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币圈沉浮录:一场理想和人性的终极考验丨深网

币圈沉浮录:一场理想和人性的终极考验丨深网

作者 | 安然 编辑 | 康晓

来源 | 腾讯深网(公号 ID:qqshenwang)

2017年5月的一天,在纽约一家豪华酒店顶层露台上,多名区块链创业者围在一起讨论比特币扩容问题。参与讨论的吴忌寒清楚记得,当时阳光强烈,很多参会者都戴着墨镜。一场讨论下来,吴忌寒的脖子和后背都被晒伤了。

两天后,来自全球21个国家56家知名区块链初创公司共同签署了纽约共识(隔离见证+2M)。按照纽约共识,2017年7月先让足够数量的矿工率先实施隔离见证方案,然后在2017年11月31日将区块大小从1MB调整到2MB。

当大家都以为比特币会避过一场痛苦的分裂过程时,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反水”了。2017年8月1日,比特大陆推出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区块大小是8MB,使用BCH作为其代币的符号(原来的比特币的符号是BTC)。

按照“每6个月硬分叉一次”的发展计划,BCH会在2018年 5 月和11月分别完成一次硬分叉。

或许吴忌寒没有料到,接下来被“反水”的是他自己。2018年8 月,以澳本聪为首的nChain开发组宣布将创建BSV节点客户端。问题是BCH-BSV版本与BCH-ABC版本的节点并不兼容。

自此,分别以吴忌寒和澳本聪为代表的两大阵营开始争夺BCH的主导权。2018年11月16日0:40分,吴忌寒和澳本聪两大阵营的算力大战正式开打。受此影响,11月14日起,在6000美元上方横盘2个月的比特币突然大跌近800美元,并在接下来的十几天内多次重挫,在19日、24日跌破5000美元、4000美元关口。截至11月27日,比特币收报3779美元,12天内价格跌去了40%。

币圈沉浮录:一场理想和人性的终极考验丨深网

比特币的此次大跌,只是2018年比特币大跌的一个插曲。整个2018年,比特币都处在震荡狂跌中,一年以来的跌幅为73.47%。不仅是比特币,2018年其他币类也狂跌不止。

据腾讯《深网》统计,2018以来,瑞波币跌幅为83.11%,以太坊跌幅82.36%,比特币现金跌幅92.73%,莱特币跌幅86.45% 。

币圈沉浮录:一场理想和人性的终极考验丨深网

很快,虚拟货币价格的狂跌开始向币圈产业链的其他链条传导。币圈投资者离场、矿机及矿机芯片产业的萧条、虚拟货币交易量下滑、交易所关闭裁员……这些都成为2018年币圈寒冬最真实的注脚。

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市场最大的危机在于,在复杂的行业环境和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在理想和人性的考验面前,很多从业者的信仰崩溃了,而信心的重拾已遥不可及。

从All in到离场

币圈的一大规律是:信息不对称的散户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是在“抄底”还是在被“割韭菜”,所以散户们在进入币圈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抱住币圈大佬的“大腿”,并试图从这些币圈明星投资者的动态和只言片语中找到“快速致富”的途y径。

李笑来是比特币在中国最早的“布道者”之一。2011年,还在新东方当老师的李笑来用新东方股票账户上的1.31万美元买下了 2100 个比特币,每枚市价不足 10 美元,此后他继续加仓到 6 位数。2013年4月20日,四川庐山地震当天,李笑来在Bitcoin上发起了对灾区的比特币捐赠,中国壹基金此后宣布共收到捐赠比特币233个,(此时比特币价格121美元)市值22万元,比特币第一次在中国成为捐赠物,成功吸引了中国人的部分眼球。

在此后的5年中,李笑来在虚拟货币领域的任何动作都会成为币圈关注的焦点,甚至被其追随者当成风口来看。

2017年ICO的造富速度让所有人咂舌。据国家互金专委会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面向国内提供ICO项目的相关平台有43家,完成ICO项目共65个, ICO累计融资规模26.16亿元,累计参加人次10.5万。

在这个背景下,李笑来于2017年6月底推出 ICO项目EOS。EOS5天内完成了1.85亿美元的融资,在二级市场的市值冲到了50亿美元,有人戏称这是“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1个月后,李笑来的另一个ICO项目Press One在没有白皮书的情况下为其众筹了2亿美元。

