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走钢丝的智能短信

从社交战争中落败的短信借用一种新的形态——智能短信杀入B端市场,但在其野蛮生长的同时,风险也如影随形。

作者 | 张吉龙 编辑 | 罗丽娟

近来不少安卓手机用户发现,在打开收到的验证码和快递的短信中,出现了“新花样”——在卡片式短信提供的按钮选项中进入,会直接跳转到不相关的第三方网站或者与按钮名不匹配的广告页面。

在一位手机用户展示的短信打开页面视频中,其手机上接收的来自招商银行、广发银行官方短信的屏幕下方都被植入广告链接。

以来自招商银行的一则“信用卡还款成功”短信为例,短信文字后被加上了“抢福利”字样的链接,同时页面下方出现了三个菜单栏分别是”办信用卡”、“快速小额贷”,“秒借款”,点击这些按钮后,网页会跳转到浦发银行申请信用卡页面、平安普惠的贷款申请页面等。

面对这种自家发送给用户的短信被搭便车的行为,一些企业选择司法诉讼。

天眼查显示,以共享单车业务起家的移动出行平台“哈啰出行”的运营方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哈啰出行)近日以不正当竞争的名义将一家名为北京泰迪熊移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泰迪熊移动)的企业告上了法庭。

图片来源:天眼查

据了解,哈啰出行之所以发起诉讼就是因为其认为泰迪熊移动将其手机文字短信进行改造,并借此投放广告。

“我们发现泰迪熊移动在未经告知或许可的情况下,在哈罗发给用户的短信上挂了链接,点击后会跳转到其广告页面,并且广告页面突出哈啰出行,我们认为这个事情构成不正当竞争,所以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一位哈啰出行的内部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

图片来源:用户展示页面

据了解,除了哈啰出行之外,唯品会、京东等企业也发起了针对泰迪熊移动的诉讼。

1992年,世界上第一条短信在英国沃尔丰的GSM网络上通过PC向移动电话发送成功,20年后的2012年,短信业务在中国迎来高峰,这一年用户共发送9000亿条短信。

然而可能没有人会预料到,这是短信最后的巅峰。2011年底,微信诞生,此后王权更迭,短信跌落谷底。

但是商业世界却从来没有忘记短信,不知道从何时起一种名为智能短信的新产品开始席卷国内手机厂商,OPPO、vivo、华为、小米等均与第三方合作,在自家手机上预装了此类产品。

所谓智能短信,就是在移动终端设备上搭载相应的程序,将传统文本短信解析重构成卡片式短信,可实现双向交互,其形态包括短信浮窗、短信通知栏、短信浮窗等。

近年来,智能短信行业不仅获得手机厂商的认可,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

但在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广告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诉讼、用户隐私泄露的担忧也纷至沓来。

哈罗、京东、唯品会起诉始末

这是一个由短信引发的案件。

有用户向哈罗出行反馈,其手机在接收哈罗单车的开锁验证码短信页面里存在不少小贷公司的广告,因此质疑哈啰出行是否为这些公司打广告。

哈啰出行在调查后发现,这是因为泰迪熊移动利用技术手段,将小广告“黏上”哈罗单车的验证码页面。

泰迪熊移动通过与手机厂商的合作在手机中增加“识别通知类文字短信”的功能,并将该文字短信转换成卡片式短信,进而可以在短信上添加广告链接,提供广告营销服务。

比如在哈啰出行的验证码页面上,智能短信增加了三个菜单,分别是“了解哈罗”、“天气预报”、“查看应用”。而当用户点击“了解哈罗”菜单时,会跳转到一个广告网页。该广告页仅在最上方放了一段关于哈罗单车的简单介绍,下方完全被大量的互联网金融和贷款服务类业务广告占据。

作为起诉方,哈啰出行认为,泰迪熊移动的不正当竞争表现在两处:

第一是在未经哈罗出行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利用了原告哈啰出行花费巨大成本和投入才建立的海量用户资源以及短信发送渠道,搭原告便车,不劳而获牟取非法利益”,损害了自己和消费者合法利益,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

第二是在广告页面页面中突出使用了“哈罗单车”,误导用户以为广告页面是由哈啰出行方面提供的,同样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

“被告实施上述行为完全系故意为之,主观恶意明显。”哈啰出行起诉状称,由于哈啰出行的用户高达 2 亿,泰迪熊移动的上述不正当行为不仅非法获利巨大,而且还使得原告用户对原告产生误解,因此索赔各项经济损失1000万元。同时要求泰迪熊移动停止侵权。

除了哈罗单车之外,近期《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也发布了京东集团下属子公司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京东)对泰迪熊移动的一起诉讼。

京东以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后者告上法庭,起诉泰迪熊移动对其发送给客户的短信及短信页面擅自重构,在短信底部菜单中植入“了解京东”菜单,点击后跳转至泰迪熊自己的广告页面,为其他企业进行推广,因此京东认为泰迪熊移动此举是“利用京东的流量入口,夺取京东的商业机会”,劫取了原本应由京东享有的商业利益,属于不正当竞争,因此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0万余元。

电商企业“唯品会”在今年三月份也以“侵害商标权纠纷、不正当竞争”对泰迪熊移动发起了诉讼。至于诉讼内容,唯品会方面表示,确实是在起诉,但相关细节“因为在司法程序中,所以也不便透露太多”。

令外界好奇的是,这个引发众怒的泰迪熊移动到底是谁?

