的数据:

  • a .在日本,2018年6月相比2017年同期,微信支付在日本交易笔数、金额及商户接入数均增长6倍以上;
  • b .在韩国,2018年11月接入微信支付的商户数相比2018年初,已经增长超过300%。

毋庸置疑,2019年,对于腾讯的产业互联网战略和微信支付成为各行各业的助手,同样重要。打磨产业消费链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在积累更全面的人、货、场的数据,也只有丰富的数据,后续才能为商户经营效能提升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前几天在泰国曼谷和芭提雅的大街小巷看到比起前两年,越来越多的餐厅、商场、酒店接受微信支付,甚至主动打出中文标识可以使用微信支付的时候,我觉得微信支付在海外已经深入到具体产业互联网了。就在今天(1月23日),微信支付在法国发布了以 “智慧生活零时差”为主题的全球战略,意在消除“时区”间的消费差异,并进一步进军欧洲。一个宏大的商业愿景已经出现在世人面前:

微信支付激活的产业互联网在中国形成模式,腾讯在全球各国加以适配复制,不是最好的全球化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