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昊桐创造了历史,但背后的意义远非如此

李昊桐又一次创造了历史,他成为中国内地第一位征战总统杯的职业高尔夫球员,但这远非他征战皇家墨尔本球场的全部意义。

诞生于1994年的总统杯(President’s Cup),对阵的双方分别是美国队和不含欧洲球员的世界联队。在过去的12场比赛中,美国队占据了绝对上风,赢下了其中的10场,剩下的两场,一场打平,一场告负。

饶是如此战绩骄人,获胜的美国队员却没能从胜利中获得一分钱的奖金,因为他们把钱都捐出去了。

捐赠的传统

总统杯并不是高尔夫赛事中唯一不设奖金且进行慈善捐赠的队际比赛,比它资格更老的莱德杯(Ryder Cup),同样不为参赛的双方球员提供比赛奖金,但总统杯和莱德杯的区别在于,莱德杯每届比赛都能从美国职业高尔夫协会(USGA)得到275万美元的捐款,由美国队长和12名队员共同指定捐助对象;而总统杯则是参赛双方的队长和队员都有资格指定捐助对象,且每年的捐赠额不尽相同。

截至2017年,过往的12届总统杯比赛累积捐赠超过4910万美元,这些善款在全球16个国家资助了超过450项慈善活动(机构),其资助范围,涵盖了自然灾害(2010年海地地震)、野生动物保护(南卡罗莱纳州野生动物医疗救护)、贫困儿童午餐计划(韩国)等多个方面。

“自从总统杯创立以来,每届赛事的捐赠额都在增加。”PGA理事杰伊·莫纳汉(Jay Monah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7年的总统杯,创下了历史新高,那场比赛筹得的善款总额,达到了1070万美元,这让我对2019年的总统杯充满期待。”

也许,对2019年总统杯充满期待的,不只是莫纳汉,还有国内的一众高尔夫球迷。随着李昊桐自动入选本届总统杯赛事,球迷们不仅期待着他能为国际联队带来总统杯历史上第二场胜利,同时也好奇,他会把善款捐赠给哪一家慈善机构。

“他是一位很有天赋的球员,我喜欢他打球的风格。”担任2019总统杯国际联队队长的恩尼·埃尔斯(Erie Els)在谈及李昊桐时,丝毫不掩饰他对这位来自中国大陆球员的喜爱,“他会吸引很多来自中国的目光。”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总统杯不仅有李昊桐出战,还有来自中华台北的职业球员潘政琮,“我和他(李昊桐)天然配对,会成为国际联队对抗美国队的一大法宝。”

总统杯为何热衷慈善

谈及总统杯为何会将比赛收入用于慈善捐赠,就必须要说一说这项赛事的创立和运营者:美巡赛(PGA Tour)。

美巡赛机构最早创立于1929年。当时,职业球员与球会俱乐部球员共享同一个赛事组织,美国职业球员协会(PGA of America),彼此相安无事。

1960年代,伴随着电视转播技术在高尔夫赛事中的广泛应用,巡回赛因为售卖电视转播权而拥有了营利能力,如何使用这一部分利润,职业球员与球会俱乐部球员产生了矛盾。

职业球员认为,电视转播费应该用于提高参赛球员的收入,而球会俱乐部球员则认为,电视转播费应用于提升俱乐部当地高尔夫运动的普及、推广。

双方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矛盾,是因为纯粹的职业球员只能依靠打比赛获得的奖金收入谋生;而对于球会俱乐部的球员来说,他们在打比赛之余,有些本身就是球场的拥有者;有些在球场从事球具专卖等商业活动,他们并不将谋生完全寄托在打比赛获得奖金这一条通道上。

资料显示,在1967年,巡回赛的会员数量达到5895人,这其中,仅有200人是纯职业球员,其余的均是球会俱乐部球员。双方人数上的悬殊比对,使得纯职业球员的诉求一直未被通过,这导致了1968年PGA锦标赛后,纯职业球员们宣布脱离原来的球员协会,另起炉灶并命名为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员组织(APG,American Professional Golfers, Inc.)。

纯职业球员们的这一“独立”行为,使得球会俱乐部会员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和对方的关系——毕竟,电视台之所以肯付费转播高尔夫赛事,是因为当时有阿诺·帕尔默、杰克·尼克劳斯这样的顶级纯职业球员吸引观众的目光。无奈之下,美国职业球员协会重新坐在了谈判桌前,与职业球员们商讨电视转播费用的分配方法。

经过几个月的谈判,双方最终达成和解,纯职业球员们放弃了新成立的APG,重返PGA of America的怀抱,但条件是在新成立的协会10人委员会中,职业球员代表要占据4席,俱乐部球员占据3席,并引入3席外部会员(赞助商代表)。

1975年,PGA of America正式更名为PGA Tour,并宣布PGA Tour是一家非营利组织,除了用于球员分配的奖金,剩余的费用,不论是电视转播费用,还是赞助商支付的冠名费,均被用于公益事业。

伴随着美巡赛(PGA Tour)的赛事体系不断壮大,吸引的赞助商越来越多,如今,美巡赛的赛事在全球227个国家和地区、近10亿用户家庭,以30多种语言播放,仅在2016年,美巡赛各项赛事就为慈善组织筹集了超过1.66亿美元的善款,而截至当下,美巡赛筹集的善款总额,已将近25亿美元。

虽然美巡赛运营着全年40余场顶级职业高尔夫赛事,但高尔夫业界的四大满贯赛,暨美国大师赛、美国公开赛、英国公开赛、PGA锦标赛,均不是美巡赛运营的,而美国队与欧洲队的对抗赛莱德杯,也跟美巡赛没有关系,这使得美巡赛组织在1992年开始筹划打造一项和莱德杯风格相似的洲际对抗赛,最终,这项比赛在1994年正式出炉,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熟悉的总统杯。

这项比赛之所以被命名为总统杯,是因为每届比赛都会邀请一位举办国现任或前任政府首脑担任赛事的名誉主席。例如担任首届总统杯名誉主席的杰拉尔德·福特(美国第38任总统)、2007年则邀请了第22任加拿大首相斯德芬·哈珀,2015年,当总统杯首次来到亚洲在韩国举办时,邀请了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槿惠担任名誉主席,2019年,总统杯将在澳大利亚举办,不出意外的话,本届总统杯的名誉主席,将会是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李昊桐创造了历史,但背后的意义远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