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生于1988-1995,那些有伤的年轻人

只要你不自我放弃,任何时候,任何年龄段人的前途都可以说是光明的。眼下虽然行路艰辛,但你我也只能拼搏前行。

焦虑,已经成为1988-1995年出生的这一批人的典型状态。

在很多人看来,这批人已经成为买不起房、生不起病、上有老下有小的活韭菜,无穷无尽的压力之下,他们承担了太多,也经历了太多。

就在昨天,菜导还看到一个观点,说的是1988-1995年出生的这一代受过高等教育,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将面临一个极其纠结困窘的生存局面。

一方面,这一代人经历了前几年过于浮夸和畸形增长的创投和人才泡沫,机会虽然看似越来越多,收入也看着不错,但在经济放缓的大环境下,很难对自己的职业前景进行合理的自我调适。

另一方面,这一代人又恰恰是中国房地产市场巅峰时期的见证者和接盘者,相对较高的房贷压力,也使得他们在应对危机和调整的时候,缺乏应有的理性态度。

最后,这一代人可能面临的生存困境和心理挣扎,可能不亚于出生于1960-1979年代,并在1990年代初期被社会浪潮撇下的青年产业工人。

问题出在哪里?

让我们把时间线推回到1988-1995年,寻找可能的答案吧。

一、

1987年,中国商品房均价只有每平408元,第一个真正的商品房小区-深圳东晓花园,1988年卖到每平1600元已是豪宅。

1995年工商银行首次发放房贷,房价才以每年200元左右的速度走高,到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又被打回原形。

2004年之后,房价开始如脱缰之马般飞奔,中间虽有2007-2008年的短暂困顿,但伴随着4万亿推波助澜,财富开始彻底与楼市紧密地捆绑起来。

2014年开始,在人为刺激的需求和刻意放大的杠杆联手撬动之下,楼市又是一波大涨。

如今市面上那些名声在外的知名房企们,基本也都在1988-1995年前后开始进入房地产市场,在随后的岁月中,造就了跑马灯般的中国首富。

这些看似平淡的叙述,描绘的是一个快速变革的时代所创造出来的,财富代际升级的绝佳机会。

那些更早出生、更早工作、更早成家立业的人们,只要没有在这几波浪潮之中游移不定,抓住了1-2次上车的机会,基本都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既得利益者”。

这也是为啥有人会说,买房的时间决定了多数人奋斗成果的去向。

在房价暴涨之前买了房的,现在大都岁月静好;而在房价大涨之后才姗姗来迟的,就只能负重前行了。

工作、户口、婚姻、家庭、孩子……关乎你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都会因一套房子而维系。

而且,时间还不等人。

二、

生于1988-1995,意味着你能见证到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20年,但你观察的落脚点,其实是在学校。

1998年版新华字典的第673页,有这样一句话:“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但对于生于1988-1995的这一代人来说,从小到大所灌输的理念是:“读书改变命运。”

只不过,很多人当时都未曾意料到,社会变革的步点,再次跟他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1999年,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仅有10%。为了解决当时国企改革带来的下岗潮可能导致的社会问题,同年6月,国务院宣布开始大规模的高校扩招。

到了2017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了45.7%,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达到3799万人。

​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提升,意味着高等教育不再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悲怆旅程,让更多人可以享受到高等教育的洗礼。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直接增加了就业的压力,冲淡了高等学历的价值。

恢复高考至今的40余年间,高考人数最多的一年是2008年。那一年,第一批出生于1988-1995年的年轻人们开始走进高考的考场,全国高考总人数达到1050万。

2007和2009年,全国高考人数也都超过了1000万人,这是高考竞争最激烈的3年。

而等这批满怀憧憬的大学生们完成了4年的深造,开始走向社会的时候,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值钱。

1988年,中国的高校毕业生总人数为55.4万人,1995年增长至80.54万人,2001年,首次突破百万人大关,达到103.63万人,2004年,首次突破两百万人大关,达到239.1万人。

