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听说德云社不让退票不让笑不让上厕所,二爷辟谣

一组二爷的快问快答。

德云社里最帅的谁?二爷羞涩的一笑,脱口而出的是师父,果然是师父的真爱粉没差了。

平时都怎么约师兄弟,他说我们有三四个群,在群里说,最近谁忙吗,我不忙,我忙,没有事的请举手,就这样,大家就约个地方,一起去吃饭了。

听说德云社不让退票,不让笑,不让上厕所?听到这个问题,二爷马上很重视,你等会儿啊,你这个话就有问题,德云社 不让笑,那来德云社干嘛呀,不让笑我们说的什么相声,说四十分钟一个不乐,再说哭俩,是不是。

为什么不让上厕所,这谁说的,这德云社不让去厕所,我们也太厉害了吧。我的天哪,德云社怎么这么厉害呀。

二爷开始认认真真的解释,有时说不让去厕所,就是台上的一个包袱,一个笑点。只是这么一说,观众这么一乐就过去了。不可能真不让人去啊。

什么时候在舞台上跟杨九郎反目成仇?比如像师父郭德纲和搭档于谦打成一团那样的。二爷答去看看天津专场。

天津专场表演时,二爷问九郎,你动谁,九郎答,我想动你。二爷挥起手虚拟的拍九郎一巴掌,自己拍自己手掌上,从九郎面门呼啸而过。

这充其量是吓唬一下。

有被九郎逼疯的时候吗,二爷回答,这还真没有,他还真没有逼疯我的时候。

对杨九郎说句心里话,二爷说,谢谢你,五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喜欢和粉丝大合唱吗,喜欢啊,多好啊,能带动90后,来学习传统的艺术。

在台上被粉丝调戏时,心里怎么想的?她们几乎没怎么调戏我。这个时候确实要装傻。忘了你在舞台上双手捂脸,大喊,你们不要这样的时候啦。

觉得自己是太平歌词老艺术家吗?都这么说,确实我应该是从小先学的太平歌词,从十几岁,后来都这么称。一开始这么叫的是师父,师父这么叫我。

体重是多少,现在长回来了吗。现在应该是超过120斤了,以前是120,出了这次事故呢,瘦了十斤,现在又胖回来了,好像比以前还胖。

这就好,健康是福,富贵是银,健康是金,余生请爱惜自己,你的健康不光是你的愿望,也是我们这些粉丝最大的心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