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原来,他们是钓鱼岛没收回来的罪魁祸首!

作者:补刀客 补壹刀 文/陈小刀

钓鱼岛,是中国的!如今它却在日本的控制之下。

124年前的今天,1月21日,日本窃取钓鱼岛。当时正值大清甲午战败,中日签署了屈辱的《马关条约》,日本趁大清虚弱不堪之际,在钓鱼岛设立标桩。

在这124年间,中国实际上有机会收回钓鱼岛,但当时的国民党当局错过了。后来国民党败退台湾,在钓鱼岛的问题上,一错再错,给了日本可乘之机。后来,只能完全靠大陆去据理力争了。

始于蒋介石

1945年二战结束后,钓鱼岛的主权归属问题,并没有引起国民党的足够重视。

上世纪60年代,著名的埃默里报告(该报告称在台湾与日本之间的大陆架很可能是世界上最富庶的石油储藏地)发布后,钓鱼岛才引起国民党当局的关注。不过,当时蒋介石在意的并不是钓鱼岛的主权,而是积极争取资源开发。

1968年2月,时任台湾“外交部条约司副司长”国刚在《尖阁群岛与石油问题之研究》的报告中,就明确建议将钓鱼岛主权问题与海底资源开发权问题区分对待,以便于台湾对海底油气资源开发利用。

蒋介石之所以只重视钓鱼岛周边的油气资源,而不重视钓鱼岛主权的原因,就在于他将钓鱼岛视作“反攻大陆”的一个组成部分。一方面,通过积极开发钓鱼岛周边油气资源,促进经济,增强国民党实力。另一方面,避免因钓鱼岛主权问题与日本发生冲突,影响“反攻大陆”的终极目标。

除了以上两方面原因外,暧昧不清的日台关系也是重要原因之一。1949年国民党败走台湾后,在政治上,蒋介石需要日本的支持,以平衡日渐强大的中国大陆,特别是通过日本来保住“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地位。

在经济上,日据时代就建立起来的日台经济联系在台湾根深蒂固,而且失去美国的支援后,台湾迫切需要日本在经济上对台湾的支持。由此也就导致了,蒋介石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敢对日本说“不”。

乱于李登辉、陈水扁

1988年,李登辉“上台执政”,2000年,陈水扁带领民进党成为台湾“执政党”。虽然李登辉和陈水扁分属两个不同的政党,但是他们在“台独”“亲日”方面却惊人的相似,这也就使得钓鱼岛问题在两人执政期间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况。

简单来说,李登辉时期的钓鱼岛问题可以概括为民间情绪高涨,官方日趋冷淡。1990年和1996年,台湾先后发生两次全岛保钓热潮的事件。1990年,台湾区运动会圣火传递事件,不仅激发了民众的保钓热情,甚至使得台湾军方试图通过军事行动摧毁日本在钓鱼岛上所设立的目标。

不过,最终由于李登辉的竭力阻挠,不仅军事行动被终止,民间保钓行动同样也无疾而终。

1996年,日本右翼青年社灯塔事件发生后,在民意压力之下,李登辉不得不与日本进行“日台渔业谈判”。但这只是李登辉“媚上瞒下”的一个手段,一方面是为了让日本方面放心,台湾无意染指钓鱼岛主权。另一方面,李登辉当局在“日台渔业谈判”中,也没有为台湾渔民利益谋得任何权益。

李登辉卸任后,媚日态度就更为明显了。2002年9月,在接受《冲绳时报》采访时,李登辉表示“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所有权应属于日本冲绳县。”同年10月,李登辉在参加一项研讨会时指出,“台湾对钓鱼台只有渔业权,没有领土权。”

李登辉之后,2000年上台的陈水扁在钓鱼岛问题上,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2004年7月,陈水扁指派许世楷接任台湾“驻日代表”,许世楷在东京举行的首次记者会上表示,“钓鱼台距离台湾与日本冲绳都很近,不能简单论断主权归属。”

2005年2月9日,日本政府宣布接管由其民间右翼社团建立在钓鱼岛上的灯台。此后10日,台湾“外交部”发言人称,日本政府接管钓鱼岛灯塔“有正面作用”,因为“如今日本政府将其收归管理,日后一旦展开磋商,渴望持合理态度。”

