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现代人类是从古猿进化而来的?事实情况恐怕并非如此简单

现代人类的智力,相比地球上的其他生灵,是如此的突出。今天的我们,已经将触角伸向宇宙,伸向大洋,伸向量子领域。我们的遗传学家完成了全基因组测序,我们的天文学家在光年尺度外寻找类地行星,我们的物理学家正在使用大型强子对撞机探索量子力学的奥秘。

然而,当谈到人类自己时,我们还有很多尚未解开的谜团,比如大脑。人类智力的进化速度为何如此之快,以至于在地球的生态圈中显得格格不入?我们又是如何成为今天的人类的?

关于人类进化的谜团

科普作家卡尔·齐默(Carl Zimmer)在2003年写道:“我们对自身进化的了解,远远不如我们对其他许多领域的了解。”

关于人类的进化,主要有三个方面令科学家感到困惑:

  1. 为何非洲人类会在大约46000年前突然向现代人类转变?此前,人类已存在了600万年之久。
  2. 人类与黑猩猩基因相似度高达99%,但为何我们如此不同?
  3. 人类区别于其他灵长类动物的独特行为——人性,来自哪里?

让我们从演化出现代人类的神秘物种形成事件开始。剑桥大学考古学和人类进化学教授鲍尔·梅拉斯曾说,“在古人类学的研究中,没有什么话题能比人类行为模式的转变,更能引发争论,因为这标志着人类从旧石器时代中期向晚期的过渡”。

旧石器时代中期和晚期指人类进化的两个不同阶段。中期指的是艺术、文化、符号语言尚未出现的时期,晚期指的是新的更为聪明的智人——他们拥有更复杂的工具包、代表性艺术、象征性语言和创造力。

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在非洲零星出现与意外消失

尽管像海德堡人这样的人种,拥有与我们60万年前一样容量的大脑,但它们从未生产出艺术、文化、复杂的语言、象征性思维或任何其他人类能力的有形指标。现代人类的这种巨大进步,常被称为“人类革命”、“人类文明的曙光”、“人类能力的大爆发”,但时至今日,这一转变的形成原因仍在争论中。

红赭石和骏马图

图左的红赭石发掘于南非一个中石器时代洞穴,有着超过77,000年的历史,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艺术作品,但更具代表性的艺术品,是图右法国拉斯科洞穴中的骏马图,这种水平的艺术直到约3万年前才出现。

旧石器时代革命始于非洲,其实是一种普遍存在的误解。最新的证据表明,早在30万年前,非洲就出现了一些早期现代人类行为方式,比如上文中的红赭石,但是这样的星星之火并没有在非洲大陆形成燎原之势,更不用说全球范围的传播了。虽然有个别部落制造出了贝珠,但数量并不多;大多数人开始使用原始工具,但仅有极少数地方出现了更为高效的工具;少数人使用赭石用于装饰,但更多人并未如此。

2008年11月,来自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的地质学家捷诺比亚·雅各布斯在《Science》上发表的文章指出,有两个晚期旧石器时代文化曾经出现,但仅繁荣了数千年就消亡了。一个(the Still Bay culture)出现在约72,000年前,大约1000年后消失了,另一个(the Howieson’s Poort culture )出现在大约65,000年前,也只持续了5000年左右。

Still Bay的矛头

雅各布斯指出,“这一创新突破(指旧石器时代晚期特征)大约在6万年前结束,此后又退回到9万年前的水平。”

南非发现的贝珠

从南非布隆波斯洞穴中发现的贝壳珠(上图)一般被认为是现代行为的标志性物件,但制造它们的人类大约在6万年前消失了。

这些早期在非洲出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特征是零星的和短暂的,这让许多人类学家感到困惑,因为通常认为,由于狩猎和采集产量的增加,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会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但事实证明,情况并非如此。有证据表明,旧石器时代中期和晚期,狩猎效率实际上没有显著差异。

这看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今天的我们很难想象没有语言、文字、工具、艺术的生活,但我们要知道,古老的人类在没有这些东西的情况下,已经存活了六百多万年。

这并不是说人类向旧石器时代的过渡没有引起存活率和繁殖率的略微增加,而是这样的转变对个体的生存来说,似乎并不如此重要。正如哈佛大学研究机构石器时代过渡的解释那样,非洲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零星出现,“最终对人类进化的总趋势没有影响”。事实上,零星出现的文化也并没有在整个非洲传播,因为它们对该地区的生存并不重要。

那么,真正的旧石器时代晚期革命是从哪里开始的呢?创始团体是在哪里出现的?它最终演变为今天遍布全球的现代人类了吗?

黎凡特:从原始人类到到现代人类的蜕变

考古证据表明,我们的先祖来自欧亚大陆西部的地中海黎凡特地区(见下图),包括今天的以色列、黎巴嫩、叙利亚、巴勒斯坦、西奈半岛和约旦。正是迁徙到黎凡特地区的非洲移民,正式开启了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序幕,并随后向全球散布。

黎凡特地区,与后来的苏美尔文明所在地有交叠

这种开创性的转变发生在4.6万到4.7万年前,当时,生活在今天以色列塔吉特博克的一批旧石器时代中期人类突然出现了一系列旧石器时代晚期行为,并在随后的短短数千年间,将之传播到欧洲、非洲和亚洲。地中海黎凡特地区成为当时人类地理中心,全球殖民的起点。

在黎凡特,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变革速度也令人叹为观止,人类学家奥弗巴约瑟夫和伯纳德·范德梅曾写道:

40,000到45,000年前,欧亚大陆西部的物质文化变革幅度,超越了过去数百万年。技术和艺术创造力的蓬勃发展标志着一种独特文化的出现,其标志是不间断的发明创造与多样性。在大约5000年的短暂时间里,过去数万年一成不变的石器工具包,突然开始从更新迭代并广为传播……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突然的转变,这是古人类学研究的突出问题之一。

这并不是古人类学唯一悬而未决的问题,但在黎凡特发生的原始人突然蜕变为现代人的现象,尤为令人费解,因为他们在该地区和其他地方的祖先,在没有艺术、创造力、高智力、文明或其他大多数现代人类属性的情况下,已经生存了600万年。既然他们在没有语言的情况下可以生存了这么久(正如地球上其他生物一样),那为什么会在大约5万到10万年前突然获得语言能力呢?

除此之外,尼安德特人和早期人类是一个物种吗?他们之间存在交流,存在交配吗?这些问题至今仍在激烈争论中,而尼安德特人为什么会消失,目前已经产生了几十种理论,科学界也尚未达成共识。

我们在探索宇宙探索原子,但对于我们自身,也还有太多的疑团等待解开。


下一篇《从古代苏美尔文字,探寻人类起源》,敬请期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