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李亚鹏为初恋考中戏,与王学兵、陈建斌不但是老乡,还是同班

当年李亚鹏和王菲离婚,办手续的地点是乌鲁木齐,这里是李亚鹏的故乡。王学兵也是乌鲁木齐人,陈建斌也是乌鲁木齐人。他们仨不仅是老乡,还是中戏同学,这不是巧合,而是1990年中戏招了个新疆班。这批学生的的父辈全是支边的。

前排左一王学兵,中间李亚鹏,右三陈建斌

当时文化部给中戏下派任务:定向培养,给边疆培养人才。所谓“定向培养”,是指这些学生毕业后必须全部回到新疆,跟新疆话剧团签十年合同。

陈建斌当时是高考落榜,正在迷茫的时候看到了这个中戏特别班的招生广告,所以去试了一下,没想到考得还挺顺利。

李亚鹏上这个班就比较有意思了,他小学业毕业后,父母把他送到内地读书,但上到高三时由于国家规定高考必须回原籍考试,所以他又回到了新疆,就读于乌鲁木齐八一中学。

李亚鹏父亲是机电工程师,很小就教他修电视机、做航模。李亚鹏高中学的是理科,成绩很不错,本来要报哈工大。而李亚鹏的初恋是隔壁文科班的刘岩。

李亚鹏学生照

李亚鹏初恋女友刘岩

当时喜欢文艺的女友也是看了中戏招生广告报的名,她让李亚鹏陪同到北京考试。艺考面试时,女友很紧张,希望李亚鹏能够陪同她进考场,但考场不是想进就进的,于是李亚鹏也报了个名,以考生的身份进去参加考试,实际是陪考。

结果李亚鹏演小品不会、讲故事不会、唱歌还忘词。面试的时候考官问他,啥也没准备就敢来考试?李亚鹏耿直回答是陪女朋友来的。考官心想早恋的男生成绩肯定不行吧,“能考300分?” 李亚鹏丢下一句:“我?500多分”。结果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李亚鹏阴差阳错通过了面试。

当然那一届中戏本来就是要招一个特别班的,李亚鹏外形不错,人放得开,成绩又好,也符合招生条件,所以专业考试就放得很松了。

李亚鹏跟女朋友刘岩都考上了中戏。刘岩长得很漂亮,在中戏人称“大媚眼”。不过读了一年以后,由于不适应中戏的生活,而且一心想出国,就退学回去复读,然后又考上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上学的时候,正好电影《与往事干杯》剧组去外经贸大学招演员,就选中了刘岩,和濮存昕演对手戏。《与往事干杯》上映后刘岩突然火了,不少人要找她拍戏,去学校找她的时候,发现她已经退学了,她跟刚认识的美籍男友出国去了。

《与往事干杯》海报

《与往事干杯》剧照

李亚鹏、王学兵、陈建斌在中戏都住308宿舍,他们顺利读到了毕业。毕业大戏上,全班一起演了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汇报演出很轰动,新疆话剧团领导、文化办公厅主任都来看了,姜文看完演出一声叹息:“我说句话你们别不爱听,他们回到新疆,生孩子,结婚,一辈子就毁了。”

王学兵陈建斌大学合照

中戏90班308宿舍合照

回新疆时,班主任何炳珠担任“押运”,和十几位同学一起坐火车回去,这也是文化部的要求,整个班“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一个都不能少。

话剧团本来工作就不多,一下子回来10几个毕业生,更没事干了,一群20几岁的大孩子在剧团里晃来晃去,不知道干什么。

话剧团团长也是中戏毕业的,看着这些孩子一个一个过来说:“想回北京。”知道最终也留不住,毕竟是十年合同,晃悠晃悠青春就没了,于心不忍,就想了折衷的办法:“漂就漂去吧,但人走了,关系还要留在新疆,也不给你们算停薪留职,你们一人一个月工资100多,这钱发给其他员工改善生活吧。”

13天后,这批学生一个一个都走了,大都回北京当了北漂。李亚鹏跟王学兵是早有蓄谋,回乌鲁木齐前就把行李都寄在北京同学那里了,他们知道很快会杀回来。

只有陈建斌,把所有行李一件不落地带回乌鲁木齐,他说:“我要回北京一定要堂堂正正地回来,我不要当盲流”。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能堂堂正正地回来,他胆子小,根本不敢回北京。

陈建斌已经计划将来开个饭馆,或者找个别的工作上个班,然后结婚生子。他在乌鲁木齐待了一年,浑浑噩噩,女友也离开了他。

到了1995年,老师给陈建斌打电话,让他回来考研。神奇的是,那之前中戏的表演系研究生10年没招生了,原因是根本没人报名。一看可以名正言顺回北京,陈建斌求之不得。但是他的英语成绩很烂,考试时所有选择题都蒙着填了B或C,最后竟然也过关了,稀里糊涂就当上了研究生。当然他的专业很不错,而学校确实也需要招一个研究生。第二年考研大军激增,他的同班同学英语比他好得多,再报考同一专业都落榜了。

陈建斌年轻照

李亚鹏、陈建斌、王学兵最终都留在了北京,并且在影视圈混出了名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