等到2008年参加高考的年轻人毕业的时候,当年的高校毕业生人数,已经高达680万人。二十年间,增长了12倍。

为了解决就业压力,教育部再次启动了极具中国特色的“用时间换空间的战术”,宣布从2009年开始,对研究生扩招。

另一方面,从1989年国家对高等教育进行收费开始,中国大学的学费增长了至少25倍。

1992年的农村大学生上学不用花钱,2015年一个农村家庭在全家不吃不喝不动弹的前提下,才能供一个大学生在大学里不吃不喝不动弹两年。

而2017年,中国大学毕业生毕业半年后平均月收入为4317元。

有人曾经问过,同为人口基数巨大的发展中大国,印度为啥没有中国这样的“人口红利”的说法。

因为印度没有像中国这么多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却还如此便宜的大学生啊……

三、

曾经,贴在1988-1995年这一代人身上的标签是“垮掉的一代”。

这一代人基本没吃过什么苦。比起50后、60后、70后,他们确实像是温室里的花朵。

没有忍冻挨饿,没有受苦受难,在物质富裕下,大部分人只被要求“好好读书”。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全家的第一个大学生,起点不可谓不高。

而等他们进入社会、成家立业、步入中年后,会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从前是6个大人养一个小孩,现在是两个人养1-2个小孩和6个老人。

就这样,温室里的花朵变成了社会的中坚。他们不仅要还房贷还到50岁以后,还得面临延迟退休的可能。

而眼下,如何养活自己都成了大问题。

一方面,2014年开始的“双创”,着实吊起了不少人的胃口,相当多出生于1988-1995年的人,就是迎着这股浪潮,以为自己很快能实现“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梦想。

如今大潮退去,数以百万计的工作机会消失在风中,裁员、收缩、转型、过冬,成为时下的关键词。

另一方面,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出生于1988-1995的这一代人,实际上的竞争力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强大。

个人的发展和其实和社会经济的周期很像,一切顺利的时候,似乎只要押准风口踩对赛道,就能使自己成为风口上的波浪。

而当周期回落的时候,才会明白海面的风浪不过是一时的表象,决定海水流向的,永远是深藏在底下的不为个人意志所转移的洋流。

一边是比你聪明、比你热情、比你全能的各种机器和人工智能,不仅可以24小时全年无休,而且还不要求五险一金。

一边是更为自我、更有想法、更为全面,而且薪资还更为便宜的95后新人们,正急不可耐地想要接班夺权。

工作、家庭、教育、医疗、养老……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生于1988-1995的这一代人,会面临更多的麻烦和更大的压力。

千言万语,虽然生活艰难,但还是得咬牙坚持下去。

首先,你得想开点,早做准备。2018年正式终结的,其实并不是实干家或创业者的黄金时代,而是人傻钱多、满地暴富的投机主义时代。

经济有冷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热的地方。

鉴于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对分散风险的意识增强,以及对知识、阶层跃升、财富保卫的焦虑,资讯服务、养老保障、教育培训这三大行业的增长仍然潜力巨大,对劳动力的素质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其次,你得积极点,提升自我。既然躺赚的机会已越来越少,你就得抓紧提升自我、完善能力,别只是靠着减税的利好,才能每月多赚那么个1-2k。

别老用“佛系”和“不值得”来自我安慰,那是年轻人们才能挥霍得起的奢侈;别只顾着消费升级,而忘了给自己的能力升级。

那么,到底该往哪个方面升级?

菜导觉得,个人努力的方向与国家转型的思路其实是基本一致的,也就是要实现所谓“新旧动能”的转化。

以前,支持你的是年轻、有干劲,说白了也就是成本优势居多。而现在,需要你的技术优势快速地成长起来。

如果搞不定,你将遇到的各种煎熬和困扰,也会像经济体在进行新旧动能转换时遇到的难点一样:

要么是技术能力还没成长起来之前,成本优势就已经丧失殆尽了;要么是你虽然努力地在成长,但新旧动能之间的衔接转换,出现了难以避免的空档期。

在大势面前,个人选择空间被压缩,如果不具备过硬的工作素质,在企业混吃等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也就是说,不懂得选择企业的、没有真正的一技之长的、无法适应新技术的人,很快就会吃到苦果。

这一点,王小波早就预言过了:“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但只要你不自我放弃,任何时候,任何年龄段人的前途都可以说是光明的。

眼下虽然行路艰辛,但你我也只能拼搏前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