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度违约!中民投894亿债务压顶,还有628亿债务在路上……

债务违约,似乎对2019年的中民投来说已成为习惯。如今,中民投再次面临这一尴尬处境,因为它又违约了。

7月18日,“18民生投资SCP007”的到期兑付的日子。当天晚上,上海清算所发布公告,称只收到该债券的部分付息兑付资金

这一次,头顶光环诞生的民营投资巨头还撑得住吗?

“雷声”不断的中民投

在此次违约之前,2019年的中民投已数次违约。

1月29日,中民投30亿规模“16民生投资PPN001”债券出现技术性违约;4月22日,中民投未足额兑付“18民生投资SCP004”;5月28日,中民投未额度兑付“18民生投资SCP005”。

据2月25日中民投在上海召开的债权人会议上透露,目前中民投有息债务1522亿元,2019年到期的有息债务894亿元,短期偿债压力巨大。而中民投近年盈利状况也不甚理想,利润呈现下滑趋势。

正是在债务压顶,业绩走弱的背景下,中民投的危机大面积爆发。除债券接连违约外,2月1日,中民投持有的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832857.14万元股权,以及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约49亿元股权均被上海金融法院冻结。

2月11日,春节后开市第一天,中民投公开发行的公司债“17中民G1”盘中大跌逾30%,被上交所暂停交易。在这一连串的变故之后,中民投的债务问题终于浮出水面。而小债梳理发现,中民投隐藏的财务问题早就有迹可循。

图片来源:上交所官网

早在2016年10月25日,中民投就因为新增借款过多未及时披露,收到过上交所债券业务部的关注函。当时的它并未及时“刹车”,而是继续加速。相关公告显示,中民投2017年新增借款超过2016年净资产的比例为46.30%。

图片来源:中民投公告

接二连三的债务危机,已让中民投有些焦头烂额。而高压之下,快速处置资产以获得喘息机会成为中民投少数的可选项之一。

2月14日晚,绿地控股(600606.SH)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绿地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121亿元价格,收购中民投及其子公司上海佳渡置业持有的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0%股权,以及转让方对标的公司的全部债权。

2月13日,董家渡项目的开发公司中民外滩已完成相应的工商变更,中民投退出,绿地地产集团易为新股东

曾几何时,绿地接盘的董家渡项目是为数不多的核心优良资产,也是中民投成立之初的“招牌”。2014年11月,刚成立三个多月的中民投以248.5亿元拍下董家渡地块,一举拿下当年的上海市“地王”。

时任中民投董事长董文标更是将董家渡项目视为中民投的“招牌”,还曾许诺将在3年内回本。董文标,人称“标叔”,他不仅是中民投的灵魂人物,也是曾经掌舵8年的民生银行的灵魂人物。正是他聚拢起一众大佬,创建了中民投。

光环罩顶的巨头

公开资料显示,中民投成立于2014年8月21日,全称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曾经是被寄予厚望的“中国摩根”,其注册资本500亿元,由全国工商联发起。这家“国字头”民营公司成立之初,作为创始股东之一的史玉柱在微博中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成立之后,中民投曾公开宣布公司的重要业务之一,便是对光伏、钢铁、物流、船舶等产能过剩产业进行整合。此后,中民投确立了“产融结合,两翼齐飞”的战略——做产业和金融相结合的集团,并兼顾国内和国际两个市场。

在此背景下,中民投近几年来的发展像是走上了一条快车道。2014年,中民投的总资产为564.44亿元,而到2018年上半年,中民投的总资产已激增至3096.51亿元,增幅超4倍。同时,中民投的营收水平也呈现出持续上升的态势。2015年-2017年,中民投营业收入分别为46.64亿元、195.15亿元和286亿元;3年合计归母净利润约为110亿元。

但是,这样的走势并未能在2018年上半年如期复制,取而代之的是利润下滑、负债攀升。而在2018年7月的一份信用评级报告中,新世纪资信指出,“中民投利用资本及债务杠杆不断推进战略投资及产业整合,负债水平快速攀升,目前已积累了较大规模的刚性债务”。

似乎,中民投的危机在它狂飙突进数年后,开始撞向冰山。而面对危机,昔日的大佬们开始各寻出路。

其实,成立之初中民投的股权结构极为分散,创始股东就多达59家,大佬云集,阵容强大。除董文标、卢志强、史玉柱、孙荫环外,苏宁集团张近东、陕西荣民集团史贵禄、科创控股何俊明、东岳集团张建宏、百步亭集团茅永红、红豆集团周海江等均位列其中。

截至2018年10月,中民投共有63位股东,根据实缴资本计算最多持股比例为2%,没有实际控制人。有关注中民投的金融业人士曾对小债表示,“中民投就像是一个大佬们的众筹项目”。

图片来源:天查眼

但是,随着2018年10月15日“标叔”董文标宣布“退休”,不久后的12月24日,中民投工商信息显示,多位大佬退出了公司董事局

大佬离去,拼命自救?

2019年2月11日,春节后上班第一天,中民投官微宣布正大集团副董事长杨小平正式出任中民投董事局联席主席。这是继董文标离任,李怀珍接任董事局主席一职之后不到半年,中民投的又一项重大人事安排。

中民投创建之初,市场就称其与“民生系”关系密切。甚至有媒体喊出,中民投是“不见民生的民生系”。

呈现出来的客观情况,也支撑了类似说法。中民投创建之初,确实有浓重的“民生系”色彩。在中民投最开始的工商注册资料上,董文标、卢志强、孙荫环、史玉柱、赵品璋等五人中,有四位与民生银行大有关系。董文标自不必说,赵品璋系民生银行副行长,史玉柱、卢志强均为民生银行股东。

当时,作为主要话事人的董文标却出面澄清,“中民投和民生银行并无关系”。然而,财新传媒等媒体就曾引述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最初中民投希望吸收民生银行的现有股东入股,股权上翻,自然形成中民投控股民生银行之势。”

只是,实际运作并不顺利,这一设想并未实现。在其后的民生银行的控制权争夺中,彼时风头正劲的安邦集团强势现身,史玉柱甚至在微博发声“安邦控股民生,我觉得挺好”。

在此之后,史玉柱与中民投的关系变得颇为微妙。2015年11月,史玉柱在微博发文,以半真半假的语气称,自己“迟早会被赶出董事会吧?”

到了2017年1月,史玉柱宣布清仓中民投股份,回归民生银行。而让市场始料未及的是,董文标也在2018年10月中旬宣布“退休”,并引发中民投剧变。

而在史玉柱之前,被称为“老大哥”的泛海卢志强也已选择清空中民投股份退出。

面对目前的危机,2019年的中民投仍在奋力自救。5月10日,中民投工会发起“爱公司、投未来”全员投资中民投行动,设置专项资金池,员工根据自我意愿选择相应债权或股权。

而除了出售资产、全员投资之外,今年以来中民投还有多项“自救”行动,包括出售不符合战略转型方向的资产、成立债委会、与中国长城资产全面合作等等,企图让自己度过危机。那么,你认为频频告急的中民投能安然过关吗?欢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四度违约!中民投894亿债务压顶,还有628亿债务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