1971年,台湾保钓青年抗议美国将钓鱼岛“转交”日本。

2007年12月16-19日,被视为陈水扁接班人的谢长廷以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的身份访问日本。根据《读卖新闻》在12月19日的报道,谢长廷就钓鱼岛问题表现出了其一贯顾及日本的立场,给予日本安心。

总体而言,在陈水扁时期,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被不断模糊化,使得钓鱼岛问题逐步向“主权未定论”和“主权在日”方面发展。从蒋介石到陈水扁,从国民党到民进党,台湾当局为了争取日本的好感,在钓鱼岛问题上不断退让,完全不顾及日本对中国固有领土的窃取,由此也就加强了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底气”。

强硬于马英九

与李登辉、陈水扁不同,2008年上台后,马英九在钓鱼岛问题上不再采取“媚日”政策,而是强硬对抗。

2008年6月10日,台湾台北县籍海钓船“联合号”在钓鱼岛东南方海域被日本鹿儿岛海上安保厅巡逻艇追逐,并遭到巡逻艇冲撞,导致船舱破裂进水沉没。包括船长在内的16人落入水中,在被日本巡逻船救起后带到石垣岛接受询问。

事件发生后,马英九当局的反应略微滞后,虽然直到6月12日才发表四点声明,但措辞较为强硬。即,第一,钓鱼台列屿是“中华民国”领土,地理上是台湾的附属岛屿,属于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

第二,我们坚持维护钓鱼台主权的决心从未改变,也绝不改变。第三,对于日本政府船舰在我们的领海,撞沉“我国”的渔船,扣留“我国”的船长,我们要提出严正抗议,并要求日本立即释放回船长及提出赔偿。第四,我们要求“海巡署”立即强化编装,提升维护主权与捍卫渔权的功能。

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

马英九当局发表四点声明后的第二天,日本海上安保厅释放了渔船船长。不过,6月14日,日本外务省发表一份调查声明称,此次事件的责任在于台湾渔船,要求台湾方面赔偿并道歉。对此,马英九当局强硬对待,并宣布召回“驻日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联合号”事件是李登辉、陈水扁“执政”20年以后,“中华民国政府”首次以官方声明形式就钓鱼岛主权问题进行明确表态。而马英九当局强硬立场,最终迫使日本方面道歉,并进行了经济赔偿。

骗于蔡英文

或许是吸取了“台独”分子李登辉、陈水扁的教训,2016年上台的蔡英文在钓鱼岛问题上倒是较为明确,即钓鱼岛的主权属于“中华民国”。但是,蔡英文在维护钓鱼岛“主权”问题上的做法要显然逊色于马英九,反而更像是挠痒痒。

2017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访问日本期间重申《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美国有防卫钓鱼岛的义务。马蒂斯的表态背后,其实也就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承认钓鱼岛属于日本。

然而,为了在钓鱼岛问题不得罪美日,蔡英文当局仅表示,钓鱼岛主权属于“中华民国”,将向美国方面持续沟通说明钓鱼岛主权的立场,并重申愿意与各方持续对话。

2012年,我国刊发《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白皮书。

换句话说,蔡英文当局在钓鱼岛问题上并没有向美日进行反驳,而是弱弱地表示希望对话解决。同时,蔡英文上台以来的一些“亲美”“媚日”的做法也预示着在钓鱼岛问题上,她不会做出太多动作,不会为此而惹恼美日。

梳理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想说,在维护国家领土主权问题上,全体中华儿女必须团结一致。因为任何一块短板的出现,都有可能成为对方混淆视听的口实。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而之所以在被日本窃取后,还会出现所谓的领土争端问题,恰恰就在于我们的兄弟姐妹中有些人的胳膊肘往外拐,使得本来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让外人抓住了把柄。

就像那句被全网广泛转载的“中国,一点都不能少”,在维护中国领土主权上,“中国人,一个都不能少”!

本文主要参考了黄大慧等撰写的《钓鱼岛争端的来龙去脉》,在此特别感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