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惠善:控制欲强,自我价值低,再大的魅力也抵消了

今年夏天,我追得最津津有味,也最劳神费力的韩剧,就是具惠善安宰贤主演的这一部“安具之乱”

看微博的同学一定知道,这两位几乎是以一天一个热搜的速度,在为隔壁国家的八卦市场做贡献。

为啥两个不够红的明星,快要因为离婚事件而出圈了呢?

因为他们的关系中,实在出现了太多东亚男女关系的典型症状,随便一幕,都能引起槽点万千。

现在故事已经进展到,我几乎快要忘记安宰贤的渣点了,因为具惠善的杀伤力也实在是太强了。

这事从开撕起,具惠善是单人上阵,放出的料都很猛。

比如男方疑似出轨,又如嫌弃她RUTOU不性感的渣男语录,还有不顾她和母亲身体状况,非要公开的对话内容。

每个点都很大,直指道德缺陷,人品有亏。

可就在这种情况下,这几天男方持续流出的信息,却依然有扭转局面的态势。

尽管他讲的事情其实都很小。

可是,小虽小,看着就令人窒息啊。

有一种,跟别人结婚要钱,跟你结婚要命的恐怖片既视感

请看两人结婚后启用的“家规”:

老实说,这种东西,我只在中国婚礼迎亲的时候见识过。

我们一般用来让新郎读出来,表个诚意,让大家乐一乐。

大家心里跟明镜似的,那是不可能执行的,往后日子该咋过还是咋过。

我仔细对照了一下,别说安宰贤混娱乐圈当明星的,里面有好几条,连我这个都市小白领都根本做不到。

“在外面喝酒只能喝到10点。”

晚上出去喝酒应酬,就是东亚社会的惯有社交方式啊。

特别在日韩,如果下班后就直接回家,完全不应酬不社交,那很多社畜的职场机会就玩完了。

“脱掉的衣服放到原来的位置,不能任性耍脾气,小心说话(特别不要背地里说别人闲话)。”

好,我承认,这些我全部做不到,而且不想做到。

我一直觉得,家就是我最后的出口。

有时候工作回来累了,甚至会故意把鞋子替一下,外套直接搭在写字的座椅靠背。

不能任性耍脾气,不能讲闲话 ?

你开国际玩笑吧。

那还回家干嘛,那我当然也会在车里坐上一个小时,释放够了再回去。

我才不要在一个,连放松都不能够的家里生活。

这是过日子啊,不是去国学学堂上课。

何况这两人结婚后不久,就一前一后得了抑郁症,只能说明这个共同生活的确不适合他们,对双方都是负担。

这些生活习惯的事儿吧,看起来都很小,也貌似都值得养成的习惯。

但对于从小没这习惯的人,就是很难很难。

像割舍自我的一部分,那么难。

之前看过一个心理学研究,说就是有些人天生一丝不苟,喜欢把东西放得整整齐齐,严丝合缝;另一派的人呢,喜欢有那么一点乱乱的,但也有条不紊,要什么都能找到。

这是跟人的天份配置相关的,前者做事执行力强,后者则创意度高。

看完后立刻明白了,我属于后者。

家里太整齐,我反而会无所适从。

其实如果两个人完全是两种人格,那在长期磨合中,懂得互相尊重和体谅,各让一步,再找个阿姨来打扫,也有机会达成一致。

但这个准则的最后,“具惠善需要注意的点,无”。

说明她把自己放在了太高的位置,绝对正确,不容挑战。

想必安宰贤每次看到这个东西,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垃圾人,根本不配。

没有人喜欢跟一个,总是让你感觉自己很差的人生活在一起。

没有人。

那句话这么说来着,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是你,而是因为我喜欢跟你在一起之后的我。

可是跟她在一起后,他长期活在否定的暗示中,只会对自己越来越不满意,还得了抑郁症,那么这个关系注定无法持续。

只是短暂地爱了一下,也不奇怪了。

看来这两个人应该没有婚前同居过,婚后也磨合不好,彼此都无法忍受,那么离婚互相解脱就被提上日程了。

具惠善比较令人反感的是,提出过把男方名下的房子转给自己,理由是在我名下,你就不能随便叫人来了。

后来又要求对方净身出户,因为“你变了心,你让一个好好的女人变成了全国家喻户晓的离婚女”。

哇,她的观念真的很传统,也悖于法律精神啊。

别说对方的出轨还是疑似事件,就算真出轨,也不存在净身出户的说法。

有律师朋友讲过,离婚财产分割,并不会因为一方变心出轨而让他净身出户,最多给另一方精神补偿。

实践中,精神补偿通常也就几万块,不影响大头分割。

我实在是觉得,这种以“我的心受伤了,面子也丢光了,那么你赚的钱都得归我”的想法,很没道理。

这是一种道德绑架。

什么叫“一个好好的女人变成了全国家喻户晓的离婚女”,离婚女就不是好女人了?

还是女明星呢,不知道全球那些最厉害的女明星里,离过婚又过得好的比例有多高吗。

这些人都不配当人了?

