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了,这些痛失孩子的父母总算看到了一丝曙光……

最近,许多人都被新西兰的枪击案 给吓到了。

(图via Vincent Thian / AP)

生活在一个严格控枪 国家的我们,很难想象在那些“合法持枪”的地方,杀伤力如此大的东西落入不法分子手中,会是怎样可怕的后果。

新西兰枪击案中,疑似犯罪嫌疑人用过的枪支 (图via AP)

而就在这两天,除了新西兰外,另一起发生在 美国 的枪击案 也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有些不同的是,这起造成20名儿童+6名成人死亡 、引起全美震动的小学校园枪击案,已经过去六年 了……

2012年12月,美国桑迪⋅胡克小学发生校园枪击案,共造成26人 死亡 (图via CNN)

(图via Michelle McLoughlin / Reuters)

如此巨大的伤亡数字,实在令人痛惜。

只是……已经过去六年多的旧案,为何这几天又突然引起了媒体关注?

原来,拖了六年多之后,这一案件终于有了点令人欣慰又心酸的进展……

到底是什么进展?

现在,咱们一起来看看NPR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这篇报道——

(图via NPR)

从标题可以看出,这是一场枪击案受害者与枪支制造商的博弈——前者想起诉后者。 但限于美国在枪支法律上的暧昧态度,这一诉讼来来回回扯皮了六年,直到这两天才有了一丝转机……

(图via AP)

文章第一段,开门见山:

After months of silence, the Connecticut Supreme Court on Thursday reinstated a wrongful death lawsuit filed by the families of nine victims of the 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 shooting against Remington Arms, the manufacturer of the rifle used in the shooting.

经过数月的沉默后,康涅狄格州最高法院于上周四恢复了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9名受害者家属对雷明顿武器公司提起的非正常死亡诉讼。

事情一目了然:该枪击案的部分受害者家属一直想起诉涉案枪支公司 (凶手使用了雷明顿的枪),直到上周,当地法院才允许他们起诉 了。

要知道,美国可是有一条所谓“武器商免责”的法律……

The suit is a high-stakes challenge to gun companies, which have rarely been held liab le for crimes committed with their products.

这项起诉对于武器公司而言,是场高风险的挑战。武器商很少因其产品卷入犯罪而被追究责任。

It centers on the Protection of Lawful Commerce in Arms Act (PLCAA), a 2005 law that shields manufacturers and retailers from civil liability in lawsuits brought by victims of gun violence.

(武器商很少被追责的)核心依据为美国2005年的《合法枪械买卖保护法》,用以保护武器制造商和零售商在枪支暴力受害者所提起的诉讼中免除民事责任。

所以,这起校园枪击案的受害者家属想起诉武器商绝非易事。早在2016年,他们的诉讼就已被当地法院 驳回过 了。

而这次终于允许家属起诉,也是以4-3的投票惊险通过。

(图via DON EMMERT/AFP/Getty Images)

通过的理由,可能也令许多国内的朋友难以理解: 法院建议家属采取“曲线救国”的战略,绕开《合法枪械买卖保护法》,以当地的“不公平商业行为法”来起诉……

Ultimately, the majority said, the plaintiffs should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prove that Remington violated the Connecticut Unfair Trade Practices Act (CUTPA) by marketing a military-style weapon to civilians.

最终,(法院的)大多数人认为,原告应该有机会证明,雷明顿公司向平民销售军用武器的做法违反了当地的《康涅狄格州不公平商业行为法》。

也就是说,你卖武器可以,但如果你在卖武器中采取了违法的、不道德的营销手段 ,那我们就能起诉你了。

于是,那些遇难孩子的家长们,又要为收集“武器商非法营销”的证据而四处奔波了……

不过,虽然这个结果依然谈不上“皆大欢喜”,但对于那些痛失亲人、拼命奔走了长达6年的人来说,这一丝转机至少让早已筋疲力尽的他们看到了希望。

(图via inverse.com)

文章的最后,是一名父亲的发言。他6岁的儿子在这次枪击案中不幸丧生。

面对这丝难得的“曙光”,他显得十分冷静……

“I can’t say I’m excited by this ruling,” said Ian Hockley, whose 6-year-old son was killed at Sandy Hook Elementary. “I wish it was never here. But what we’ve said from the outset is all we want is our day in court, for the law to be upheld and for a jury to decide our case.”

“我不能说自己为这一裁决所振奋,”伊恩⋅霍克利说。他6岁的儿子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遇难。“我希望悲剧从未发生过。但是,我们从一开始就说过——为了能得到法律的维护,为了陪审团能裁决我们的案件——我们希望能有站在法庭上的一天。”

在18年一场游行中,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遇难者的家属高举着孩子的照片(图via视觉中国)

这还只是“允许诉讼”。

等到真站上法庭的那天,这些遇难者的家属还有一场、甚至许多场的硬仗要打。

祝他们好运。

(图via NBC)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六年了,这些痛失孩子的父母总算看到了一丝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