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一名退役女士官的华彩转身

春节前夕,在卫勤训练场练了一天的野战医疗队队员们刚吃完晚饭回到帐篷,一阵急促的紧急集合号又将大家集结,准备连夜实施跨海机动训练。正准备向某码头开进时,一名驾驶员报告晚饭时刚吃过容易导致犯困的药物,此时开车隐患较大。现场指挥员李振明临机点兵,一名没戴军衔的女排头兵毛遂自荐。第970医院院长李钢小声告诉记者:“她是高干二科文职人员护士长郭青,是个‘有故事’的人。”

郭青娴熟地驾驶车辆,稳稳跟在车队之中,俨然是一名老司机。通过搭在码头的艉跳板上船时,有的车辆左摇右晃,郭青却行云流水般地驶进了客滚船车辆舱。“你不是学护理专业的吗?开车技术怎么这么过硬?”面对记者询问,郭青讲起了她的经历。

1999年秋天,护校刚毕业的她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便到叔叔所在的某驾校学开车。那年冬天,她应征入伍被分到某司机训练大队,经过5年磨砺,成了一名技术过硬的老司机。

2004年底,一期士官服役期满后,郭青还想继续在部队多干几年,但父母希望她退伍到医院当护士早点结婚。为满足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军旅情怀,2005年7月她应聘到现在的第970医院消化内分泌科当护士。2006年全军首次面向社会招聘非现役文职人员时,郭青凭借过硬军事素质和出色护理技能,成功竞聘为全军首批非现役文职人员护士,并加入到医院野战医疗队。

“首批非现役文职人员数量少,地位还不算重要。”郭青说,脱下军装又回到部队工作初期,她没有公开自己曾是士官班长身份。她深知既然选择在部队当文职人员,就等于选择了从零开始,要想得到别人的尊崇,首先要跨越自己心态失衡这道坎。

她说,自己是专科学历,相对于军人护士和从社会直招的高学历文职人员来说,不管是护理理论还是护理技能都存在不小差距。她从自己的短板弱项入手调整心态,时刻把自己当新兵看待。消化内分泌科的护理工作量大、专业性强,为了尽快补齐护理短板,她坚持早来晚走。那时工作绩效与奖金挂钩,一些医护人员不愿意参加又苦又累的野战医疗队,郭青却主动报名参加野战医疗队训练,执行卫勤保障和军事演训任务。

2011年,上级组织文职人员护士集训比武,一些文职人员身体协调能力较差,总是做不好动作,走不好队列。马上就到集训考核评比了,这不仅关系个人成绩,还关系医院荣誉,个别人急得直哭。郭青拿出当班长时带新兵的劲头,在操场上手把手教,最终不仅帮助她们顺利通过了考核,还使医院拿到集训总评第一。那次,她彰显了士官班长的本色,收获了同行尊崇的目光。

“要想立足和发展,关键是要跨越护理技能这块短板。”郭青当上文职人员护士后,在科室积累临床护理经验,在野战医疗队锤炼战伤救护技能,还参加了多个管理培训班和自学考试。2010年她不仅取得了护理专业大学本科学历,还通过竞聘考核当上了感染科护士长。

有过士官班长历练的她,管理科室护理工作得心应手。她在抓护理技能和服务质量时,总是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一名患者生活无法自理,身上脏、乱、臭,郭青就带头为他刮胡子、剪指甲、擦洗身子,并买来换洗衣服和营养品,从家中带来可口的饭菜为他改善伙食。在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和细心护理下,那名患者好转出院。高质量的服务不仅赢得了患者良好的口碑,也引起了医院领导的关注。2013年9月,高干二科护士长岗位空缺,经医院党委综合考评,郭青成为最佳人选。

“虽然脱下了军装,但军人本色不能变。”走马上任高干二科护士长的郭青,在工作笔记本的扉页写下这句话时刻提醒自己: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文职人员,不忘初心。

2016年6月,野战医疗队要执行长达3个月的跨区演训任务,面对夫妻分居、孩子尚小的困难,她将年幼的孩子托付给母亲,毅然奔赴千里之外,出色完成了实战救护演训任务。

面对患者,郭青总是饱含深情地为他们服务。一位老战士在战场上双耳失聪,她便自费给老人买来写字板。去年国庆前夕,一位老干部病情突变,她悄悄退掉了带孩子去部队找丈夫团聚的高铁票,经过168个小时持续特护和急救,最终让老干部转危为安。老干部握着她的手,感激无比。郭青安慰老干部说:“我既是军嫂,曾经也是军人,照顾好像您这样的革命老前辈,是我的本分。”

此次冬训从胶东半岛千里挺进东北,负责医疗保障的郭青,并不满足耗材和被服保障,而是不失时机地参与严寒条件下的战伤救护训练。记者发现,不管是固定包扎还是伤员搬运,郭青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娴熟,浑身上下无不透着果敢与沉稳。训练间隙,谈及从士兵班长到文职人员的经历,郭青说,从“橄榄绿”到“孔雀蓝”,需要跨越的坎儿有很多,但唯一不变的是军人本色。(刘辉 许振梅 汪学潮)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