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32年前,一位牛X的导演,拍了一部神片

众所周知,商业电影向来考验的是导演对于节奏的把控能力。我们为什么会喜欢温子仁?因为他对于商业类型片的场面调度以及节奏控制等方面都做得非常好。他懂得观众想要看什么,同时也会将观众的兴趣点牢牢的抓住并最大程度的呈现,因此,他才会有很多很多非常成功的商业片。

而作为国内导演,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商业类型电影,大都却没有能完全遵照一部好的商业片的所有框架来执行。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对于一部影片仅仅是顾此失彼。照顾到了观众的兴趣,却不能很好的把控节奏;抓住了节奏,却在场面调度上一塌糊涂等等。如果以现代经济发展水平来衡量一部商业电影应有的水准的话,那么无一例外,很多时候,我们的年轻导演是不合格的。那么合格的例子在哪里呢?往回看。

第五代导演中,我们知道张艺谋,陈凯歌,田壮壮等人。这几位无一例外都是一等一的大师,但是第五代导演却不仅仅只有他们几个。周晓文大家可能不会太熟悉。因为他具备艺术水准的电影太少了。可能最为人知的就只有《二嫫》了。或许还有人会知道《秦颂》。这两部影片能带给人思考,但是相比于《活着》,《霸王别姬》以及《盗马贼》等影片自然逊色不少。

但这并不能说明周晓文不是一个好导演,只不过说明了他的擅长领域并不在此罢了。《二嫫》中,他关注的是社会变迁,而《秦颂》则是对于历史的另类解读。但是今天所说的这部影片却异常的简单,如果将影片中的故事换一个现代背景,完全可以秒杀当今的商业片一大片。

《最后的疯狂》是一部刑侦类型电影,但是影片的特点却不仅仅局限于刑侦。电影主要讲述了一个逃犯的故事,且围绕警察与逃犯之间的周旋不断的引申出更多的周边故事,而这些故事无一例外都是一部商业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

刑警何磊抓捕犯人宋泽,宋泽在潜逃途中不断的犯案,何磊屡次与他相隔咫尺,却被他屡次逃脱。宋泽的女友一边给他帮助,一边又劝他自首,宋泽在陷入到纠结当中的时候,带着炸药上了一列火车。何磊在列车长的帮助下也登上了火车。最终,在众人的帮助下,何磊擒获了宋泽,但是宋泽却引爆了绑在身上的炸药,他与何磊同归于尽了。

这个故事的主线很简单,但是在主线之外,我们却可以对于当时的社会大环境进行一次细致入微的窥测。八十年代末期,当时正值社会变迁,人们对于新事物总是处于一种不满足的状态。人们如饥似渴的接受着从没有过的社会信息。这一点从片中的警察给自己的父亲寄杂志就可以看出来。而在这个风云变幻的大环境里,总是会有人打一些歪主意的,就如同片中拍“广告片”的团伙等人。

躁动的时候,人们总是会追求一种感官的刺激。就如同书报亭中的很多人都在浏览的“杂志”内容一样。外界的直接刺激,最会让人们躁动。本片上映的时候,曾经引发过一次激烈的社会讨论。一部分人认为本片极具先锋色彩,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本片是毒瘤野草。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周晓文导演当时先进的理念已经超越了时代。不理解自然就会随之而来。

片中大胆采用飞车追逐戏码,这样的场景别说是八十年代,就是现在,我们也会为之惊叹。我们所熟知的摩托车追逐戏,大多源于港片中成龙的发扬,而内地电影中,尤其是在八十年代,这样的场景更是独树一帜的存在。

而那些出现着的摇滚青年以及阳光浴场等元素,更是对于当时大时代的真实还原。我们可以说这是一种恶趣味,但是这种趣味却是当时的所有人心中真实的理念,只不过周晓文导演,敏锐的捕捉了这种趣味,并成功的将其展现出来。

八十年代是一个神奇的年代,影视作品不仅在题材上有所突破,更是在演绎上贡献了可能是建国以来最为大尺度的表演,可能有人知道1989年还有一版只播放了5集的《封神榜》,而他也是对于当时的社会氛围的一次号脉。正是由于这些作品的衬托,才能体现出周晓文导演的这部《最后的疯狂》的难得可贵。

八十年代是一个自由的年代,只不过那个创作上非常自由的年代,一去不回来。因此,看着如今的条件如此优越的今天,我们却没能再现曾经的辉煌,甚至于连达到及格线也是这么的可怜。

……

欢迎留言

明天再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