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作者:周驰

截至12月29日17时05分02秒,2018年度全国电影总票房(含预售)已突破600亿元大关。其中《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和《我不是药神》贡献位居前三,分别贡献了6.1%、5.7%和5.2%的票房。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其中《红海行动》和《唐人街探案2》分别取得了36.51亿、33.98亿票房,它们均来自春节档。回看今年的春节档:《捉妖记2》预售票房突破2亿,创下了中国影史首日预售票房新纪录,上映首日更是以5.4亿拿下内地影视单片单日票房冠军。2月16日(大年初一)取得12.64亿票房登顶全球单日单市场票房冠军;春节档6天累计57亿票房,成就了史上最热春节档。

但开年的热闹难掩今年全年影视行业的寒冷。从整个电影资本市场来看,影视股下跌非常严重,从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统计的20家上市影视公司来看,去年一年无一家公司市值增长,市值总蒸发超1600亿,跌幅在50%以上的公司就高达8家。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其中依靠成龙IP资源转型影视行业的文投控股跌幅最高,以79.97%的跌幅蒸发333亿市值;今年年初总股本质押率为81.22%,质押率居资本市场首位的印纪传媒市值蒸发78.51%位居第二。

2018年的影视行业在“天价片酬”、“阴阳合同”、“税收风暴”、“业绩巨亏”、“重组失败”、“资本撤离”等负面关键词中度过。随着前几年野蛮生长的泡沫被挤出,整体票房增长的开始放缓,在市场冷静后,影视行业的整体热钱减少,资本必然会流入头部内容资源,让电影人用心做内容,资本降温,或许是电影市场正本清源的开始。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国产片崛起,进口片降温

批片数量增长,但爆款并未出现

在影视公司市值大幅缩水,资本泡沫消失的情况下,中国电影票房增速放缓,但国产电影的票房在向好的方向发展。2017年国产片被进口片碾压得十分严重,在2017年总票房TOP15中,仅有5部是国产片,仅取得135.31亿票房;在今年票房TOP15中,国产片占据了9个席位,共取得205.72亿票房。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2018中国电影市场用户观影报告》显示, 2018年国产片票房占比从51%提升到63%,票房贡献率首次超过六成。相较于去年的进口片票房,今年进口片票房TOP10中,除了票房第九的印度电影《神秘巨星》外,其它均为好莱坞影片,而去年的印度影片《摔跤吧!爸爸》拿下了12.99亿的票房,位居进口片票房榜第三位。

在《摔跤吧!爸爸》的火爆下,今年迎来了印度影片的引进热潮。但今年以来,除了《神秘巨星》的7.47亿外,《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线》《巴霍巴利王2》《厕所英雄》《苏丹》等印度片票房表现都不很理想,正在上映的《印度暴徒》上映3天,仅取得了1134万票房。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其实,小语种影片近几年在内地市场的“走俏”,除了政策的扶持,与题材差异化程度大、投资回报率理想也有很大关系。《摔跤吧!爸爸》和《你的名字》都为批片,2016年,光线协助推广的《你的名字》成为当年贡献收入第五的作品,2017年,《摔跤吧!爸爸》成为华谊贡献收入排行第三的作品。

如此高的投资回报率诱惑之下,不少影视公司相继投身批片大军,大家都在试图押中下一个批片爆款,但“捡漏”其实并不容易。2017年,堪称批片爆发年,内地共有55部批片上映,其中近20部批片票房不足1000万,沦为了炮灰。

和去年相比,2018年批片数量增加到70部左右,但市场反响反而更加冷清,今年上映的日本影片更是达到了14部,但总票房仅6亿多。与此同时,批片的成本也在不断暴涨,高昂的成本不仅缩小了盈利空间,更是加深了国内买家回本的风险性。而且,《摔跤吧!爸爸》等影片的成功依赖于题材的差异化,但在今年《我不是药神》也主打现实题材,并取得了31亿元的票房,使得小语种进口片的差异化优势不再。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随着观众审美的提高和对影片质量判断力的成熟,明星IP和流量明星已经没有了绝对的号召力,观众也开始更倾向于为有情怀、有诚意的影片买单,其中《我不是药神》就是代表,豆瓣评分高达9.0分,位居国产影片前十,票房也位居年度第三。

