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观众只有7岁智商”贾静雯台词够狠!

当年以灵动青春气质夺得虎扑头筹的女神贾静雯

如今摇身一变,已成为攻气十足的女霸总

是的,说的就是近期刷爆微博、朋友圈的2019华语口碑神剧《我们与恶的距离》

这部由HBO与台湾公视合拍的电视剧,开画在豆瓣上收获9.5的评分,直至播完5万人评分,仍保持9.5的记录。

甚至在打分严苛的外媒IMDb也收获了9.4的高分。

在微博的话题2.2亿的自来水阅读也可见其威力一斑

这部剧的编剧是获得第50届台湾电视金钟奖戏剧节目编剧奖的吕莳媛,深刻的贯彻了不想当演员的法官不是好编剧,在剧中暗戳戳过了一把戏瘾。

这个锅盖头、黑眼眶外形与台词萌萌哒的法官大人就是她。

片中另一个隐藏彩蛋,则是邀请了号称“台湾最敢说”的节目主持人李晶玉,在剧中的政论节目中演了“她自己”——一位言语犀利的节目主持人。

当然,彩蛋可以慢慢品。这部剧真正突破圈层的还是故事内核——由一场无差别杀人事件,延伸出的几个家庭间,不同立场、不同参与者的故事。

家庭创伤

故事的起因是2年前,李晓明在儿童电影院中无差别地射杀观众,造成9人死亡,21人受伤震惊社会的大事件。但在射杀后并未逃走,而是等着警察逮捕。虽然李晓明被抓获并判以死刑,但对众人造成的伤害却远不止于此。

受害者家庭

作为死亡的受害者母亲的宋乔安,原本和谐美满的家庭破裂。

与丈夫貌合神离,成为易怒动气的悍妻,女儿也因此出现叛逆等种种问题,家庭关系随时紧张、脆弱。

之前以业务能干、情形温暖的新闻人示人的她,也摇身一变成为酒瘾大,被公司众人暗中称为“工作苛刻严厉的女魔头”。

而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人犯的妹妹意外成为了她的下属。

加害者家庭

本是开着幸福面馆的温馨的一家四口,因为儿子杀人,带着高度的负罪感与自责感,将面馆卖了,只为赔偿给受害者,也主动跑去乡下生活,过上了压抑的生活。爸爸爱上了酗酒,逃避现实;妈妈长期戴口罩,让脸部溃烂,日日反思自己。

而妹妹停止了大学学业,2年躲在家里自责,

被妈妈拖去换掉了名字,才重新开始振作,找到了新闻的工作,但却始终都是一张高度紧张的脸,不敢追求幸福。在得知上司是受害者妈妈之后,愧疚的想要辞掉工作。

法扶律师家庭

身负理想,帮像李晓明一样的死刑犯辩护的律师王赦,也因为李晓明案受尽谴责。

作为一个律师,他秉持理性,认为比起对加害者的攻击,更应该通过对加害者的审核,找出真正的原因,从而为此类悲剧再度发生做出预防。

但舆论与大众因为他为死囚辩护而对他的态度十分鄙视,在网络上放肆辱骂,甚至直接上升到人身攻击——往他身上泼粪。

岳父对他职业不理解,一直颇有偏词。而妻子也因他工作的危险性希望他放弃。

他在理想与家庭之间常常遭遇两难的境地。两年间,他从未停止对李晓明杀人真相的追查,所以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得请求作为新闻工作者的刘昭国共同寻找真相。而刘昭国是宋乔安的丈夫,受害人的爸爸。