李笑来在ICO领域的造富神话立马引起了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注意。2017年7月薛蛮子开始接触区块链,并决定将重心投入到区块链中,至今,微博上还流传着他和李笑来的合影。

有数据统计,仅2017年年8月,薛蛮子就密集投资了12个项目。他同时还建议蓝港互动董事长兼CEO王峰和美图董事长蔡文胜 All in区块链,镜湖资本合伙人吴幽也在其建议下在当天购买了400个比特币和3000个以太币。

币圈大佬们在ICO上的造富神话被2017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打碎了。此后两个月,李笑来等一众ICO项目的明星很少在币圈出现。

2017年11月15日,沉寂2个月的李笑来牵头推出一个IFO项目,要在第 498888 个区块高度对比特币实施分叉,分裂出来的币叫做SBTC (超级比特币)。

以李笑来为主的开发团队Super Bitcoin于11月15日推出SBTC (超级比特币)。SBTC上市流通后,高点为5.26美元/枚,截止2018年12月27日,超级比特的价格为0.7123美元/枚,近一年跌幅99.77%。

李笑来的复出有个大背景。

自2017年8月1日,比特币大陆推出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后,BTG(比特币黄金)、BCD(比特币钻石)、BCK(比特币王者)、GOD(比特币上帝)、BTF(比特币上帝)、LBTC(闪电比特币)等各种分叉币纷纷被推出,IFO(首次分叉币发行)成为一种潮流。

IFO与此前出现的ICO一样,迅速将炒币推向了高潮。最能佐证这一高潮的是,不少大妈都入场比特币挖矿了,有人甚至千里迢迢跑新疆考察矿场。

此后,虚拟货币开始疯长,2017年12月中旬,比特币和以太坊都达到历史新高的1万9美元和1300美元,区块链项目的疯狂程度达到历史性的高点,大量人员入场。最直观现象是,这时与区块链投资有关的论坛、活动越来越多。

在全民ICO背景下,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也安耐不住了。2018年1 月 9 日,徐小平在一个 500 人的大群里高呼: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他号召创业者们 all in 区块链,要立即动员全体高管和员工,学习如何拥抱这场革命。

一时间,区块链投资成了新的投资热点。据统计,2018年第一季度获得投资的项目中41%为区块链项目。

2018年2月8日,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的创始人赵长鹏登上了最新一期《福布斯》杂志封面。从码农到个人财富总额达 20 亿美元的富豪,赵长鹏只用了大约 180 天。而据国外财经网站 Howmuch统计,此时币安每天可以通过收取手续费获得 348 万美元的收入。

转折点在春节之前出现了。2月7日,比特币价格从2017年12月中的近2万美元跌至7053美元,将近跌了2/3。这次跌幅在不少投资者看来只是短暂跳水,很多币圈投资者相信,比特别还是会回到2万美元的高位。

从后来比特币的走势来看,这些投资者猜对了一半。2018年2月21日,这14天的时间里,比特币就从2月7日的7053美元上涨到11796美元,回调67.2%。但此后比特币再也没有回到15000万美元的关口。

抱着希望的“币圈”投资者还对比特币的回调抱有希望,春节期间,他们也不忘搜集关于区块链行业的蛛丝马迹。

2018年2月18(大年初三) 一个分享区块链干货的微信群——“3点钟无眠区区块链群”忽然火了。群的建立者是SEEU& QYGAME 创始人玉红。群里有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甚至还有高晓松、佟丽娅、林允儿、韩庚等明星。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不到一天,“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就达到了最高500人的人数限制。

玉红和最早入群的行业大佬薛蛮子、陈伟星等共同在群里立下了规矩:群里讨论的主题主要围绕区块链行业应用,严禁在群里发布关于炒币、ICO等方面的消息。“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的出现迅速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和广泛的报道。

巧合的是,5天后的2月23日下午,美链BEC在OKEX公开交易,上线当日开盘暴涨超过4000%。蔡文胜在做客“王峰十问”时表态,“BEC美链不是美图公司做的,也不是个人做的,只是跟美图的海外产品beautyplus跟美链BEC合作的项目而已,后来因为争议太大,BEC自身也出现重大技术漏洞,美图公司也终止了跟美链的合作。”

