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神偷奶爸》系列:为何让大反派成为主角?

无论《神偷奶爸3》在北美上映后的口碑多么差,都阻挡不了影片于半个月后在中国上映的狂潮。

回到2010年,一家叫做“照明娱乐”的动画小公司,带着一部既不靠大动画制片厂的资源,也不靠“大IP”知名度的《神偷奶爸》,竟然用7000万美金的制作成本,取得了5.43亿美金的票房,可谓是当年投资回报率最高的动画电影。

深挖这部“黑马”片后,发现其背后团队的背景。制片人、亦即“照明娱乐”的总裁克里斯托弗·麦雷丹德瑞(Christopher Meledandri),是福克斯电影动画部门的创始人,曾一手操盘《冰川时代》系列的开发制作,将它系列变成福克斯最赚钱的动画电影之一。

编剧肯·道里欧(左)和辛科·保罗(右)合影

但是,当环球向克里斯托弗抛来“将投资其独立电影工作室和发行工作室,并开发电影项目”的橄榄枝时,“这个诱惑我根本拒绝不了”——他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电影工作室,也就是日后名声大噪的“照明娱乐”——而《神偷奶爸》就变成这个工作室开发的第一个项目。

这时,西班牙导演塞吉奥·帕布罗斯(Sergio Pablos)向克里斯托弗提出了一个想法,“一个坏事做尽的大坏蛋忽然因为三个天真的女孩而不得不熟悉如何去做一个父亲”,克里斯托弗马上就想到曾经在福克斯合作过的两位编剧:肯·道里欧(Ken Daurio)和辛科·保罗(Cinco Paul)。这对编剧拍档丰富的幽默笑点和过硬的叙事能力,故事交在他们手上,一定会产生令人兴奋的化学反应。

如果主角是大反派,意味着其他人物都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说起肯和辛科如何认识,让人不能不相信“缘分”是存在的——两个人是在共同的宗教信仰活动上认识的。当时的辛科正好为圣徒拓荒者到达犹他的庆祝纪念活动创作了一部音乐剧,主演就是肯。一个是刚从南加州大学(USC)电影学院编剧系毕业的研究生辛科,一位已经是成熟的MV导演肯,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作为写作拍档创作的第一步。

格鲁和小黄人手绘图

在后来的采访中可以看出,两人早期经历成为各自的基石,“我们有时候不用讨论都会知道哪场戏是‘肯的戏’还是‘辛科的戏’。辛科很会把握情感和情绪,而我更擅长肢体语言的部分,比如追逐动作戏一般都是我来写。”肯这样描述他和辛科各自的特点。

当他们遇到克里斯托弗,奇妙的化学反应就产生了——合作的第一部动画电影《霍顿奇遇记》就在全球卖到近三亿美金的票房,所以当克里斯托弗组建了“照明娱乐”,第一个项目就想到了老伙伴。

“当他(克里斯托弗)找到我们的时候,告诉我们他想拍一个大反派的故事,而这个大反派的心被三个突然闯入的小女孩偷走了,通常一部电影的反派都是最有意思的角色。”对于两人为什么要接下这个项目辛科称,而肯在一边补充,“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正好各自有三个孩子,所以我们知道(作为男人)那种一边征服世界一边和三个随地乱跑的小孩斗智斗勇的感觉。”这个项目一写就是四年。

编剧肯·道里欧和辛科·保罗和众主创合影

虽然电影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功,但上映之前,并不被看好。

在2010年的一则上映前采访中,记者问两位编剧,对于以“坏蛋”为中心的电影,他们会不会担心观众不买账。“谁不喜欢坏蛋啊!只要他们不是对你使坏!我们对重心放在一个坏蛋身上的故事有极大的兴趣和兴奋点,那意味着里面的每个人物都一定会非常有意思!”而记者紧接着又问,难道不会担心暑期动画片的激烈竞争么?“我们希望在 ‘续集’和‘翻拍’的阵营里脱颖而出,而我们也知道观众一定会喜欢它!”的确,观众不会拒绝一个好的原创故事。

两位编剧各自的戏份标准就是:把对方逗笑!

《神偷奶爸》不但让两位编剧一夜成名,也让“照明娱乐”这家新公司一炮打响,电影中可爱又笑料百出的人物,是取胜的关键。肯和辛科有他们自己的创作方式,两个人将整个故事列出来,分出每个人负责的戏份,再给彼此定一个“过关标准”——把对方逗笑。

这部电影的所谓“高概念”可以说十分新颖,但一开始,格鲁要在故事中对阵的“对手”并不是后来的那位“纨绔子弟”维克托,而是一个“超级英雄”。“我很庆幸我们没那么写”,辛科后来谈到。而且,要把一个坏蛋当成主角,还是一个天然具有合家欢性质的“动画电影”,人物设置的成功与否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神偷奶爸3》

“格鲁这个角色中有一点希区柯克的感觉、有一点007的感觉,还有那么一点‘金手指’(007系列著名反派)的味道,”辛科形容主角“格鲁”。两位编剧给这个“天下第一最正宗大反派”的人设做了一个标签——“美味的反派”,也可以理解为“有趣的反派”。但“美味”和“有趣”的区别就在于,这个反派会做出很多我们平时想做,却做不了的行为,“就像我们排队的时候总是想把前面的人都冻上”,两位编剧举了个例子。

