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LGBT打破传统代孕求子,这部纪录片或许可以笑着哭

策划 | DOCO编辑部

本期编辑 撰稿 | 孟浪

还记得去年FIRST电影展以及广州纪录片节期间DOCO君为大家两度推荐过的一部优质纪录片《虚你人生》吗?

恐怕很多人都已经看过大量关于这部纪录片的介绍和影评,但就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渠道观看这部影片。

广州纪录片节期间周浩与吴皓畅聊《虚你人生》

不过,假如你还没看过《虚你人生》,或许此片导演吴皓的另一部最新作品《我们一家人》可以成为你弥补缺失的不错选择。

就在5月3日,《我们一家人》登录Netflix开始线上播放,相应地,国内也随之出现了该片的片源。自此之后,该片迅速入选豆瓣电影一周口碑榜之列,成为了目前最火热的纪录片之一。

《我们一家人》在豆瓣获得8.0的评分

虽然《我们一家人》片长仅有40分钟,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导演吴皓却以私影像的形式完成了一种自我剖析和自我解构。

在影片中,他不仅直面自己的同志身份,并且还将他与同性伴侣在美国代孕生子的事情向家人做了公开。

《我们一家人》漫画版海报

通过一次次镜头之间的对话,导演吴皓把自己的这段私密生活纪录了下来,其表现出的勇气与胆识足够令人敬佩。

影片一开始,导演吴皓就将镜头扫向了一个美国家庭,正当观众为画面中所出现的孕妇产生疑问之时,一个温和的声音亦徐徐传出屏幕。

“我是摄影机后面的人,这位了不起的女性怀着我的宝宝,但这不是我的家庭”。仅仅一句话,导演吴皓就为整部影片设置了一个悬念,同时又以自述的口吻与观众建立了某种“对话”的机制。

所谓开门见山、自报家门。在接下来的自述中,导演吴皓首先介绍的就是自己的原生家庭背景。

儿时的吴皓和自己的父母

吴皓出生在成都,生长在一个四世同堂的传统大家庭之中,作为家中目前唯一的男性后代,在20岁出国留学后他一度是全家人的骄傲和希望。

和我们很多人的家庭状况类似,即便吴皓已经长大成人并选择了在美国定居,但只要他回国,自己的父母还是会把他当成一个标准的孩子来看待。

吴皓姐姐对母亲的评价

他们对吴皓有着最普世的期望,那就是希望他也能够像所谓的“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丰衣足食,顺顺利利地过完一辈子。

然而,对于吴皓来说,他所要面对的事情却远非这么简单。

因为自从年轻的他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个同性恋后,他就知道了这种身份在国内环境下的“与众不同”,因此,早在20年前,他就远走美国,选择了在异国他乡展开自己新的人生。

但是,作为一个纪录片导演——一个喜欢追问真相的人,吴皓并没有对自己的父母隐瞒其真实的身份,他早就向家人公开了自己的性取向。

几乎是一种必然,对自己的亲人出柜,尤其他们还是从传统时代走过来的一代人,面对这种结果,他们的内心肯定是痛苦万分而又难以接受的。

不过,令人吃惊的是,吴皓不仅对父母公开了自己的身份,他的另一个决定明显更为大胆而又前卫。

就在其父母去美国看望他的时候,吴皓告诉他们,自己要与伴侣艾瑞克一起选择代孕来“生养”属于自己的孩子,以此建构一个现代型家庭。

可以想象,这样连番的轰炸对于他们的父母是怎样的一种价值观冲击。

因为在他们眼里,自己尚没有完全接受、甚至只是被动地默认了吴皓的“别样身份”,但现在的他居然又想养孩子,而且是要以代孕的形式来完成,这种跳跃式的生活逻辑简直让他们既惊又喜。

惊的是,尽管他们接受了吴皓的身份,但他们依然觉得吴皓并没有组建一个真正“正常”的家庭,要孩子这件事压根不适合吴皓;

喜的是,老两口毕竟还属于传统一代,他们这代人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香火延续,起码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而自己也可以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如果吴皓能用这种方式满足他们的心愿,也就算是尽了一份孝心。

于是,一家人就在这种既纠结又期待的复杂心态下又一次获得了一种彼此间的理解。

父亲不无调侃地对吴皓说,孩子出生一定不能让TA和亲戚知道自己的身世;