那么在票房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影视公司市值为何还会蒸发如此严重?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明星资本泡沫严重

影视寒冬下,明星资本问题凸显

首先,影视公司过于依赖明星IP,在今年的天价片酬、税务风波下,明星资本已经成为“烫手山芋”,明星的暴雷,也给影视公司带来致命打击。

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李冰冰曾在2007年以18.93万购买的36万股从变成了1028万,翻了54倍,使明星看到了资本市场的威力。同时,影视剧迎来了大爆发,资本市场也看到了明星的影响力。2015年10月,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70%的股权,当时这个公司成立仅一天时间,但重要的是,该公司旗下艺人包含李晨、冯绍峰、杨颖、郑恺、杜淳等诸多当红明星。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之后,影视公司的股东名单中经常可以看到明星的影子,明星与资本的捆绑关系越来越紧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唐德影视都是与明星关系十分亲密的公司,年初收购蒋雯丽首映时代失败、继而又传出大股东爆仓的长城影视也十分看重明星IP。

依靠与明星IP绑定快速创收,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唐德了。2015年2月17日,唐德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时,明星股东范冰冰、赵薇的到场,一时让唐德十分风光。得益于与范冰冰的深度捆绑,唐德影视不仅坐拥过808亿的巅峰市值,2014年,仅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就为唐德影视带来了71.51%的营收。唐德影视董事长吴宏亮在2016年时说:“我们与范冰冰的这种紧密绑定,也是一般影视公司做不到的,说到底,影视公司核心还是要靠人。”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但是过度依赖明星资源,并非没有风险,当唐德影视想依靠明星加持的大作《巴清传》复制《武媚娘传奇》成功时,男主角高云翔陷入性侵丑闻,随后制作方临时邀请李晨救场,制作出抠图翻拍版应急,可随后《巴清传》女主兼唐德持股股东范冰冰也深陷“税务”问题,目前《巴清传》的播出遥遥无期。

唐德影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18亿元,同比减少45.34%,净利润报1008.98万元,同比减少83.67%。而2017年,唐德影视已经确认《巴清传》收入6.17亿元、结转成本2.98亿元,2018年上半年又确认了该剧收入7087万元、结转成本3558万元,到今年上半年,该剧累计实现毛利3.54亿元,同时尚有4175万元作为存货余额未结转完毕。而一旦播出方解除《巴清传》合约,唐德影视已经确认的将近7亿元收入和4000多万元存货将成为坏账。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所以过于依靠明星IP,一旦明星出事,对于公司的打击是致命的,唐德的市值目前已经蒸发65.45%。明星泡沫破碎如此之快,让唐德猝不及防,在公司业绩不断下滑下,公司股东也开始逃离。9月,唐德前十大股东赵健提交了自己的减持计划;12月4日晚间,唐德影视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股东陈蓉女士提交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计划自公告日起三个交易日后的三个月内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804,547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21%。

在资本不断绑定明星IP公司时,监管部门也在加大力度整改这种高溢价的交易,影视公司并购重组被监管、明星天价片酬被限制、明星税收改革,随着影视行业全方面的监管与整改到来,影视寒冬下,明星资本成了“烫手山芋”。当明星IP的泡沫开始破碎,市场开始趋于冷静,中国电影行业也正在向着合理的方向前行。

“我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有几千家的影视公司要倒闭,现在有两万家,数量多又没钱,又不赚钱。”这是王长田在上影节的预言。当下,影视行业的泡沫正在被打破,寒冬的到来,只是整个行业净化与进化的必须过程,熬过现在的阵痛期,行业才能走向良性发展,而最终能存活下来的,才是真正能做好内容的公司。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买买买跨界进入影视行业

