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半月3名董事离职,汇源负债114亿,曾想卖身可口可乐遭叫停

文 | AI财经社 实习生 刘一诺

编 | 梁夜

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汇源集团接连传出了三位董事离职的消息。

1月21日,汇源集团发布公告称独立非执行董事赵亚利辞职。公开资料显示,赵亚利还担任中国饮料工业协会理事长一职。

在此之前的1月11日,执行董事崔现国辞职;1月10日,非执行董事许清流辞职。许的另一重身份是亲亲食品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

此次汇源集团的人事变动,疑与此前公司因违规借贷导致长期停牌相关。由于9个月前汇源停牌独立自查至今没有结果,有猜测认为,集团董事们对此负有监督责任,他们的接连辞职有逃避之嫌。

违规借贷43亿遭停牌,面临退市风险

作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汇源果汁已经停牌将近一年的时间。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发布了停牌公告,称停牌的原因是汇源集团违规借贷42.75亿关联贷款。公告显示,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没有签订协议、也没有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向汇源集团旗下的未上市公司北京汇源借出了42.75亿贷款。而大股东朱新礼持有北京汇源的绝大部分股权。这一行为违反了港交所上市规则中关于关联交易申报、股东批准及披露的条款。

针对港交所提出的复牌条件,2018年6月,汇源集团发布公告表示董事会已成立由独立非执行董事组成的独立董事委员会,以调查与相关贷款及公司内部监控系统有关的事宜,并委聘一名专业法证会计师及内部监控顾问,协助独立董事委员会的调查工作。

然而,至今汇源仍处于停牌状态。

对于汇源集团来说,如果想要实现复牌,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2018年7月20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若公司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完成港交所列出的复牌条件,港交所将会展开取消公司上市地位的程序。这意味着汇源果汁正面临被退市的风险。

连年亏损,负债超114亿

在停牌后,汇源集团不断推迟公布2017年全年业绩及寄发2017年年报的时间。虽然已经到了2019年,但汇源集团依然没有公布2017年的年报数据。

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汇源果汁扣非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为负。根据汇源集团发布的未经审计的业绩显示,截止到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已高达114.02亿。

从巅峰到衰落,汇源集团只用了10年时间。

2008年,可口可乐及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 AltanticIndustries 联合宣布:将以总价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本以及汇源全部未行使可换股债券;注销汇源全部未行使购股权,提出自愿条件现金收购建议。同时,可口可乐还要求汇源在收购前完全裁撤其销售渠道。

当时汇源集团对这次收购计划十分配合,积极裁撤销售渠道的员工。同时,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决定进军农业,投资上游果蔬基地建设,仅2个月内就投进了20亿元。

然而,此时却恰逢《反垄断法》颁布,收购计划被全面叫停,汇源集团不得不重新布局自己的销售渠道。对于农业基地建设的投资,成为了汇源集团发展的遗留问题。

这一次的变故,打乱了汇源集团对自身未来发展的计划,也为后来的衰落埋下隐患,从此一蹶不振。

求变求新,收效平平

为了增加营收,汇源集团近年来在产品上下了不少功夫。

汇源集团一直以中高浓度果汁为主打产品,为了抢占低浓度果汁市场,在过去的几年内汇源推出了一系列新品,包括冰糖葫芦汁、百利哇、早啊混合果汁等产品,却都反响平平。

在企业内部管理方面,汇源集团也长期为外界诟病。有报道称,集团创始人朱新礼有着浓重的乡土情结,大量汇源员工来自于其山东老家,集团的家族化对企业管理造成极大的阻碍。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汇源集团曾经重金聘请原李锦记总裁苏盈福任职行政总裁。在苏盈福接手汇源时,朱新礼曾对外宣称:“哪怕汇源被我新招来的人折腾死了,我也认。”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一年,这次变革就以苏盈福的辞职而宣告失败,外界猜测其原因为苏的改革太过激烈。随后,朱新礼的家族式管理卷土重来。

高管离职,连年亏损,汇源想要躲避退市风险,前路未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