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叙利亚何时回归阿拉伯大家庭?

今年3月15日是叙利亚内战爆发八周年。3月31日在突尼斯举行的阿拉伯国家联盟(阿盟)峰会预计将讨论叙利亚重回阿盟的问题。

新华国际记者专访三名中东问题专家,为您讲解叙利亚重回阿盟问题上的若干疑问。

吴毅宏

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

刘中民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马晓霖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

疑问一

叙利亚重回时机是否已成熟?

内外环境有利

刘中民

叙利亚重返阿盟的条件较过去成熟许多,但尚不可下定论。有利条件是叙利亚政权对叙形势的主导权不断加强,国际上和地区内反对叙政府的力量仍然存在,但其力量已式微,其联盟逐渐瓦解;经过“阿拉伯之春”的洗礼,地区国家和民众都渴望和平、稳定和发展,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成为主流观点。这一切都有利于叙利亚重返阿盟。

马晓霖

回归是大势所趋、时间问题

原因有三。其一,叙利亚政府在联合国的合法性从来没有被动摇过,叙利亚反对派从来没有取代过叙利亚政府的代表资格和席位。从国际法来讲,叙利亚政府一直是叙利亚的合法代表。

其二,八年内战,叙利亚政府目前来看已经打赢政权保卫战,现在只有北部伊德利卜省处在反对派和极端分子手里。库尔德武装也在一段时间以来默认了中央政府的合法性,并在2018年移交了部分防区。

三,在国际上,从前和叙利亚政府对立的国家主动在恢复关系。苏丹总统去年年底访叙,是战争爆发以来首位访叙的阿拉伯国家总统;后续约旦和阿联酋都恢复了驻叙利亚使馆的运行;此外还有部分阿拉伯国家从来没有撤离大使馆。约旦、阿联酋、苏丹这些国家和沙特关系很密切,至少是得到了沙特默许,也有可能是沙特让他们来打前站、做铺垫。

需关注两个迹象

吴毅宏

叙利亚何时重返阿盟取决于地缘政治、内部和外来政治力量博弈的结果。

叙内战已经持续八年,虽然短期内看不到终点,但去年下半年以来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出现一些积极信号。在俄罗斯、伊朗的帮助下,叙政府已经掌控了大部分战局。

美国采取的一些举动,体现出特朗普对叙政府作出一定妥协。内战的压力减小,叙利亚政府也在启动对话。

从大国博弈角度看,美国启动从叙利亚撤军,俄罗斯则在中东扩大势力范围。在这一背景下一旦叙利亚选择和俄罗斯联手,阿盟压力比较大。

目前可紧密关注两个迹象:一是伊德利卜省,这是反对派的最后一块阵地,是美国及其盟友的最后希望;二是库尔德问题,美国与土耳其在这一问题上关系微妙。

疑问二

巴沙尔访问沙特的劲敌伊朗,此访会否阻碍叙利亚回归阿盟?

此访安抚意义大于实际

吴毅宏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这次访问是安抚性的。目前叙利亚战局出现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叙利亚需要对伊朗在这八年作出的贡献表示姿态。同时,在叙利亚恢复和平、促进重建和难民回归等问题上,伊朗在叙利亚保持一定的存在对叙利亚有利。

但叙利亚的重建不可能只依靠伊朗,还要依靠阿拉伯国家。所以短时期内伊朗势力还会存在于叙利亚境内,但不可能永远存在。

马晓霖

负面影响可控

肯定会有一定影响,因为沙特以及部分海湾国家对伊朗是敌对的。但巴沙尔此访没有过多顾及沙特,因为他已经胜券在握,是要告诉沙特和一些阿拉伯国家,你针对我没有用,要是必须冷战,只能让叙利亚和伊朗走得更近,进一步巩固什叶派走廊。

从长远考虑,伊朗也不可能长期性、基地化、规模化地在叙利亚保持军事存在,因为这样有损叙政府的主权和威望,对叙利亚国家发展没有什么好处。

沙特有所忌惮

刘中民

沙特作为阿盟目前的主导者,反对叙政府的态度尚未改变;加之沙特与伊朗的对抗加剧、叙利亚与伊朗的盟友关系加强,沙特与伊朗在叙利亚问题上仍存在尖锐矛盾。

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博弈、美国对沙特与伊朗关系的挑拨与操控都会作用于叙利亚问题。最近巴沙尔访问伊朗、伊朗总统访问伊拉克,都会为沙特所忌惮,进而使沙特将叙利亚与伊朗关系和叙利亚重返阿盟挂钩。

疑问三

阿拉伯团结前景如何?

马晓霖

需重回核心议题

阿盟本来的功能性、组织性,相比其他地区组织和区域化组织就比较弱,加之阿拉伯民族的部落主义和派系文化,以及各国纷杂的利益关系,都严重伤害了阿盟的整体性和高效运转。

叙利亚危机走到今天为阿拉伯国家恢复团结创造了机遇。阿盟各国若能翻过叙利亚危机这一篇章,重新聚焦对阿拉伯民族发展而言至关重要的问题,例如反恐、中东和平进程、经济发展、经济建设,可能会促进阿拉伯国家的团结。阿盟最近和欧盟开会,民生、经济、稳定、反恐、巴勒斯坦、难民等问题得到广泛讨论,这些都是可以团结阿拉伯民族的议题。

谨防碎片化

刘中民

阿盟和阿拉伯世界团结的环境好于“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的最初几年,原因是多数地区国家在经历动荡后,把和平、稳定和发展作为主要诉求,叙利亚等地区热点问题总体降温,有利于地区国家合作。

另一方面,阿拉伯世界的分裂和碎片化仍在加深,其团结合作的前景堪忧。例如沙特与伊朗交恶对地区造成不利影响,部分阿拉伯国家与卡塔尔断交,阿拉伯国家内部教派矛盾严重,均严重撕裂阿拉伯民族的心理。

美国等西方大国的外部干预,尤其是根据自己好恶把阿拉伯国家划分为亲美国家和反美国家,加剧了阿拉伯世界的分裂。

最后,阿拉伯民族的地方多样性、政治制度差异、经济发展不平衡、历史遗留的边界矛盾、沙特与埃及等阿拉伯大国争夺阿拉伯世界领导权的矛盾等因素依然存在,制约阿拉伯国家的团结。

阿盟仍需领头羊

吴毅宏

阿盟的影响力、凝聚力大不如前。即使叙利亚回到阿盟,阿拉伯国家能一起发声的可能性很小。目前阿盟处于弱势状态,如果需要发挥作用还需要一个领头羊。

叙利亚问题提供了一个契机,各方力量如果能在叙利亚问题上达成一个平衡点,阿盟内部关系可望得以改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