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近十年奇幻大剧《权力的游戏》迎来终章,人类有可能被团灭

《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最终季终于开播了,从2011年首播开始,这部HBO的奇幻大剧以精良的制作、复杂诡谲的权谋斗争、出乎意料的剧情牢牢圈住十数亿粉丝。

在开播前“打死也不透露剧情”的HBO搞得全球媒体挖空心思猜来猜去,第八季的预告片被逐帧分析,各路神仙指点,数据汇总,到底谁能登上铁王座?

“龙母” Daenerys Targaryen 和“囧雪诺”呼声最高。可是,按照HBO的一贯神操作,人类团灭也是大有可能。

讲真的,最终谁坐上铁王座,不到最后一分钟,你也不会知道的(摊手)。

在最新公开的剧照中,参与最终角逐的几大势力齐整整一字排开,女性角色格外抢眼:龙母、瑟后以及史塔克姐妹,在海报中分庭抗礼,各自骄傲。

真是让人唏嘘~从2011年第一季播出到2019年最终季,8年过去了,满脑子粉红泡泡的贵族少女Sansa从“三傻”进化成腹黑权谋家;最招人恨的瑟后(Cersei Lannister)变成了君临的铁腕女皇;美丽柔弱的流亡公主Daenerys浴火重生(不止一次),驭龙翱翔,成为铁王座强有力的竞争者;

滑动查看更多角色海报

在播出7季之后,《权游》单集制作成本突破了1500万美元(大概是1亿人民币那么多吧)。《权游》里精彩角色众多,数不胜数。然而天下大势逐渐集中到两位女性角色手中,原著作家George R.R.Martin也曾说过自己骨子里是个女权主义者,这部神剧就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以神话故事和中世纪为时代背景的奇幻大戏自然少不了王子与公主。小女孩的梦,GOT的公主们也都有过。Sansa幻想嫁给王子,Cersei从小就想成为王后,Daenerys Targaryen是真龙后裔,她的梦想没明着说,但肯定渴望过爱情以及复国。

后来呢?后来,故事才没有完美的结局。公主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然后才变成了真正的女王。

在诸多女性角色中,“龙母”是最受关注的一个。这个角色的设定有强烈的神话色彩,同时她又拥有种种人性的弱点,这让她既备受欢迎,又遭受批判。戏外的Emilia Clarke的人生也同样令人深思。

龙母:爱过,死过,活着。

2011年,《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播出,流亡公主Daenerys在宫廷政变中与哥哥Viserys一起被偷运出君临,等待复国的机会。初露面的Daenerys正是童话里公主该有的样子,一头银色的长发,身着贵重的丝绸长裙:真正的真龙血脉,非常美丽,也非常脆弱。

恰如宫斗剧的俗套,美丽的女人总是被用做交换权力的工具。很快,Daenerys就被亲哥哥卖给了马王Khal Drogo,以换取马王的军队。Daenerys不到1米6,马王Drogo(啊,也是海王)身高1米93,剧中的公主内心该多崩溃啊~她好不容易学了马族的语言,逐渐适合了新生活,与丈夫也真心实意地相爱了。好日子没几天,Drogo就因为伤口感染而一命呜呼。至此,家破族灭、兄卒夫亡、流产失子,崩溃100回也是正常反应。伤心欲绝的Daenerys决意踏入火堆殉葬,晨曦破晓,大火焚尽之时,一切化为灰烬,但是她没死,带着3条小龙浴火重生了。

在第一季里,Daenerys完成了从小公主到“龙母”的转变,她的高贵血统与美貌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她的哥哥和男人也无从依靠。一个跌落谷底的落魄公主在火中死去,重生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她未来的征程不光有星辰与大海,还有无尽的权谋、颠覆与战争。

领着Drogo留下的部落,Daenerys从第二季到第四季开始,不断地攻城掠地、扩大武力,和最初柔弱小公主的形象不同,Daenerys变得越来越像是一个激进的革命者,什么意思呢?她干了一件颠覆社会制度的事儿,以武力手段废除了Slaver’s bay的奴隶制度,处死了大量奴隶主。从第二季到第六季,随着龙母势力的扩大,她也遭受了越来越多的争议,激发了多次刺杀,直到小恶魔Tyrion Lannister加入她的智囊团,龙母才真正变成一个政治家,一个Game Player。