那本来就是因为人家不愿意,也不需要将就变质的婚姻,适时放手之后的一个结果。

反而是她这样拖着纠缠着,把彼此都搞神经了啊。

“我不会离婚的,平生在外面那么活着吧。”

难道不放过对方,还要让自己守活寡吗?

我实在是不理解这种想法,大家的人生都很宝贵,根本不值得沉溺在已经死亡的关系里。

玉石俱焚,你又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在该分开的时候不能体体面面分开,非要作,非要闹,搞个你死我活。

这些人往往情感都很很浓烈,戏剧化,富有魅力,看上去也很吸引人。

具大人是情感丰富细腻,写小说,当导演,办画展的人,我仍然认同她很有魅力。

但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深情。

只是缺乏理性,软弱自私,拒绝面对。

真正深爱过,且热爱生活的人,能够接受好聚好散,更不会把自己未来的人生赔进去。

并不是爱得越深,分手的时候越激烈的,不是那么回事。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折腾程度,跟情感深度并非正相关,就是取决于这个人能不能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有没有一颗慈悲而强大的心。

再说一次,理智,仍然是一个人最大的美德。

船都沉了,向前看吧。

想说,她明明条件那么好,又不是离婚就还不了房贷养不起自己的女人,为什么会那样呢?

大家说是缺乏安全感,所以控制欲很强。

这样的女生,生活中很常见。

抓到爱情这根救命稻草,就开始作威作福了,一不小心被感情反噬,弄不好就会变成丧尸。

可是安全感是哪来的?本质是自己帮自己蓄养出来的啊。

我虽然没有亲自结过婚,但我从初一到大学毕业,住过十几年的学生宿舍,见到太多这种近距离一起生活后祛魅的情况。

大学宿舍里有个女生,至今想起来就心有余悸。

本来我们宿舍是一个彼此和而不同,大家可以平淡和睦相处的情况。

她一来,不行了,成了主心骨,觉得我们对这个集体,这个“家”的关注和贡献都不够,应该共同进步。

她给大家排了非常详细的值日表,今天谁丢垃圾,谁整理阳台,一三五的八点到十点一起学习,要轮流主讲,周六晚上全体一起大扫除……

总之事无巨细,几乎每天都有任务,你不参加,要提前请假。

有天下了大雨,我在图书馆看书,突然接到她急电,说“你必须现在马上回来,寝室里漏水了,现在像水帘洞……”

我忙不迭冒雨赶回去,到宿舍一看,她还在挨个给大家打电话,急躁得不行。

但所谓的水帘洞,也就是阳台上有一块位置有点漏了而已,拿个盆接着就OK了。

除了我之外,剩下的六个人里,只有另一个女生赶回来。

我俩就很不解,你虽然是一个人在屋里,但这点小状况完全可以自己解决,然后等雨停了再报修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大家都赶回来呢?

后来私下问了才知道,原来剩下那几个,早就受不了她的控制欲,也知道她就是大惊小怪,所以故意不回来。

后来学习变得紧张起来,她越发要求高,开始定每天凌晨三点的闹钟,企图在这个点起来看书学习。

为了怕自己醒不过来,她还故意把闹钟放在阳台,这样慢慢被弄醒了后再起来走几步去关掉,她就能彻底醒了。

当然,我们其他人也彻底被吵醒了。

我得承认,她确实是对宿舍贡献最大的一个人,也很有想法和执行力,因为她很爱干净,平时常做额外的打扫。

她就像我们的妈一样。

一开始我们好像内心有愧似的,都不太好意思说她,慢慢地大家都快要神经衰弱了。

后来多次沟通,她都不肯让步,非要说白天学习时间不够,她就是需要在三点醒来。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的闹钟又铃声大作,睡我对面的女孩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冲到阳台,直接把闹钟从六楼丢了下去。

一顿凌晨的大吵之后,我们跟她彻底交恶,再也不想跟她住一起了。

看着具惠善,这个昔日噩梦又回到了我脑子里,简直是历历在目。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女生也是对自己要求很高的,又是干学生会,又是要在宿舍统领大家,又是想拿奖学金。

但其实她资质平平,各个方面都做得一般,尤其是学习成绩在我们宿舍算末流,整个班里也排在中下。

可能也因为这样,她越发需要折腾我们,越发想让自己变得完美,越来越痛苦。

这或许是她在三点定闹钟原因。

她根本抓不住让自我变好的重点。

有点怀疑,具惠善可能也是高配版的这个毛病。

近年来戏剧发展几乎停滞,虽然她多个领域都涉猎了,但也都没有代表作,可能觉得生活在逐渐失控,男的又比自己小。

控制欲强,来自自我价值感低,自我价值低,又更想控制。

越焦虑,越想抓紧一切,越搞砸。

于是再大的魅力,再美丽的躯壳,也被这些抵消掉了。

亲爱的女生,哪一天你不需要男人的肯定和爱意,来定义自身的价值,才有了成为独立成功者的可能啊。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具惠善:控制欲强,自我价值低,再大的魅力也抵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