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又来神仙打架!歌声和背后的故事,都值得单曲循环!

《歌手》终极补位歌手龚琳娜亮相,一曲《小河淌水》让不懂她“忐忑”神曲的观众瞬间“真相”路转粉,高呼好好听啊!

这一期里无论是战斗民族女战士波琳娜带伤热舞高歌,还是声入人心男团跨界尝试英伦摇滚风,抑或是刘欢唱起三十年前的金曲,每个瞬间都是试音CD级别的纯享高阶品质啊!

来,我们从头说起。

音乐是最深情的利刃

事实上,《歌手》残酷赛制所激发出的“竞技性”痕迹转化为良性动力,歌手们“纯炫技”的倾向几乎已无痕迹,取而代之的是种种个性化的、动情动心的“佛系”表达。

他们不是来唱一首一首割裂的曲目,而是带来一段一段完整的人生体验。

每个人都似乎是自带“小电影”出场,一首歌里能浓缩一部电影的情意结,甚至能承载绵延一生的情感。

吴青峰回忆当年“完全不知道我们是谁”就接纳了我们的“女巫”店,唏嘘感恩那种那种“音乐至上、不论其他”的态度,阿云嘎讲述自己草原上的童年往事,父亲母亲简单质朴的爱情:一碗奶茶、一碗手把肉、一句简单的“回来了”,就是这样。

波琳娜的告别曲目则是自己作词作曲的《禁忌之爱》,讲述自己没能成真的初恋。

“曾经喜欢一个男生,但是他不喜欢我”。

杨坤则是做了一场与自己的和解。

上一集唱《长子》之前,杨坤说了很多与父亲的动人往事,当年他执意要唱歌却遭到父亲反对,他父亲和太多严厉的不会表达情感的中式家长一样,只会默默的“偷偷的”支持他,他看上一个四百多块的录音机,父亲在一个月工资几十块的情况下咬牙给他买了一个三百多块的,还被他不懂事嫌弃“不够好”、老父亲躲屋子里偷偷哭。

你看,典型的中国式父子“僵局”,严厉到在儿子眼中近乎“专制”的父亲,叛逆到在父亲眼中近乎“混账”的儿子,这对父子用了很多年,才达成内心真正的体谅与和解。

杨坤的《长子》也因为这种质朴而深邃的情感而格外动人,这种“不媚俗观众、以真诚取胜”的硬道理,也让他在新一集里更有勇气,选能表达自己态度的歌。

他说“这十集里所有想说的话,都在这首歌里了”。

于是,搭配着他那销魂的舞姿,他high了一首《被驯服的象》。

管他数据好不好、管他名词好不好,我“想”唱才最重要。

你听,他们的歌能记录一切汹涌又澎湃的情绪,是最深情的武器,同时又是最宽广的桥梁。

音乐是最明亮的桥

如果说《歌手》舞台上齐豫像一贴时光的良药,那么刘欢则更像一部跨越时间和国界的“音乐词典”,前者总用自己的方式赋予一首歌治愈又深邃的力量,后者横着能在一首歌里唱完英伦和法兰西、竖着可以唱完几十年流行音乐史。

虽然心态都很佛系,但输出力量都格外庞大,连接痴男怨女,连接时空记忆。

最新一集《歌手》里齐豫唱了《隐形的翅膀》,不同于原唱小女孩青春励志的感觉,齐豫这版更沧桑也更温暖,更治愈又更恬淡。

原唱的特色是嘹亮高音,以完全“放”的方式竭力高亢,而齐豫版本尾音加了很多低回婉转的气声,以一半收的方式游刃有余。

如果说原版是一张绷到最紧的弓弦、完全强调励志,那么齐豫的版本里则有更多复杂、唏嘘的情绪佐料,既是熟悉的,又是新鲜的。

她唱的时候,台下观众不自觉跟着哼唱,观察室里五洲通一脸又吃惊又唏嘘。

“阿龙川菜馆”的小朋友们更是启动了各种迷弟式欢呼表情。

而在《隐形的翅膀》之后,齐豫又加了一段You raise me up,恢弘嘹亮叫人振奋。

而且听起来完全是完整的一首歌既视感!

这一次隔壁刘欢是“吃老本”节奏。讲道理,节目里他玩过的种种类型音乐,可以集结成半部《通俗音乐百科全书》了!

访谈里节目组回忆了一下他《弯弯的月亮》《好汉歌》,两部万人空巷的电视剧《雪城》和《便衣警察》,一三五播一部、片尾曲放他《心中的太阳》,二四六播另外一部,片尾曲还是他!《少年壮志不言愁》!

发现了没?他的歌连在一起,还是半部“中国最红电视剧发展史”。

如果说齐豫是用自己的歌喉拓宽、翻新每一首歌的价值,那么刘欢则是通过对音乐类型的切换、来完成同一种探索本质。

都是早已经功成名就的人,但也都同样,不曾停下好奇与探索的步伐,不曾忘记对音乐的初心以及敬重。

这首《弯弯的月亮》,山河评价时激动得眉毛都快打结了:将近三十年了,那种转音、洋气度,太佩服。

如果说这集的刘欢,是用一首歌串联了几代国人三十年的音乐回忆,让几代观众停泊在共同记忆点上,那么问题到了龚琳娜那里,似乎就更加复杂了。

她从不惧怕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能让她举棋不定的是表达方式。

她曾是一个极度走红但又被极度曲解的音乐人

她知名度最高的《忐忑》和《法海你不懂爱》,在炙手可热、众人皆知的同时,却未必得到了真正的理解。

很多吃瓜群众不能分辨“忐忑”和“摩擦摩擦滑板鞋”之间性质有何区别,不能理解她先锋又传统、古典又现代的大胆追求与锐意创新。

然而龚琳娜似乎也并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她只在乎如何唱好一首歌。

音乐学院里人人唱《小河淌水》,上课唱、考试也唱,她却不敢唱。她角色用美声来唱不太对,但她也不知道“对的唱法”应该是什么样。

多年以后她和老公生活在德国乡间,某天老公不在,她独自在山间散步时看着群山与月色,思念着远游人,终于懂了应该怎么唱。

歌声一出,曲惊四座。

川菜团小可爱听出她唱到了high D,波琳娜现场试验“魔音灌耳”我不行。

但比起高音,舒心酱更感兴趣的,是她浑然一体的情感表达:如同月光下的流水潺湲,如同水面上的波光微微,说不尽的缠绵之意,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高级的作品,往往是用最单纯最素净的心,驾驭最精深最炉火纯青的技能。

情之所至,歌之舞之,足之蹈之。

卸掉了所有功名利禄的枷锁,唱一曲心悦的歌。

就那么简单,就那么动人。

舒心结语

一档综艺能让歌手们有这样的“表达真我至上”的安全感,有被致敬驱动的信念感,何其难得。

你看,音乐从来都不仅仅关乎声音,更关乎每个人与自己和解的心灵史,关乎潮流几十年变迁史,关乎星辰与梦想,微光无言、群山合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