三个家庭的纠葛就此缠绕上。

新闻理想与新闻现实

追求新闻的真实性几乎是每个新闻人的终极理想。

但《我们与恶的距离》却将新闻现实赤裸裸的展现在我们面前:新闻真实在媒体、舆论与商业化的三重夹击下,艰难生存。

剧中每集的前几分钟都会以新闻播报的形式,展示媒体与网民对于事件的评论与看法。

贾静雯饰演的“宋乔安”便是以新闻公司总裁的身份出现。她对新闻的几次处理方式,其实也能反映现实中新闻是媒体与商业结合下的产物。

标题党

宋乔安在剧中,将女大学生被撞死的新闻中的“女大学生”改为“高材生”。并教导道:头条是让观众进场,必须要吸引眼球。

通俗来说,这是备受诟病却屡试不爽的“标题党”。

这已经是新闻中的惯用手法。

正如吴谢宇的弑母案,我们最常用的一个说法,便是“北大学子弑母案”。

虚假报道

新闻要求及时性,而商业价值也要求快。

剧情中,宋乔安为争取收视率,在“吉普岛爆炸事件”的新闻被竞争对手爆出后,在未经证实真实性的情况下播出同一条新闻。

但真相却是,吉普岛发出官方申明,无此类事件发生,而这则成为了夺人眼球的虚假报道。

观众只有七岁智商

宋安桥在领导与同级交交互的压力下,说出了“你要知道多数观众都只有7岁的智商,国中的文化”的激烈台词。

诚然,在真正的新闻案件中,宋乔安并没有做出如言语般激烈嘲讽的举动,却嘲讽了易被舆论煽动的现象。

新闻理想往往要求媒体报道的真实性与对真相的无限接近,要求媒体的口吻保持冷静与客观理智,才能为观众传达准确的信息。

但现实往往与理想相悖,片面、标签化的报道,时常鼓动着群众简单而极端的情绪。新闻往往更多的被用为商业化的快消品展现给大众。

它需要快速、猎奇、煽动性来最大的吸引大众的眼光,明显地左右着舆论的方向。

新闻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鸿沟。

受害者与加害者

谁是受害者,谁才是加害人?

通常情况下,我们认为杀人犯是加害人,被害人是受害者。

但《我们与恶的距离》却展现出一个真实却与之相悖的逻辑。

在善与恶,好与坏,黑与白之间,永远存在一片斑驳的灰色地带。

剧中,加害者家庭因为儿子所犯下的罪行,不断的反省与自虐以面对内心的愧疚,成为了受此影响巨大的受害者。

而受害者家庭的宋乔安,因此变得刚焊,不近人情,其实也是让女儿叛逆与家庭破裂的加害者。同时,在得知李大芝便是害死自己儿子凶手的妹妹之后,她直接暗中让人跟踪并曝光李大芝小心翼翼隐藏的身份(虽然最后两人和解),某种程度上说,她也是凶手家庭的加害者。

加害者的家人深受其害,遭受了强烈的创伤,变成受害者。而受害者家属因为内心的创伤不知不觉成为了自己深恶痛绝的加害者。

《我们与恶的距离》当中,没有去刻画非黑即白、非善即恶的绝对内核,而是试图去探究人性中最源头的恶。在这里“受害者”与“加害者”没有被贴上绝对的标签,而是让大家自己去探究、思考。

诚如主创团队受访时所说

“拍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想撕掉标签。我们没有定义谁是恶、谁是善,想认同谁,由观众自己决定。”

这也正是这个故事内核的魅力所在。

台剧转型

经常可以在网络上看到对台剧的嘲笑与吐槽,简单用“傻白甜”与“玛丽苏”

两词来高度概括台剧只有脑洞没有内核。

也用蓬蓬裙、粉色、杀马特来嘲笑台剧中廉价轻浮质感审美。

但近几年来台剧已升级,探究着更加深刻与厚重的内容。

他们在2015年有思考医疗与人性的《麻醉风暴》(豆瓣8.6)

和激荡年代的感人爱情的《一把青》(豆瓣9.3)

2016年有探讨女性对爱情和事业到底如何选择的《荼蘼》(豆瓣8.6)

也在2018年出了,直击中国式亲子关系的弊病,被誉为台湾版的《黑镜》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豆瓣8.3)

网络上的留言: “韩剧在稳中求变,台剧在爆发式突变,而国产剧在以不变应万变”虽颇有调侃的意味,但也正告诉我们台剧正从偶像剧中走出来,开始探讨更加广阔与深刻的现实,转型正在悄悄发生。

最近有看到哪些宝藏神剧呢?快来评论区给风妹安利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