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网红了三千年的城市

谈论中国,有一座城市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

它接近祖国大地的中心,东有华岳,西是太白,南靠秦岭,北临渭水;土地是中国最厚的黄土地,城墙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古城墙

它是13朝古都,事关家国命脉的历史事件在1100余年的建都史中接连上演;历史学家黄仁宇,在构建“中国”之框架时,将此城作为叙述的起点。

这座城市,古名长安,今为西安——整整“网红”了三千年。

西安的城墙赫然完整。独身站定在护城河的吊桥板上,仰观城楼、角楼、女墙垛口,你会感到历史并不遥远。

隋开皇元年,隋文帝决意在汉长安城东边的龙首山南麓营建一座崭新的长安,只一年时间,城池铸成——“川原秀丽,卉物滋阜,卜食相土,定鼎之基永固,无穷之业在斯”

不像某些都城是慢慢扩张,唐时长安在一开始就奠定了“无穷之业”的规模。

据《唐两京城坊考》的记载,长安“东西广十八里一百一十五步,南北长十五里一百七十步”,折合计算,外郭城墙总长度可达36公里。

从城内看,路网纵横相交,将土地划为108坊——皇城两侧南北排列13坊,“像一年有闰”;皇城正南东西四坊,“以像四时”;南北九坊,取《周礼》“王城九逵”之制。

当年的长安十二时辰里,“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白天,东西两市集纳四方珍奇,“万户千门平旦开”;朝堂之上,文武千官议政,“万方同轨奏升平”;到了承天门上暮鼓敲动,行人禁行,则“九衢茫茫空对月”。

久居长安城里的百姓人高马大、宽衣松带,对蓝目赤发者毫无围观与惊羡;文人士子如李白,仰天大笑、醉卧酒市,天子呼来也不上船。

再“古”一点,教民稼穑的后稷,治理洪水的大禹,开辟丝绸之路的张骞,一代史圣司马迁……单看《二十四史》,截至清末,名列其中的古西安人就有一千多位

很多人说,这座城里,有着一份说不尽的国人“气象”。

西安大雁塔南广场的玄奘铜像

长安变作了西安,可“古意”不散。

稠酒一上桌,三千年前“为酒为醴”的酸甜就见乎于人世。

1924年,鲁迅偕几位先生来西北大学讲学,连续两晚在西安易俗社看秦腔剧《双锦衣》,之后为秦腔题写四字——“古调独弹”。许多年过去,“古今兼顾、新旧两利”,成了西安独具一格之处。

这两年火起来的抖音里,有关西安城的视频量超过194万,播放总量逾50亿,半数以上的网友,认可西安为“网红城市”

红在哪里?

有人觉得西安随处涌动的历史感很“新鲜”,在西安过大年,游人在古城灯火下相顾,表演者敲起鼓乐、扛着幡旗放火铳,还要顺带奉上一海碗烧酒;有人捧红了“土的掉渣”的西安土话,抱孩子说“携”,口中无味唤“寡”,依笔音写出来,那可是传了千年的古文言。

但“古”中未尝没有“新”。西安的网红属性,已如考古地层,出于长安、却超于长安。

长安108坊之一的永兴坊,昔日为魏征府邸、明清被称“鬼市”,而今成了颇负盛名的美食街:陕北楼外,横山烤肉、腕托、御面引人垂涎三尺;关中街头,甑糕、热米皮、潼关肉夹馍“结结实实”。

关中面馆随处可见,即叫即扯,宽条半透明的一整条面跳进水,泼油浇辣子,足令观者“敬畏”;烧泡馍的灶台置于街上,后方半人高的汤锅里,水嫩嫩的浓羊汤缓缓沸腾……

一口酒一口肉,一口面一口蒜的当代“西安原生态”,开始被外来“西安粉”们蜂拥追捧。

长安当日“中庭桂树、华灯煌煌”,西安则坐拥为现代灯光科技所照亮的、亚洲规模最大的盛唐雕塑景观区——大唐不夜城;明太祖当初下令筑起的古代城垣之下,石板路侧酒吧林立,乐手奏起了《西安人的歌》。