随着剧情推进,很多人变得非常不喜欢这个角色,指责她以正义之名行不正义之事,叫她“圣母”。指责她以性技操纵马王以掌握权力,在Slaver’sBay与奴隶主的周旋中出尔反尔,在面对爱慕她的Ser Jorah Mormont以及Daario Naharis时,她显得更加冷酷无情。男权主义者唾弃她,而女权主义者则指责她不是真正的女权,只是模仿男性、被编剧男性化的伪女权式的角色。

将《权游》这样一部气势磅礴的剧集与普通宫斗剧比较当然没什么意思,但让我们试着想一下相同处境中的女性角色,国产宫斗剧(或者政治剧)中的女性即便爬到权力巅峰,也永远是要依附一个男性的角色,斗争集中在宫廷帷帐之后,痛苦与幸福都寄托在男性、孩子的身上,Sad。

“龙母”的角色设定最有趣的部分是,她有非常超现实的神性的一面,也有现实的人性的一面,她在正义、权力、人性之间被拉扯,她的决策决定了社会制度的格局。在最初的激进革命之后,小恶魔的辅佐给予她更多政治上纵横捭阖的智慧。第五季中,她决定与奴隶主Hizdahr zo Loraq联姻,以换取Meereen的稳定与和平(一个老练的政治手段)。而在爱情关系中,变成龙母之后的Daenerys再也不是那个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小姑娘,她冷静而智慧,基本掌握着主动权。

“龙母”不是一个单一的角色,她的迷人之处正在于她是如此复杂,进化得如此迅速而难以预测。她是一个现代性的人物,我们能看穿“甄嬛”和“如懿”们的结局,而无法猜到“龙母”的最终走向,不是吗?

男人们不喜爱“龙母”,可以理解。女人们不喜欢“龙母”,也可以理解。因为这是我们卑微的人性所决定的,我们恐惧强大,害怕自由;我们也恐惧智慧,害怕打破规则。

反对传统童话与血统论的观众,强烈地希望“龙母”在最后一季大战中死去,以避免这部伟大的剧集走向庸俗。但反过来,如果龙母真的死去,就真的不庸俗了吗?

浴火重生的Daenerys,她的世界,只有她自己说了算啊。

Emilia Clarke

我脑子里有两颗“定时炸弹”

最近,扮演“龙母”的英国女演员Emilia Clarke在《纽约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人们第一次知道,在她拍摄《权游》第一季的时候,被诊断出脑动脉瘤。

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Emilia总是一副开开心心的乐天模样,笑起来没心没肺,不顾女明星的形象。

很难想像带着定时炸弹生活是什么模样。脑动脉瘤是极度危险的疾病,发病的人很大几率会死亡,而Emilia发作了两次。

第一次发病是在《权游》第一季拍摄结束后,她才24岁。手术结束后两周,她连自己的全名都说不出来,这给她沉重的打击。幸好,手术后遗症慢慢缓解了。第三季拍摄结束后,她又再次被推进手术室,这一次,医生打开了她的头盖骨。手术给她留下了一个从头顶一直到耳朵的伤疤。

两次手术,她都在短暂的恢复期过后,就重返剧组工作。也从来没向外界透露过自己的经历。在《权游》最终季的前夕,Emilia才向世界讲述了这个故事,她还成立了一个叫Same You的慈善机构,帮助经历过脑损伤的人进行康复。

Emilia Clarke为The New Yorker拍摄的肖像,摄影师Carlota Guerrero

Emilia Clarke和“龙母”一样,不管是在虚拟的奇幻大陆上,还是在真实的现实生活里,她们都充满了非凡的勇气和浴火重生的力量。

我们终于迎来《权力的游戏》最后的结局,如果Daenerys Targaryen登上了铁王座,那会是一个光辉的胜利;如果她死于与异鬼的大战,又何尝不是一种荣耀的结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