智能短信是何方神圣?

2014年,一位叫姜燕北的员工离开了360,在离职之前,他在360公司担任产品总监。

按照一些报道的说法,其在工作期间为360立下了赫赫战功——用一年的时间让360手机浏览器的用户量过亿,市场份额从不到1%提升到10%,而在另外一款产品360通讯录上,他和他的团队也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做到总用户上亿,日活超过2000万。

也许是意识到通讯录的价值,离开360之后,姜燕北创立了泰迪熊移动,这是一家智能通讯服务提供商。以系统通讯录为入口,泰迪熊移动拥有包括智能短信、号码识别、智能助理等核心产品。

而上述诉讼案中,泰迪熊移动被起诉的主要就是“智能短信”。

目前在一家智能短信公司就职的黄子恩(化名)介绍称,智能短信的形式类似于微信公众号,因此又被称之为“短信公众号”,用户在收到短信的同时,在短信下方即会出现菜单栏,可将用户引流至产品各页面。

智能短信到底是谁或者哪家公司发明的,目前业内没有权威的说法,除了泰迪熊移动之外,业内较知名的还有一家名为珠海市小源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下称小源科技)也经营智能短信的业务。

虽然同样基于手机通讯录进行服务,但与此前腾讯、360等公司推出的QQ通讯录、360安全通讯录App不同,智能短信并不是独立的App,而是需要通过在移动终端搭载程序实现相关功能,无论是泰迪熊移动还是小源科技都选择了与手机厂商进行合作。

黄子恩表示,智能短信类公司之所以这么做,除了考虑到运营推广一款App需要大量的成本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独立系统工具类App与手机厂商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姜燕北也曾提到,手机厂商很容易限制App产品的权限,且Root(完全掌控系统底层及系统文件,俗称“越狱”)获取系统权限的难度也变得越来越高。

“智能短信服务商与手机厂商的合作一般是采用将SDK(Simple-Develop-Key,开发钥匙)集成到手机操作系统中,在出厂时就植入。”黄子恩透露,在这种模式下,手机厂商将通讯录部分外包给智能短信厂商,后者为其改造成具有号码识别、短信解析的智能通讯录,“各大手机厂商都有改进系统类应用的需要,我们以这种方式切入能获得足够的用户数。”

因此对于智能短信行业来说,其核心的竞争力之一就是覆盖手机厂商的多少。

一位华为手机的客服人员对全天候科技表示,华为mate系列和Nova系列都装载了小源科技的智能短信产品“信析宝”。而根据公开报道可知,目前vivoNEX手机、一加6、坚果pro2S等手机都与小源科技有合作。小源科技则对外宣称,已和40多家手机品牌合作,覆盖10亿终端用户。

而泰迪熊移动也表示已经与OPPO、vivo、魅族、小米、金立、联想、乐视、酷派、阿里YunOS等知名品牌进行了深度合作,累计活跃用户过5亿,日活用户超过2.6亿。

图片来源:泰迪熊官网截图

作为谋求盈利的商业组织,手机厂商和智能短信厂商的合作必然涉及到盈利模式问题。

中国互联网多年发展历史证明了,To C的工具类产品虽然容易起量,但赚钱不易。因此对于智能短信厂商来说,他们将盈利目标放在了B端。

目前大多数智能短信厂商以向广告主提供广告投放服务作为其主要盈利方式。通过在短信界面添加商家链接,为商家带来流量,智能短信厂商收取相应的费用,收费方式分为CPC(按点击付费)、CPT(按时间计费)、CPD(按天计费)等。而收取的这部分费用,智能短信厂商还会和手机厂商分成。

黄子恩告诉全天候科技,至于如何向商家收取费用,会有综合的评判标准——不同行业、不同发送量、不同期限、不同效果都会影响收费的多少。

以月短信发送量为例,分为100万条信息以下、100万至500万条、500万至3000万条、3000万至1亿条,1亿条信息以上等,发送量越多单价越便宜。

他表示以消费金融行业为例,月发送量在500万条左右的企业,签约一年时间的费用大概是25万元左右。不过这仅是基础功能的费用,如果企业有转化方面的功能需求,价格还会提升。