囫囵囵是旧,又鲜活活是今。

夜幕下的西安大唐不夜城

历史学家卡林顿·古德里奇在《中国人民简史》中感叹,“长安是一个有世界性格的都城,叙利亚人、阿拉伯人、波斯人、达旦人、朝鲜人、日本人、安南人和其他种族与信仰不同的人都能在此和平共处”

长安的“国际属性”已不消多言。

据《后汉书》所记,大秦“与安息、天竺交市于海中,利有十倍”;到了汉代长安,中原的丝绸、漆器,西域各国的土产、乐器、奇兽珍禽溢满集市,一度“人不得顾,车不得旋”。

唐都长安,被公认为公元7、8世纪世界第一的国际性都会,全盛时期100万的总人口中,外国居民约占总数的5%。波罗的海的琥珀、索科特拉岛的朱丹、小亚细亚的青碧……考古圈内不断的发掘,很容易印证万里丝路起点的辉煌。

西安倒也并不为“前身”的过往所吓退。

距离1300余年前、大唐西市东北十字街北侧的马车车辙遗迹不远,“长安号”国际集装箱货运班列正从西安港发车。“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仍在,不过驼铃换成了汽笛,“奇珍异宝”被航空航天、光电芯片重新阐释。

近几年,中亚班列、中欧班列在西安陆续开行,仅2018年一年,中欧班列“长安号”即开行1235列,重载率、货运量位居全国第一。

“一带一路”与“古丝绸之路”真正成了异时同构。或者,还会有现代版马可·波罗往返于万余公里的天南海北新路。

一列中欧班列缓缓驶入西安港

历史当然翻开了新的一页。

“现代的西安不仅仅是个保留着过去的城,它有着其他城市所具有的最现代的东西”,“老陕”贾平凹如是写。

2019年,“西安年·最中国”活动在大唐不夜城、西安城墙、大唐芙蓉园、大明宫联动开展;活动期间,仅不夜城即接待各地游客近1700万人次,世界四大历史名城旧貌新颜,成了人们旅游清单上新的“座上宾”。

西安新的声名当然也不止于此。西北区域中心,“一带一路”战略起点, 西部大开发桥头堡……三千年建城史撑起的“野心”,日益浮出了历史地表。

2018年,国务院正式批复《关中平原城市群发展规划》,作为城市群的核心,西安成功晋升为中国第九个国家中心城市;今年1月,全城自设标杆,明确提出构建西部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对外交往中心、丝路科创中心、丝路文化高地、内陆开放高地、国家综合交通枢纽六维战略支撑体系。

从经济来讲,西安“瞄准”构建高速、移动、安全、信息化基础设施,率先建设智慧都市圈,实现经济发展动能之变。

自文化命脉而言,古长安的文化资源逐渐转换为新西安的文化经济消费——刚在西安闭幕不久的第29届全国书博会,零售图书总计逾50万册,现场营销总收入2300余万元

“西罗马,东长安”,是长安在世界历史地位中的写照;“长相思”之下,新的历史使命,重新落于“塔尖城市”处。

西安丝路国际金融中心核心区概念规划图

时间走得疏阔,有人遗憾作为视像的古长安的褪却,也有人庆幸,“现代性”穿漏的一刻,长安气象在西安血脉中复苏。

周京丰镐故地,高新开发区于国内名列前茅;唐城墙旧址不远,航天城的产品正遨游太空。

三千年网红故事何以为继?答案就藏于今日西安的街头巷尾中。

不妨吃口泡馍,来品品看。

策划/独孤九段、公子无忌

文/点苍居士

视频拍摄/在焉

视频制作/燕一

视频包装/颜菲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一座网红了三千年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