而母亲则红着眼圈地向吴皓哭诉到,“我就是太爱你了,所以才会选择原谅你,尊重你的选择”。

就这样,吴皓和他的伴侣艾瑞克在美国以合法的方式让两个代孕妈妈为自己生了一对小孩,而影片一开始他在镜头后面向观众介绍的那名孕妇所怀身孕正是他的骨肉。

瞬忽之间,两个孩子也随之出生,吴皓与艾瑞克共同收获了一种独特的幸福。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难倒了他们。

因为尽管吴皓已经出国并接受了更加新潮的生活方式,但他骨子里毕竟还留着中国人的血液,宗族血脉的文化惯性使得他不得不在孩子一周岁后带他们归国省亲。

此时,这部纪录片终于向观众展示了吴皓用镜头捕捉到的最戏剧化的一幕——正如《红楼梦》里象征贾府最高地位的史太君一样——吴皓的爷爷在此时闪亮登场了。

原来,吴皓虽然向家人以及一些亲戚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和代孕生子的事情。但是自己的爷爷早已超过90岁高龄,他不忍让自己的这些琐事去打扰爷爷的晚年清静,更重要的是,吴皓也不知道爷爷这一代人是否能够理解他的这些选择。

事实证明,吴皓的担忧还是有道理的。老人家在看到重孙们后自然是难掩疼爱之情,可同时他却也向吴皓展开了一番“亲切”的质问:孩子妈妈怎么没有来?她是哪里人?她是美国人还是美籍华人?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爷爷一阵猛如虎的质问直把吴皓搞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这时的他不得不求助于厨房里的母亲和其他亲戚们。

当然,事情最终的结局也并没有吴皓想的那么难堪,或者也可以说是他低估了爷爷了然通透的眼光。

因为就当吴皓的姐姐把他的伴侣艾瑞克也叫来家里吃饭时,爷爷见到艾瑞克后却选择了沉默,似乎在那一刻,这位耄耋老人已然明白了一切。

影片结束于一张家庭合影,吴皓和自己的伴侣艾瑞克以及他们的孩子、父母、亲人相拥站在一起,“我们一家人”,终于在碰撞中达成了某种和解。

当DOCO君看完这部影片,总体来说,作为一名普通观众我们是可以感受到导演吴皓的坦诚态度的。

尤其是以私影像的角度来看,吴皓能用影像与自己的生活进行对话,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自己同性恋的身份以及原生家庭对其出柜、代孕的复杂心态呈现出来,同时又在一定程度上展示了四川文化的包容性和乐观主义,确实非常不易。

吴皓在片中反思自己失去了曾经的勇敢

但是从纪录片的角度来看,本片所呈现的结果可能又有一些天然的缺陷。

尤其是导演吴皓选择的代孕这件事情,他并没有在影片里将其交代的那么清晰和合理,一些可能会涉及到的法律、伦理问题几乎是被他全面性的回避了——正如他在自己家人面前同样刻意回避这件事情一样,只能说自我解构的还不够彻底。

因为若是从纪录片回归到现实世界,同志代孕生子这件事儿并没有在全社会达成一个共识。即便是在这方面探讨比较前沿的美国,也仅仅是几个州允许这么做,其背后所反映出的价值观困境可见一斑。

导演吴皓自始至终都无法回答母亲的类似质问

由于观众无法根据这部纪录片看到关于同志代孕这件事在国内国外的真实情况及其背后的伦理逻辑,相反,在看完后,某些观众只能是在不了解的前提下给予导演一种道德上的个人评判,这无疑是这部片子的一大败笔。

一些人因为代孕这件事为这部纪录片打了差评

不过,不管怎么说,DOCO君还是非常支持吴皓导演所选择的这种生活方式的。

因为在DOCO君看来,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而不是被生活选择的自由,中国人以及整个中华民族在近千百年来都过得太压抑了,传统观念和宗族惯性让我们天然地具备了某种超然的道德感,这致使很多人活得并不幸福。

而现在,像吴皓这样的人能用他自己的努力合法地拥有一种幸福的生活,这无疑是一种进步,是应该得到大多数人理解和包容的行为。

因此,DOCO君还是由衷地祝福他,希望他可以像自己所拍的这部纪录片里一样一直幸福下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