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如何看戏?

 我所谓看戏,系指京剧而言。我以为:第一,不要以为今人不如古人。陈德霖(兰芳的老师)唱几句,固然比兰芳好,然而就全戏之艺术言,兰芳实在青出于蓝,在其师之上。现在老生中几个名角,如马连良,谭富英,诚然不能比昔日之谭鑫培,而以旦角言,则梅博士现在的地位,实胜于前,等于从前老谭在须生的地位,可以称戏界大王而无不可。

梅兰芳之《御碑亭》 

 第二,看戏应看到内部,不可专看外面一点皮毛。在上海看梅博士戏的人,十人中到有八九人言兰芳老了,不如从前。我的看法相反,我以为现在正是兰芳最好之时,盖炉火纯青,已到化境。譬如《御碑亭》一戏,孟月华有几个跑场,水袖上几个动作,实在美极,兰芳以前演戏,尚不能将内心表演,达于外部,刻画剧中人到极点也。 

 上海大多数人看戏,尤有一毛病,看梅博士的戏,必定要看《醉酒》、《凤还巢》、《霸王别姬》等戏,其实如《御碑亭》一类戏,又何尝不佳!真正名角,无论唱何戏,皆有其精彩不可及处。

 以上不过就戏之艺术而言,并非为梅博士写传(梅博士也不需区区为之捧场)。在四十年前,我在故都读书时,到兰芳家中去过多次,而现在马斯南路的梅宅,我并不知道其门牌号数。 

 去年杜寿孟小冬的《搜孤救孤》,其「娘子不必太烈性」几段唱词固佳,然其一抬腿,一举手,皆有尺寸,此等地方方足以见其苦功,真实本领。从前老谭唱《状元谱》(《打侄上坟》),其全戏之精采,固不必言,最后进台,其几步路真是空前绝后,美到极点,从其背面动态可以表现剧中之人物喜怒哀乐,如见其肺肝然。艺术能到如此地位,真是令人叹观止矣。

孟小冬之《搜孤救孤》 

 名角有一种工夫,易为人知者,如侗五演《三拉》(《贩马记》),其帽翅左边的动,右边的不动,右边的连连动,左边的又文风不动。程继仙扮周瑜,头上的长翎子,左边的打一圈,右边的不动,右边的打一圈,左边的不动,忽然一来,左右两边的,于同时各打一圈,此等绝活,完全系头上的一股劲,必须若干年的苦功,始能得之。 

 总之,唱戏难,看戏也不容易,梅博士这次在天蟾露演,买票不易,天天满座,然而真能赏识其艺术者,恐怕只占最少数吧?

(陈诒先 《申报》1948年5月27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