美图董事长蔡文胜还有“域名大王”之称,靠域名交易转的第一桶金,2018年初宣称“我们只能拥抱泡沫、不参与才是最大的风险”高调进圈。据媒体报道,2月2日,美图公司年会大奖发了10枚比特币,按照2018年2月1日10069美元算, 10枚比特币价值10万美元。

在微信群之外,2018年4月24日,“世界区块链大会·三点钟峰会”在澳门举行了落地活动。

在宣传牌合影的留念的,除了区块链创业者,还有披着色彩鲜艳的丝巾“中国大妈”。

2018年5月6日,比特币当天以9961元收盘,此后的2018年中,比特币的价格就一路在震荡中下滑,再也没有回到1万美元的关口。

12月26日,一枚比特币的价格跌破4000美元,与2018年5月比,价格跌了一半。

各种币的暴跌,最受伤的还是比特币的普通投资者。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2018年小年那一天我是怎么过的”,比特币持有者墨明一脸沮丧对腾讯《深网》说。2月8日,北方小年那天,一枚比特币价格跌到7000多美元,与2017年12月高点时的2万美元相比,跌了近2/3了。

“当时满脑子都是比特币,饺子吃完了都不知道是什么馅的”。

散户被套背后,币圈的明星投资者慢慢退场了。

2018年7月,李笑来一段戏谑区块链投资者的录音被曝光,之后,李笑来立马写了《韭菜的自我修养》为自己澄清。2018年9月30日,李笑来又通过微博表示,今后他个人不再做任何项目投资(不管是不是区块链,不管是不是早期),并准备花几年的时间认真准备转行。64天后,李笑来摇身一变,做起了雄岸科技的执行董事与联席CEO,专注区块链投资。

币圈沉浮录:一场理想和人性的终极考验丨深网

李笑来微博截图

退出币圈的不止李笑来。在李笑来之前,币圈新生代投资人朱潘已经因为陷入终极账本(ZJLT)的投资人维权风波宣布永久退出币圈。

而当初号召创业者们 all in 区块链的徐小平,已经删光了所有相关微博;励志要将重心投入到区块链中的薛蛮子,今年上头条的方式是一口气买下京都一条街, 并把称它为“蛮子小路”。薛蛮子表示,“蛮子民宿”将在一年内,通过或买或租的形式在京都拿下100幢町屋,成为当地最大的町屋所有者之一。

连锁反应:失业、跑路、利润下滑

对于新兴产业来说,投资者和资本的离场就意味行业将进入寒冬,对于币圈及区块链产业来说更是如此。

区块链从本质上说可以看作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其本身作为一种技术而存在,虚拟货币只是这个技术上长出的最为人熟知的“果子”。虚拟货币入冬,势必会导致其产业链条上的其他产业的连锁反应,最先感到寒意的是挖矿的矿工们。

比特币矿工,通俗点讲可以理解为一种挖掘区块、同时得到一定数量比特币奖励和交易记账矿工费的计算工作,一般来说投入的机器越多,挖的区块越多。

“我一年前就不挖矿了,改做倒卖矿机生意了”,老赵对腾讯《深网》说,“我2016年上半年从黄牛手里花6000元买了一台矿机,找了个托管的矿池。那时挖矿已经很难了,我挖了一年只挖了0.0004个比特币,现在比特币跌成啥熊样,算上我投入的电费、网费及买机器的钱,没赚钱还亏了不少,所以我早就对挖矿不报希望了,现在跟朋友开始做矿机倒卖生意。”

老赵挖矿的经历是不少矿工境遇的一个缩影,很多矿工比老赵损失更惨重。这里有个对比,据摩根士丹利分析师曾经测算,如果比特币价格低于8600美元,比特币挖矿工将无利可图。按照7500美元的价格计算,挖矿还要浮亏13%,而现在比特币价格已经跌破4000元/枚。

“我后来转行去倒卖矿机,是因为看到朋友在好的时候一台矿机能赚3000块钱,但我干了小半年了,一单也没成。也是,连我自己都不挖矿了,没有矿工了,机器卖给谁”,老赵自嘲的摇摇头。

