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爆发8年来最大规模抗议,普京能稳住局势吗?

8月10日,俄罗斯反对派在莫斯科发起了一场名为“让我们获得选举权”的大型抗议集会,以表达对莫斯科市议会选举不公的不满。据俄罗斯商业电视频道的报道,除莫斯科以外,在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海参崴、哈巴罗夫斯克、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托木斯克等其他俄罗斯城市也发生了抗议集会。

此次集会游行人数众多,是近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集会。那么这次集会游行人数到底有多少呢?目前有多种说法。莫斯科官方给出的统计数字为2万。非政府组织白色计数器(The White Counter monitoring group)给出的数据为六万多人。法新社则报道称,共有近五万人参加。不过,多家媒体一致强调这是这过去8年来的最大规模政治抗议运动。

其实,从7月中旬起,莫斯科市内已经连续四个周末都出现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

7月14日,反对派在莫斯科组织抗议示威活动,逾两万人参加。这次未经批准的抗议活动还导致莫斯科提起“妨碍选举委员会活动”的刑事立案。按照调查机构的资料,组织抗议活动的目的是为了“向莫斯科市和莫斯科州选举委员会成员们施压”,以及“与威胁对选举委员会成员使用暴力相关”。

7月20日,抗议获得政府批准,大约2万名示威者走上街头。当日的集会原本以和平的方式结束,但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利内随后又号召在莫斯科市政厅前举行一场未经批准的游行抗议,因而导致了7月27日抗议示威的冲突。

7月27日,近3500名抗议者在未获当局许可的情况下围挤在市政厅外,要求政府给予反对派及独立人士议会参选资格,从而遭到警方暴力驱赶。根据俄罗斯维权组织OVD-Info数据,有1373人被捕,为2010年代初莫斯科爆发大规模政治街头运动以来,单次被捕人数最多的一场。

8月3日,莫斯科又爆发一场未经批准的示威活动。俄罗斯内务部莫斯科内务总局新闻处表示,有1500人参与示威,近600人在活动中被拘留。

8月13日,在谈及到警方逮捕示威者的举动时,俄罗斯总统新闻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呼吁人们区分“普通和平抗议”和“大规模骚乱”的不同。他表示,“执法人员过度使用武力是绝对不可接受的,我们认为,他们采取严厉措施制止公共骚乱,这完全站得住脚”。

这场持续一个月的民众抗议源于60多名自由候选人被拒绝参加9月8号的地方选举。根据规则,候选人需要从自己的选区中收集一定数量的签名,才能参加9月的市议会选举,角逐45个议席。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此次共有233人获得了参选资格,包括171名政党提名候选人与62名独立候选人。而莫斯科市选举委员会取消了多名有意参加市议会选举的反对派及独立候选人的参选资格,理由是部分候选人涉嫌伪造公众签名。

这其中未获莫斯科市议会选举资格的候选人有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律师伊凡·日丹诺夫(Ivan Zhdanov)、俄罗斯反对派协调委员柳博夫·索博尔(Lyubov Sobol)、前国家杜马成员德米特里·古德科夫(Dmitry Gudkov)与俄罗斯活动家伊利亚·雅辛(Ilya Yashin)。四人也参加了抗议活动,随后被捕。

除上述四人外,还有亚博卢党提名人谢尔盖·米特罗欣(Sergey Mitrokhin)、摇滚音乐人谢尔盖·多斯基(Sergey Troitsky)、前足球运动员德米特里·布列金(Dmitry Bulykin)与演员安德烈·索科洛夫(Andrey Sokolov)也被取消资格。

而这一系列抗议活动最重要的号召者,非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i Navalny)莫属。纳瓦尔尼从 2008 年就在博客揭露俄罗斯政府与企业的弊案与腐败,这使得他声名大噪。此后几年间,他持续在网络与媒体上揭发许多腐败的事迹。他还参加过2013年莫斯科市长选举和2018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是普京当局的著名批评者。

此次抗议活动阿列克谢·纳瓦尼并未参加,因为他被警察所羁押,而另外一位反对派女候选人柳博夫·索博尔在周六的游行开始前几小时也被警方以“非法组织集会”为名带走,她用手机记录了警察逮捕她的过程并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出来。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俄罗斯安全机构此次打击了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的反腐败基金(FBK),该基金负责监管俄罗斯最强大的全国反对派网络,定期公开针对高层腐败的调查。

此次抗议活动的直接原因是民众对地方选举的不满,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却是指向普京政府。1999月8月9日,普京首次登上俄罗斯权力巅峰,今年是普京执政的第20年。虽然普京依旧在俄罗斯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但俄罗斯当下经济低迷、在外交上和美国、乌克兰的关系都陷入焦灼状态,因而更加激发了民众的不满。特别是2018年普京签署退休金改革法案,将退休年龄延长五年,引发了全国性抗议。

虽然抗议活动愈演愈烈,但克里姆林宫不认为莫斯科抗议活动是政治危机的表现。《卫报》对此评论:“普京在俄罗斯依旧很受欢迎,因为他很好的适应了这个国家的变化模式。” 《纽约时报》则报道称,“莫斯科政府把钱投入到市区和公园建设上,是普京利用石油收入来安抚城市中产阶级。”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莫斯科爆发8年来最大规模抗议,普京能稳住局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