对于智能短信的触达效果,泰迪熊移动透露,通过他们的服务可使短信阅读率提高30%,被拦截几率降低70%左右。

不过,目前智能短信基本上只能和安卓系统的手机厂商进行合作,尚无法进入苹果的操作系统,“苹果基本上是一个封闭式的生态系统,国内的插件基本上都无法进入”,上述商务人士表示。

由于借助手机厂商庞大的用户基数,近年来智能短信受到了资本的青睐。

以泰迪熊移动为例,天眼查显示自2016年以来该公司完成了4轮融资,总融资额在数亿元左右,投资方包括经纬中国、昆仲资本等。此外有消息称该公司在B轮融资时获得了OPPO、 VIVO联合投资。

而另一家智能短信厂商小源科技也不甘示弱,官方显示近年来也获得了4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京东数科、唯品会、IDG、中国联通等。

一边是流量,一边是风险

在流量成本日趋昂贵的当下,短信流量的价值被重新发现,短信行业开始迎来了复苏的势头。

据工信部发布的最新数据,2018年,中国国内移动短信业务量同比增长14%,收入完成392亿元,同比增长9%。这是自2013年起,移动短信业务经历了连续五年的下滑态势后,首次迎来了年度回升。

而且这种势头在2019年进一步显现。今年1-2月,国内移动短信业务同比增长17.3%,移动短信业务收入完成60.4亿元,同比增长5.3%。

实际上这种回暖和复苏基本上都是靠企业的贡献,“移动短信业务量之所以能够止跌转升,离不开服务登录和身份认证等应用的带动,”工信部表示。

这意味着企业们在短信上的投入成本正在增加。以滴滴为例,程维曾透露,2018年滴滴仅在短信费用上就花了接近9亿元。除了网约车之外,银行、电商、快递、酒旅行业等一些用户量大的互联网企业在验证码、营销上投入了不菲的费用。

尝试了各种推广方式后,企业们还是发现短信的成本和转化率较高。一位互联网金融行业人士表示,自己所在的公司此前尝试了搜索引擎关键字、微信公众号、短信推广,发现短信的性价比还是最高的,“一条短信几分钱,按3%的注册率来看,获客成本也仅在10元以内。”

“短信一直是企业利用率很高的用户触达渠道。”一位小源科技的人士表示,相比微信公众号,短信公众号有自己明显的优势——无需关注、用户规模大,可以说只要是运营商的用户都可以利用,而且相对来说由于短信内容和用户需求相关,短信发送给用户一般都会显示在第一屏上,用户打开率较高,抵触性较低。

但是对于智能短信行业来说,在借助短信庞大流量的同时,其风险也如影随形。

对于智能短信厂商来说,利用别家企业发给用户的短信搭载自己广告主的需求,存在不正当竞争的风险。

以京东和泰迪熊移动之间的诉讼为例,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认为,用户点击链接跳转页使用京东的商标,涉嫌商标侵权;同时,智能短信的互动菜单是短信发送企业的流量入口,插入其他经营者的网页链接,非法剥夺了对方的流量及用户,属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赵占领表示,按照相关法律的规定,如果最终判决不正当竞争成立,那么智能短信厂商可能面临多种赔偿,包括因侵权行为而遭受的损失、侵权所获得的利润等,“根据侵权情节、被告的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酌情赔偿金额,最高300万元。”

另外用户对于智能短信可能带来的隐私泄露的担忧一直存在。借助于对用户通讯录的掌控,智能短信厂商会对用户进行分类,再将相关数据推送给企业,也形成了用户被垃圾短信骚扰的风险。

泰迪熊移动在其官网对于解读用户手机的文本的“AI语义识别引擎”功能写到,通过自身技术对任意文本进行意图识别,“抽取用户手机使用过程中的聊天、邮件、短信、新闻等文本中的关键实体”,并可向商家提供相应服务直达用户的能力。

事实上对于手机厂商出厂安装智能短信功能的行为,一直都有用户提出质疑。

而姜燕北在一次公开论坛上介绍自家产品时透露,泰迪熊移动会借助各大银行的短信,向有贷款需要的用户精准推送各类贷款应用,为互联网金融类的广告主企业带来每日千万级的品牌曝光及相当高比例的客户导流。

去年,微博的知名数码博主“科技新一”就曾爆料金立手机存在搜集用户隐私数据信息的行为,其称金立手机与第三方公司智能短信厂商合作,将技术代码植入到其手机中,秘密上传用户电话号码、串号、Android ID、IMEI号码、系列版本号码、MCC等数据信息到服务器上。

不过对于此类行为,智能短信厂商们一直以来都坚决进行否认,并表示会严格遵守法律法规。

然而对于不少用户来说,这种说法是否能避免隐私暴露的风险值得商榷,“骚扰电话太多,都是它们(智能短信厂商)提供的数据。”

目前看来,这种争议还会持续下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