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莫斯科发生非法集会!猖狂的反对派背后,又有CIA的黑手

深海区特约撰稿人 杨震

莫斯科市议会9月选举,因为候选人资格造假问题,近日引发抗议示威。可就在即将平静收场之际,反对派犹如“打了鸡血”,使得局势急转直下。就在此时,俄罗斯媒体发现,在这一波抗议背后,美国中情局(CIA)的“黑手”慢慢浮现:美驻俄大使馆的官网居然在给抗议者“出谋划策”,教他们如何对付警察;而俄塔社也发现,在利用YouTube等社交媒体煽动俄民众的境外势力中,也有中情局的身影。11日,俄罗斯政府已正式要求谷歌公司采取措施,管好旗下社交媒体,否则莫斯科会将此视为干涉俄罗斯内政。

为什么是俄罗斯?

美国是当今世界国际体系中的“老大”,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国家;而俄罗斯则是世界上最大的大陆国家,拥有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核武库。美俄双边关系可谓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

一般来说,美俄关系取决于三个方面:美俄对彼此的认知;美俄在地缘政治领域的关系;美俄在军事领域的互动。

在认知领域,美国对俄罗斯的评价可着实不怎么高——在特朗普眼中,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已经从朋友变成了敌人:特朗普在其上台后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提及俄罗斯的“野心”,称俄罗斯想要构建一个“有悖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的世界。在地缘政治领域,美国在罗马尼亚等国部署了反导系统,并在中东采取针对俄罗斯的军事行动,甚至曾在叙利亚打死俄罗斯雇佣兵。在军事领域,美国进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并强化北极的军事部署,这些军事行动一看就知道都是针对俄罗斯的。

特朗普和普京

而俄罗斯则不甘示弱,逐一进行反击:在美国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后不久,俄罗斯就针锋相对地出台了国情咨文,该国情咨文宣称美国在俄边境附近部署了5艘巡洋舰和30艘驱逐舰,这些军舰均装备有反导系统。俄罗斯将建造最新式的武器系统,来回应美国部署反导系统的做法。在地缘政治棋局上,俄罗斯加大了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并最终使阿萨德政府逆转了战场形势,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由此大为提高。在军事领域,俄罗斯无愧于“战斗民族”的天赋,开发出“波塞冬”核鱼雷,使美国的反导系统被废了武功——总不能让拦截弹钻到水下吧?

美国从外部奈何不了俄罗斯,便开始从内部打主意。

为什么是非法集会?

美国为何喜欢从目标国的非法集会下手?主要是几个原因。

首先是隐蔽性强。相比起制裁、封锁等敌对行为,给非法集会抗议者“出谋划策”是属于典型的阴招——一般下手干这样的脏活儿的大多是中情局这样的情报机构,非常专业,刚开始唆使抗议者进行闹事时几乎没人知道,而一旦俄罗斯方面有所察觉,事态已经比较严重,美国的目的也快达到。

其次是破坏性大。美国可以通过插手这样的非法集会将俄罗斯原有的社会矛盾扩大,甚至是无中生有,引发一系列更为严重的问题。俄罗斯政府在对待这样的问题上将会处于两难境地——管的力度轻了,问题会更严重;管的力度重了,又会引发非议。更重要的是,无论事态如何发展,都是在俄罗斯国内发生的事情,破坏的都是俄罗斯内部的团结与稳定,而俄罗斯政府在处理该问题的过程中将不出意外地被塑造成专制政权和独裁者。

最后是副作用小。在美国看来,做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安全,事成固然非常好,事情不成也可以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美国传播学大师沃尔特·李普曼曾指出,绝大多数情况下,公众并不知道某一危机事件中,真理和正义究竟是什么,也就无法形成一个美好的、正确的统一意见。公众舆论是一种力量储备,在公共事务演化为危机时,采取行动。尽管它自身是一种非理性的力量,但在相应机构的运作下,在适当的引领和调教下,公众舆论能够让遵循法律的人们运用它反对暴政。换言之,到时候美国只要对美国国内民众进行“引导”和“调教”,并给自己披上反对暴政的外衣就可以过关啦。

美国在插手非法集会这种事情上已经非常有经验,形成了以中情局为骨干、非政府组织为钱袋子并有专门培训学校CANVAS为基地的一整套系统,并为此编写了专门教材。关于对抗警察的课程,教材里就把闹事分为3个阶段,“准备预防可能的镇压”阶段、“直接面对镇压”的阶段和“反过来利用镇压实现目标”的阶段。不同的组在不同的阶段需要准备什么,应该出面做什么,教材里也介绍得一清二楚。比如“调查组”负责的是侦查情况、实地闹事,而“媒体组”就是等在游行队伍的后面,时刻准备拍照,搜集素材拿去做宣传。

又一次“颜色革命”?

有学者认为,西方继在二十世纪下半叶成功地对东欧和苏联进行“和平演变”之后,又采取了新一轮和平演变策略,即发动“颜色革命”。为了进一步挤压俄罗斯在亚欧大陆的战略空间,西方打着“推进民主”的旗号,对独联体诸国进行新一轮“和平演变”。2003年底以来“颜色革命”在独联体地区不断渗透和延伸,对当事国产生深远影响的同时,呈现出广泛的外延性。西方试图通过“再西化”进程分化独联体,进而达到孤立和遏制俄罗斯的最终目的。面对西方来势汹汹的攻势,让人迷惑让人担忧。放眼当今世界,西方并没有放弃以“颜色革命”的手段继续推进民主输出。

此次事件的起因是莫斯科市议会9月要选举,一开始有290人角逐45个席位,这290人中被查出有57人的参选资格存在造假,随后这57人被取消资格。反对派借此组织人员在7月20日上街示威游行抗议,并得到俄官方批准,所以游行以和平方式结束。但反对派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7月27日反对派卷土重来再次组织人员上街,且未得到俄官方批准,根据俄官方公布的数据,这次集会约有3500人参与,其中有700人是记者。俄罗斯警方出手,抓了1000多人。人是抓了,但事情还没有结束,8月3日反对派再次未经批准上街,反对派称有2万多名示威者参与,俄官方则称只有1500人参与。到了8月10日第四次示威游行爆发,这次人数更多,反对派自称有近5万人参与,俄官方称有2万人左右,虽然这次俄警方仅抓了100多人,但可以看到上街示威的人数开始暴涨,这其中肯定有不少人成了“炮灰”。

联想起这些日子在中国香港发生的事情,美国下一步要干什么大家都知道。

编辑:王若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