再比如把气球做成花,再在讨厌的熊孩子面前扎爆;教训那些不打转向灯就超车的司机,绝对也是“格鲁”这个角色的行为。正是这样一个能引起观众共鸣,把我们平时内心想做的一些“小坏”明目张胆地做出来的反派,才让人觉得如此可爱。

电影中的其他人物也都是经过两个编剧反复推敲的,比如在格鲁家地下秘密工厂工作的“奈安内博士”,就借鉴了007系列里创造出无数厉害武器的Q博士。三个小女孩的人设也各有不同,保护欲最强的姐姐玛格、探险精神强烈的老二伊迪斯和超级温暖小甜心艾格尼丝。

奈安内博士

而格鲁的对手——另一个真正的反派维克托,是一个“想要成为反派”而并不能的“被宠坏的孩子”。所有人设中,最“无心插柳”也是最成功的,就是“小黄人”。这个卡通形象不但后来成为“照明娱乐”的厂标,还拥有了自己的系列电影,华丽丽地成为“最抢镜配角”。

“(小黄人)诞生在我们列出故事情节大纲的时候,我们发现格鲁需要帮手、喽啰,在最早期的剧本里我们只是写‘格鲁让小黄人做这个做那个’,所以当导演皮埃尔·柯芬和克里斯·雷纳德设计出了小黄人最初的形象并建议他们有个自说自话的语言系统之后,我们的创作就按此方向进行。”辛科在采访中说,肯接着说,“小黄人对我们就像一个上天的礼物。”

计算显示,续集中小黄人必须有47%的戏份。

创作《神偷奶爸》的时候,辛科和肯都没有想过会有“续集”这回事,在他们的眼中,故事已经讲完了。然而当一部“预料之外”的电影赚了个“钵满盆盈”的时候,“续集”在所难免。两位编剧重新回归,在格鲁的生活中有了三个可爱的女儿,尝到了“家人之爱”后,这次他需要拥有另一种“爱”——第二部的主题应运而生。

格鲁与露西一同出动任务捉补坏蛋

“当我们开始思考,怎么才能在这部续集里让格鲁经历他上一部没有经历的情感,不如让格鲁恋爱吧!”辛科谈起构架第二部的故事。有趣的是,这次的大反派灵感,来自于辛科和肯“某种意义上”来讲的“共同经历”:

“我是在墨西哥的‘五月五日节’出生的,所以我总是想要把我的名字放在电影里面。我成长在凤凰城所以接触到了很多拉丁文化。”而肯的养父恰巧叫埃尔马乔,是一个在肯看来“硕大吓人的来自阿根廷的拉丁裔家伙”,《神偷奶爸》第二部的反派——辛科·埃尔马乔,一个假死多年的墨西哥超级大罪犯,就这样诞生了。

说起来有些可笑的是,“辛科·埃尔马乔”这个名字也成为《神偷奶爸2》的起点。初稿剧本中,这个叫做“辛科·埃尔马乔”的大反派之所以“假死”也是为了和自己相爱的女人厮守而隐退,然而那个女人因为他成了普通人离开了他。后来他们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反派会变得太柔软”,辛科这样说。

格鲁一家

在这一部中,原本和三个女儿过上了幸福生活的格鲁一直尝试着 “改邪归正”,甚至让奈安内博士和小黄人们研发一种“多种水果混合的果冻”,然而显然这种“粉嫩甜美”的风格不适合格鲁和他的“团队”,奈安内博士研发的果冻超级难吃,他最终也厌倦了这种生活,离开了格鲁。

同时,在格鲁被一个秘密机构的美女吸引,加入一项寻找遗失的超级基因武器的案子当中,小黄人们却一个一个不明原因地失踪,这一切都指向了多年前消失的大罪犯“辛科·埃尔马乔”。

超级配角“小黄人”在这部中得到前所未有的“重用”——“我们认为47%的戏份是一个比较合理的量,”辛科谈道,“这是数学算出来的,我们想要保持故事上的平衡(保证不会喧宾夺主),但小黄人实在太火了。我们希望能够让小黄人参与到故事的主线情节中,他们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失踪……”于是在《神偷奶爸2》中,观众看到小黄人们被抓走注入超级基因而成为 “危险”武器,而格鲁和孩子们则开始了拯救行动。

超级配角小黄人

通常第二部的表现就算不下滑,也不会超越太多,而《神偷奶爸2》以近十亿美金的票房,登上了影史上最卖座的动画电影第六名的位置,几乎在上一部的基础上翻倍。

现在,没有人会怀疑《神偷奶爸3》的票房前景,当然,小黄人也永远会在那里。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但为什么观众愿意一遍遍来吃?也许是编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扎扎实实做好每一部的剧本,平均三到四年完成一部;也许是故事的人设做得太好而让人念念不忘。也许辛科和肯会一直写到《神偷奶爸》第十部,只要观众仍然喜欢格鲁和他的小黄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