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新锐小说《黑色小说》:作家与读者的相互塑造

杨好(左)和邱华栋(右) 小新 摄

杨好(左)和邱华栋(右) 小新 摄

中新网北京3月16日电 (记者 高凯)“关于作家和读者之间互相塑造,对那些有创造性的作家来讲,他会以创造性的作品来重塑读者,来丰富自己的经验。”知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邱华栋16日表示。

当日,因写法颇为另类而被冠以“新锐”的作者杨好的长篇小说《黑色小说》举行新书发布会,面对年轻作家充满新意的新作,邱华栋直言,作家和读者之间是互相塑造的,对那些有创造性的作家来讲,他一定用创造性的小说,创造性的作品来重塑读者,来丰富自己的经验。

面对当下全新的写作方式,邱华栋说:“通过阅读新的作品,我作为读者也感叹,还有这样人生的状态,这样书写的方式。我通过阅读这样的作品扩大对世界一种感觉。让自己生活本身也变得更有主动性。”

《黑色小说》讲述了当代中国两个留英大学生M和W的故事。医科男生M热爱文学,博士报到后便秘密潜去伦敦,试图在创作中找到17世纪汉密尔顿公爵的高贵灵魂;艺术史女生W向大学请假半年跑去伦敦租住在古老的贵族区,也只为探索汉密尔顿公爵的秘密,在逃离自己的想象和真相的过程中,W也走向了命运的终结。

该作品故事结构却不同于一般叙事,更像是电影鬼才昆汀·塔伦蒂诺式的结构电影。它描绘了生活中不容易察觉的,人性中复杂的、微妙的、隐讳的种种。

该书作者杨好直言,“做小说,做别的也好,我都想去开创新的类型,我不想跟着任何人的步伐去走,叛逆劲,我一直认为作家是有很多的力量感在里边的。我希望自己的写作,不论黑色也好,存在主义也好,我希望它是充满力量的,而不是甜美的东西。”

对于相类的反传统线性叙事的作品,邱华栋表示,小说是一种时间叙事的艺术。看任何一本小说,内在一定有一个时间,有一个过程。但对作家来讲,写一本书怎么切分这个时间就很重要。

“在传统意义上小说,小说给我们叙事跟我们过的时间是一样的,但后来的现代主义的小说就把时间顺序全打乱了,可以快进可以倒放,还可以停顿,还可以放大,还可以暂停,跟我们物理感受时间已经不一样了。比如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翻开任何一章都能看下去。”邱华栋说。

具体到当日的《黑色小说》,邱华栋认为其结构就像镜子两面,“A面B面一个M一个W,性别可以在里边也可以混淆,我们也可以先读后半部分,后面跟前面也有联系,也可以完全切开,甚至可以读W的最后一章。”

“这种现代小说也考验我们阅读的能力,而庆幸的是中国读者也发生变化了。”邱华栋说。

杨好表示,“《黑色小说》里面是有故事和戏剧在里面,但是它不戏剧性,可能去看的话在每一个小细节里面都有未尽的戏剧性,我刻意把戏剧都把持在未完成的状态。”

据悉,杨好本科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剧本写作专业,后赴英国获得圣安德鲁斯大学艺术史和苏富比学院艺术商业双硕士。著有艺术史研究读本《细读文艺复兴》。此次的《黑色小说》是她的首部长篇小说。(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