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抖音快手等成旅游景区“带客”宝器,传统A级评星体系将被打破

“你好,刚刚给你们总监打过电话了,我们是从北京来的自媒体。”

上周末,表明我的自媒体身份后,张家口大青山旅游景区给开了一条“绿色通道”,我驾驶的车子得以直达景区酒店门口,免去了排队乘坐摆渡车的耗时。

在我的汽车过后,我们“天字一号”媒体群组一行几十辆自驾车鱼贯而入。两天的游玩中,驾车来的几十位媒体、自媒体人受到景区额外的优待,并且享受到多个项目的免票福利。

类似的场景在全国各地的多景区上演。比如今年6月我在《从自媒体可免费游览5A景区白云山谈起:时代的进步》一文中,提到2019年6月1日至10月31日文创大会活动期间,凡拥有自媒体号且达到一定粉丝的游客,发布有关景区的原创视频、图文,进入景区时在前台登记本人信息、本人账号、本人联系方式即可获得免门票甚至酒店免单的奖励。

一切的态势都在表明,到了今天以快手、抖音、微博、携程、美团、马蜂窝、微信公号和朋友圈等为代表的新媒体\自媒体平台,已经成为了旅游景区“带客”宝器。在各种平台上,拥有大量粉丝的自媒体、KOL、网红、意见领袖,能够给各大景区带来流量和影响力,最终转换成真金白银,自然成为各大景区的座上宾。

这次大青山之行,我们这几十位媒体、自媒体人,积极的通过各大社交网络和短视频平台,分享美好的风景和行程中有趣的体验,并且和景区官方的媒体平台互动,吸引了较大的关注度。

毫不夸张的说,除去闻名全国的寥寥数十个景区以外,越来越多的景区或者文旅服务商把上述互联网平台当成重要甚至主要的渠道。这些景区,应用O2O的思维来运营景区,使之迅速的成为“网红打卡地”,最大化的实现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

互联网人造“新景区” 知名景区进入“速成”时代

曾几何时,我们所熟知的景区,从长城到故宫,从西湖到黄山无一例外不是经历几十甚至几百几千年的发展,再加上改革开放后科学化的管理和运营,才广为人知,成为家喻户晓的旅游名胜。

然而进入到了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可以迅速的人造“新景区”,短期内成为知名景区或者网红爆款景区。

这里说的新景区的“新”,主要是两个层面的意思。

第一个层面是完完全全的新景区,比如上文提到的张家口大青山旅游景区,2019年6月才开业,但利用微信、快手、抖音等新媒体渠道和平台,短短几个月人气值飙升,成为京北一代的著名网红景区,目测游客已经超过附近的草原天路。

第二个层面的意思是指老树发新芽,比如北京密云的清凉谷景区。清凉谷本来是一个没有存在感的3A级老景区,这几年修建了网红打卡标配的玻璃天桥、水上大冲关、漂流等设施,不久前通过一段1分钟的短视频刷爆网络,在朋友圈、快手、抖音等平台被广泛转发,由此吸引了大批游客。

另外,最近引发关注的“北京深夜食堂计划”,提到了包括东直门簋街、西单觅食森林、合生汇21街、五棵松华熙live等等美食景区,在这其中除老牌的簋街之外,其他几家几乎全部是通过短视频、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渠道,短短一两年甚至数月内成为网红“名胜”,人气高涨,一到晚上游人如织。

互联网势力集体入场 国内景区A级评星体系将被打破

过往,我们评价一家旅游景区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主要看它是不是4A或者5A级景区,5A级代表了最高等级,是很多景区最大的荣誉。

而到了今天,相比国家旅游局颁发的4A、5A级的荣誉,在快手、抖音、微博等平台的人气可能会给旅游景区带来更多的客源以及影响力。国内各省市的旅游局主动伸出橄榄枝,纷纷和快手、抖音等开始开启了战略合作,这也说明了从民间到官方,均认可了互联网平台所呈现的影响力。

比如抖音与西安市旅发委发布合作,双方计划将基于抖音的全系产品,进一步宣传推广西安的文化旅游资源。还有山东省旅发委在抖音开了“好客山东”号,该委员会市场开发处处长闫向军也积极鼓励游客通过社交网络推广山东,欢迎市民游客在五一小长假的旅游中将好吃的、好玩的经历发在社交平台上,宣传山东。

还有快手公司,更是把“短视频+旅游”提升到了战略高度,快手和各地的旅游部门先后发起了“打开快手,发现美丽腾冲”、“打开快手,发现甜美哈密”、“打开快手,发现最美牡丹江”、“打开快手,发现最美牡丹江”、“打开快手,发现张家界”等等活动,其中“打开快手,发现张家界” 短视频征集活动,上线一周左右,已有超过2.7亿人次参与,这样的传播数据绝非传统电视、纸媒能媲美,自然给这些景区带来了巨大的人气值以及文旅新想象力。

我们可以大胆的做个预测,若干年后,国内景区A级评星体系的主流地位将被打破,短视频或者社交网络的影响力指数将组成新的评估体系。事实上即便到今天,很多3A级景区甚至完全没有星级的景区,如果利用好短视频和社交平台,人气和商业价值也能赶超4A甚至5A级景区,北京密云的3A级景区清凉谷人气秒杀北京大部分4A级景区,就是一个明证。

从“旅游”到“文旅” 互联网能做的还有很多

这两年有个热词叫做“文旅”,“文旅”很多时候我们可以看做传统“旅游”的升级。相比过往的旅游,文旅是集旅游、体验、互动、观光、住宿、度假于一体的出行新形态,拥有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

我们上文提到的河南白云山和微博、抖音的合作,在旅游的基础上,通过互联网渠道,给我们的游客嫁接了更多体验和互动的环节,这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跨界文旅合作的案例。

还有读道文旅创始人盛永利带领团队操盘的青岛国际啤酒节,在运营推广上,采用创新“互联网+”营销方式,线上+线下,传统媒体+新媒体,全方位、有重点的进行全场景宣传。最终成为历史上承办的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强、拉动作用最明显的节庆活动。也是一个互联网+文旅的案例。

再比如我之前在《又一次载入互联网史的实验 现在改变过去》一文中,提到的联想和山东淄博周村跨界合作的文旅案例。当时我们20多位科技发烧客齐聚山东周村古城,利用可穿戴式设备联想new glass眼镜,开启一次穿越回100年前的神秘之旅,探索未知的任务。戴上联想new glass后,当我们观看一幅牌匾或者一座店铺后,就能知道这个店铺的来龙去脉和历史典故,无形中相当于请了一个免费的导游。

事实上,从“旅游”到“文旅”,我们的互联网能做的还有很多。比如腾讯公司,腾讯帮云南省制作的“一部手机游云南”项目,整合了包括微信公众平台、小程序、腾讯云、微信支付、人脸识别、AI、智慧零售在内的多项核心技术与能力,全面覆盖游客在云南的游前、游中、游后的各项需求,满足和提升游客吃住行游娱购的需求和体验,并通过诚信体系、投诉平台的建设,让游客全流程省心、安心、放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