炒币者和矿工的日子不好过,不少矿场也因为资不抵债被迫关门。2018年11月中旬,世界上最大的单体矿场Giga Watt因“资不抵债,无法偿还到期债务”在华盛顿州东区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据披露的法庭文件显示,Giga Watt拖欠电力供应商Neppel Electric 50万美元的电费。

矿工减少、矿场倒闭最直接的后果是,矿机厂商生产的矿机卖不出去了,利润下滑,IPO之路受阻。

2018年5月15日——9月26日,主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比特大陆先后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根据三家招股书显示,2017年3家矿机生产商的营收分别为13.08亿元、9.78亿元、25.17亿美元(约170亿元)。随着2018年虚拟货币市场的暴跌,以上矿机厂商的利润开始下滑。以特币大陆为例,据招股书显示,比特币大陆2015年-2017年一直在盈利,2018年第二季度却出现了亏损。

截至12月27日,比特币大陆和嘉楠耘智能否成功IPO还是未知数,而亿邦国际则疑因卷入银豆网非法集资案,被暂停上市程序。

随着虚拟货币价格大跌,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日子也不好过。有数据显示,全球至少有超过300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停运或者倒闭。

而据Blockchain Transparency的报告显示,即使现在还在运营,多数加密货币交易所存在着伪造交易量的行为。

不仅仅是小型交易所,就连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Binance)也明确的感觉到币圈寒冬的到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今年10月份以来,币安的交易量下跌将近50%,目前的交易量只有今年年初时的十分之一。”而这与他登上《福布斯》杂志封面只隔了8个月。

币圈不景气,区块链媒体从业者的境遇也与年前相比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2018年11月28日,节点资本创始合伙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说:“媒体的日子不好过,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还有不少XX财经、XX区块链都在亏损中……”,并在评论中提到,“这个冬天比想象中难熬,金色账面上还能撑3年,3年牛市还不来的话,就只能带着这100多人出去找工作了。”

而在2018年初,区块链相关人才要靠高薪才能招到。据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11月之前,区块链相关岗位的平均招聘薪资为2.32万元;2017年11月之后,区块链相关岗位的平均招聘薪资达到2.58万元。

现在不少区块链从业者的普遍心态是,不求高薪只求别被裁掉,熬过寒冬。

2019年,币圈会好吗?

币圈沉浮录:一场理想和人性的终极考验丨深网

从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开发出首个比特币程序开始,比特币的发展已经有了10年的历史。在这10年里,比特币的发展充满了动荡和暴涨暴跌。

2011年,比特币从31.91美元跌到了2美元,快跌到底了。2013年,比特币的价格又从低点时的22美元,冲到高点时的1200美元,一年翻了54倍。比特币为何会暴涨暴跌?2019年后,各种虚拟货币的价格还会反弹吗?

对于比特币暴涨暴跌的状态,财经评论员肖磊对腾讯《深网》表示,“由于没有物质载体,比特币本身更像一个消息市,对于各类利多或利空的消息,市场会做出非常迅速的判断。例如比特币在2017年12月到2018年2月的暴跌,主要是因为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于2017年12月18日正式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

随着比特币期货的上市,场内场外做空资金开始活跃,大量的抛盘开始袭来,杠杆性做空加速,恐慌性下跌出现。另外美联储持续加息,数字货币市场ETF的落空,数字货币应用价值遭到质疑,投资者对数字货币市场的热情从极度乐观转向极度悲观等也造成了比特币的暴跌。”

纵观比特币前10年的发展,“比特币本身更像一个消息市”的论断同样成立。

2011年5月29日,瑞典海盗湾创始人里.卡德·法尔克文奇宣布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换成比特币,受此消息的影响,比特币价格达到31.91元。几个月后,法国工商银行以“操作电子货币非法”为名试图关闭比特币交易所Mt.Gox在法国的银行账户,之后比特币价格一度降到1.99美元。

2013年2月,受社交新闻网站Reddit宣布付费服务将接受比特币付款的利好消息影响,比特币价格冲到30多美元,这让比特币在互联网参与流通领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此后比特币一路飙涨,2013年11月,比特币最高时突破1200美元的大关。

按照“数字货币本身更像一个消息市”的逻辑,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在2019年价格走势是不可期的。

“不过可以预判的一点是,2019年会有更多人离开币圈”,财经评论员肖磊对腾讯《深网》表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