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生日那天,我登记了器官捐献

当你决定去登记器官捐献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一.龙双双的眼角膜

龙双双想捐出自己的眼角膜。

上了高三,成绩优秀的双双突然失眠了,不是因为备考压力大,而是她突然看不清自己人生的意义。那些背熟的诗句:什么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什么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那么热血,但怎么离自己这么远,自己每天坐在教室里,除了会考试,还会做什么呢?

高考前整一个月,是龙双双的十八岁生日。父母特意准备了一个三层生日蛋糕,双双能从他们的眼睛里读出百感交集。她鼓起勇气,说想要一个自己可以做主的生日礼物,父母犹豫了很久,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于是双双当着父母的面,在支付宝登记了器官捐献。

“这是我的生日礼物,也是我留给未来人的一份礼物。”18岁,我的生日仪式不再是蛋糕和生日歌,我想为别人做些什么。我的生活很好,我要把我的好运和勇敢传递下去,我想让更多人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

那之后,双双潜意识里好像对自己感觉多了一份责任,“我的眼角膜已经不光是我一个人的了,还要替未来的有缘人好好爱惜”。双双开始认真的做眼保健操,开始不熬夜,开始好好照顾自己。

在生日这天登记器官捐赠,是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把此当作一个生命接力的小仪式。对他们来说,这是通向成长的神圣之旅,也是他们寻求生命的其中一种意义。

二.王大政的心脏

王大政胆子很小。王大政喜欢看钢铁侠。

他从小就不敢看鬼片,周星驰演的也不行。一直到十六七岁,半夜有尿他都尽量都憋着,厕所的镜子为什么到了夜晚变得那么不一样。他还记得小学二年级被同学骗到医院的解剖室,看到一瓶瓶福尔马林之后,他哭了一个月,那个恐怖的味道至今挥之不去。

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发薪日,他跟哥们儿喝了顿大酒,然后把剩下的钱全部转给了父母。你这算是开始立业了,他告诉自己,你一定能活得烈马青葱。

深夜,大政毫无困意,于是又看了一遍在空中飞来飞去力挽狂澜的钢铁侠。突然有点伤感,“我这辈子都不会成为那样的超级英雄的,我知道。”

一顿酒醒后的王大政,突然觉得自己是可以成为超级英雄的。他打开支付宝器官捐献志愿登记的页面,点击确认的一刹那,他心底生出的恐惧被自豪和神圣所埋没。“我有的都拿去吧!我比钢铁侠还多了一颗心脏呢!”

平凡者如王大政,此时此刻感觉,自己可以跟钢铁侠一起去揍灭霸,此时此刻,自己就是英雄。萨特说,是懦夫把自己变成懦夫,生活的意义是英雄把自己变成英雄。

三.孙太太的肺

女儿让孙太太感受着生命莫大的美好。

孙太太在北京一家大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每天从七点坐从2号线转13号线,乌央乌央的一群人头里,没人能看到她。

她最近在负责一个大项目,每天睡四个小时,焦头烂额。职场就是战场,松懈了,就败了。八岁的女儿指着她的工资活,她连生病都不敢。

那天回到家已经晚上十半点了。打开家门等待她的,却是女儿做的满桌子菜,菜色没有很好看,糊的糊,坨的坨,旁边还有一把油菜花。女儿睡着了,桌上的贺卡是这么写的:生日快乐,妈妈你不要太累。

孙太太是就着眼泪吃完饭的。她想永远陪在女儿身边,看她去留学,看她穿婚纱,看她也当妈妈。可是,33岁才生娃的她,不知道能陪女儿走多久,有天她走了,女儿会孤独吗?

想到这里,她做出了一个决定。她在支付宝里登记成为器官捐赠的志愿者,操作很便捷,只需要10秒钟,但其实这个决定思虑八年了,女儿出生的那一刻她就想过。

没有人能永远活着,但身体里的火种却可以传递,继续陪伴。将来女儿只要一想到,妈妈的肺还在世界的某个地方呼吸新鲜空气,就不会感到孤单。孙太太们感觉找到了两种生命延续的方式,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龙双双、王大政和孙太太,都是器官捐赠的志愿者,他们在支付宝里都有了一重共同的新身份。从两年半前支付宝等互联网平台开通器官捐献登记功能后,在线登记的人数从8万迅速增长到100万,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

所以当这些人决定去登记器官捐献的时候,

他们在想什么?

大概是因为:人间值得啊!

(出于隐私保护,故事经本人许可后公开,人名为化名)​​​​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十八岁生日那天,我登记了器官捐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