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的AI会写格律诗?网友:杜甫听了沉默,李白听了落泪

长江日报-长江网9月8日讯(记者汪伟颋)近日,华为EI(企业智能)上线了一项功能——AI作诗,而且是格律诗!

网友们分享了AI的“大作”,有一些还真是像模像样:

这些诗来自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新推出的写诗AI“乐府”,只要输入几个字,AI便能以此为题作绝句和律诗。

古有曹植七步成诗,今有AI一秒作诗,这也太厉害了!

有网友表示,“你要不说,我真以为是古人写的”。

由于只要输入字符,AI便能作诗,有些网友甚至弄出了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诗”:

作诗自然是风雅事,因为“我们文化人都是这么交流的”。

也有网友认为AI不会暗讽、双关、用典,对此华为诺亚方舟实验室语音语义首席科学家刘群在微博上表示并非如此:

把鲜红的龙虾比喻为“红锦”,还用了苏东坡的“日啖荔枝三百颗”,这个AI有点厉害。

今天是白露,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尝试AI作了一首以白露为主题的五绝:

秋风落木天中的“落木”显然运用了杜甫《登高》“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中的典故。

再以黄鹤楼为题,让AI作诗看看水平如何:

杳冥、白云屏、鸿雁汀,这些词语堆砌起来真有几分诗意,汉水、鹦鹉这些也确实是与武汉有关的典故,过去常与黄鹤楼一起出现在诗歌中,“江山历历”和“今古悠悠”很容易就能看出是在学习崔颢名篇中的“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昔人已乘白云去,尚记黄鹤楼中柱”也在效仿崔颢的“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横笛”也能让人联想到李白的名句“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总体来说,华为AI所作的诗歌乍一看真像古人所作。有网友评论:格律工整、用词古雅,的确打败一大批普通人,因此也有人调侃,达到了北大中文系的平均水平。

但是,计算机作出来的诗真的天衣无缝吗?这样的生搬硬套会有传世佳作吗?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另找了几首诗读读看!

颔联中的“夜静子规啼”还算有诗意,但是后面的“滴滴”拟声词就有些“违和”了,有网友调侃“想起了打车”。你见过古诗词中用“滴滴”拟鸟叫声的吗?

比如这首诗中的“不及黄泉客”,有点惊悚。

还有这一首七律黄鹤楼,“长江绕故宫”,就算故宫是指旧时宫殿,也与历史相去甚远。而最后的“谪仙来判把”,显然也不通顺。

这首《汉口》中的“破除”“日日呼”有强行押韵之嫌,失去了诗歌的美感。

对此,刘群在微博上这样解释:

也有网友这样说:

虽然经过读者的想象和联想,但是不少生硬的照搬还是有些佶屈聱牙。

在此之前,央视的《机智过人》节目曾向上海诗词学会理事刘鲁宁发出邀请,但他婉拒了该节目。“与电脑比赛,同样花一分钟写诗,估计它比我好。但我花一天写的一首诗,它再写一千首也比不过我。这就是人与电脑写诗的区别。”

据媒体报道,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胡晓明作曾邀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严寿澂、南方科技大学教授陈跃红、中南民族大学教授王兆鹏、中山大学特聘研究员程羽黑四位教授,针对人工智能能否对文学创作造成影响展开了激辩。程羽黑教授认为,诗歌主要是情感,人类的情感机器人是无法计算的。人工智能写的只能是低层次的类型文学,永远代替不了李白、杜甫。

拼速度,人类自然拼不过AI。AI有海量的知识库储存,一年可以学习数十万首诗,这是正常人无法达到的学习和记诵能力,而一秒作诗的功力确实可以让“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和”两年三句得,一吟泪双流”的诗人们“沉默”“落泪”,但是从文学的审美旨趣来看,李白和杜甫要落泪的恐怕是“就这样的,也叫诗?”

【编辑:符樱】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华为的AI会写格律诗?网友:杜甫听了沉默,李白听了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