对赌期结束,子公司业绩纷纷变脸

除了明星资本泡沫的消失,由于很多公司前些年买买买跨界进入影视公司,在最近两年子公司的对赌期基本结束,在没有业绩承诺的压力下,子公司的业绩出现断崖式下滑,从而影响母公司的业绩,反映到资本市场,带来的后果就是市值蒸发。可以看到,中南文化前身为中南重工、当代东方前身为大同水泥、印纪传媒以广告服务起家、长城影视前身为江苏宏宝文投控股,文投控股、北京文化、骅威文化、奥飞娱乐等公司也都是跨界进入影视行业的。

文投控股,原来是做汽车制造业务的,与影视毫不沾边。对于跨界进军影视行业的公司,最直接有效的策略便是收购,2014年8月,投控股还叫松辽汽车的时候,公司完成了对江苏耀莱影城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都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两家公司100%股权的收购,主营业务由此增加了影城运营、影视投资制作、网络游戏的开发运营,文投控股开始进入影视行业。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在这之后,文投控股并没有停下买买买的脚步,2016年底,子公司都玩以4亿元价格全资收购了侠聚网络;2017年文投控股计划收购海润影视、悦凯影视、宏宇天润3家公司,为重组收购,文投控股停牌半年多,但海润影视、悦凯影视先后被挪出最终的并购方案,重组标的仅剩下悦凯一家。

然而在这种大手笔的买买买下,风险也在快速堆积。据文投控股2018年3季报数据显示,公司 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仅为0.25亿元,同比下降了93.34%,负债合计32.4亿元,与2017年同期的28.2亿元相比,增长15%。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此外,今年4月,文投控股的掌舵人綦建虹宣布离职。而在9月4日,文投控股发布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耀莱文化所持有公司28221.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及2108.68万股限售流通股被冻结,冻结期限均长达3年。

而造成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则是买买买带来的后遗症。2014年8月文投控股以23.2亿元收购耀莱影城时,后者曾承诺在2014年-2017 年,扣非归母净利分别不低于 1.45 亿、2.20亿、3.10 亿、3.3767 亿,4年中,耀莱影城分别实现净利润1.47亿元、2.25亿元、3.95亿元和3.28亿元,完成率分别为101.68%、102.06%、127.5%,97.01%。但在对赌期结束,耀莱影城就上演了业绩变脸,2018年上半年耀莱影城亏损了4972.94万元,由盈转亏。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骅威文化的问题也是如此,骅威文化是从玩具制造业跨界进入影视行业,走的也是买买买的路子。自2013年以来,骅威文化发起了15笔、累计44.6亿元的收购或投资,但其上市8年来净利润总额不足10亿元。而这些业绩大部分是依靠并购公司的业绩承诺撑起,据2017年公司年报显示,公司扣非净利润中67.8%是来自并购公司的业绩承诺。

2018年前三季度,在少了收购子公司的业绩承诺后,骅威文化仅实现营业收入1.29亿元,同比减少79.36%;净利润3343.60万元,同比减少85.4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5562.51万元,同比减少168.46%。

在2018年骅威文化还两次折戟于资本市场,先是30亿元收购的张纪中女儿的东阳曼荼罗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败走A股;随后11月21日,溢价近48倍的收购微信公众号运营公司旭航网络一案也宣告终止。与此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郭祥彬火速将骅威文化扔给了杭州鼎龙,逃离这一烂摊子。

2018年终复盘:20家影视公司蒸发1600亿市值,8家跌幅超50%

虽然资本的大量撤离给电影市场带了来阵痛,但在痛过之后,影视公司将向着良性的方向发展。正如导演陆川在上影节说的:“资本退潮是好事,中国电影这一轮崛起,是从20多年前完全不被资本关注时就开始的。一代代电影人砥砺前行,在艺术和商业领域冲锋陷阵,才有了市场的绽放,资本随机涌入。如今资本退潮、泡沫散去,忠诚于创作的人依然会和电影在一起。逐利的人离开行业,这没什么坏处。穷,从来不是做不出好电影的理由。大潮退却,礁石会露出来,真正有坚守、有态度的创作者依然会出好作品。”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