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告诉你:歌美人甜的邓丽君,为何被这3个男人伤到终生未婚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象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 ,在哪里见过你……“

每当耳畔响起这熟悉的旋律,眼前就会浮现金曲皇后邓丽君甜美的音容笑貌。

今天的许多人并不曾亲眼见证过那个绚烂的属于邓丽君的70和80时代,但其实她的时代从未结束,一直到今天她关于音乐艺术,关于古典文化,关于爱的影响力还在激励着无数人。

于丹曾评价说:对于中国文化的意蕴来讲,她已经不是一个歌手,其歌艺成就已超越流行音乐的范畴与层次。

她在20世纪全球范围内都影响深远,其影响力有多大,有一句话可以很好地形容,那就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

但就是这样一个辉煌灿烂的女人,却红颜薄命,因哮揣发作抢救不及时,早在1995年就魂断他乡。

回顾邓丽君的一生,在事业上如日中天,但在感情上却屡屡受挫,一生凄苦。她经历过数段无疾而终的爱恋,这些恋情里饱含着邓丽君寻而不得的几个人生需求。

初恋——是开始也是结束,天人永别,断层的安全需求

在心理学上,安全需求指的是人们渴望过一种稳定的生活,身心健康,少变动,没有外部因素的威胁和困扰。而安全感就是安全需求得到满足后,人体产生的一种对事物确定、可控的自信感觉。

在感情的世界里,安全需求是最基本的需求之一,得以满足后,持久的亲密关系才可能产生。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表现感觉可以放心、依靠、相信的时候,那么就标志着她的安全感得到了满足。

这时,恋人之间坦诚相待,亲密无间却又相互独立,不会因为时空的阻隔心生猜疑,不会在遇到苦难时感觉孤立无援。

曾经有一段时间,失恋的郑爽频繁上热搜,她总是以一种特别放飞的姿态出现,吸烟,消瘦,衣着邋遢,精神萎靡,经常在社交网络上口不择言。

那个之前清纯、灵动的她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感情重伤后极度颓废,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

好在这种状态没有永远持续下去,有了新恋情的郑爽变了,甜蜜的笑容经常出现在她的脸上,人也胖了十斤,胶原蛋白满满。郑爽遇到了她的Mr right,在感情世界里寻回了安全感,同时也找到了自我。

曾经邓丽君也邂逅了这么一个人,他懂她,爱她,敬她,支持她,她们因歌结缘,他以一个歌迷的身份给了她最好的支持。

他叫林振发,比邓丽君大八岁,是她的初恋。林振发是马来西亚的华侨,同时也是一家造纸厂的董事长。

他为了打动丽人心,曾经连续45天包下剧场前三排座位,盛情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来为邓丽君助兴。

他们的恋情持续了六七年,林振发以他温柔、踏实的性情给足了邓丽君安全感,让她能够在十八岁到二十五岁之间全身心地投入到歌唱事业中。

邓丽君曾说过非林振发不嫁,然而在1978年,林振发突发心脏病离世。他走了,带走了曾经给与邓丽君的无限安全呵护,带给她无限的哀思、感伤。生命无常,命运如此不可控。

然而祸不单行,没过多久,邓丽君在日本机场被捕了,原因是她手持的印尼护照被质疑造假,这一事件被媒体渲染得人尽皆知,她的歌唱事业也下滑到冰点。

生活的骤变迫使她不得不暂离娱乐圈,去往美国,她的的安全感彻底断层了。

后来,邓丽君在歌里唱道: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大概是对初恋最好的缅怀。

恋上功夫大哥——既愤怒又屈辱,未被满足的尊重需求

在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中,尊重需求包括:内部尊重和外部尊重。

内部尊重就是人的自尊,是指一个人希望在各种不同情境中有实力、能胜任、充满信心、能独立自主。

外部尊重是指人都希望自己有稳定的社会地位,要求个人的能力和成就得到社会的承认,希望有地位、有威信,受到别人的尊重、信赖和高度评价。

人都有一颗自尊心,人人也都渴望得到他人尊重。当尊重需要得到满足时,能使人对自己充满信心,对社会满腔热情,体验到自己活着的用处价值。

然而,有许多人往往过分执着于自己的自尊,而忽视或者漠视了对他人的尊重。

曾经的成龙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在自传作品中披露过自己的数段风花雪月情,对他来说,有一个女人让他追悔莫及,她就是邓丽君。

成龙说,他们的相逢时机不对,他遇到她时,他是刚刚崭露头角的影坛新星,而她是名扬四方的歌坛皇后。

刚刚小有名气的成龙正处于内心的极度膨胀虚荣期,他需要人膜拜、恭维、敬仰,而邓丽君在娱乐圈高高在上,是比他更加有声望的存在。

她的善良、温柔、优雅,经常把他衬托得他粗鄙不堪。

在他们的这段相处中,成龙内心是自卑的,但他的自尊心又同时作祟。面对爱人优雅的举止和谈吐,他没有能力达到与之匹配的风度翩翩,于是干脆自暴自弃。

比如他们在餐厅吃饭时,成龙会当着众人面把脚放在桌子上。邓丽君说牛排要吃五成熟,而成龙偏要吃全熟。邓丽君喝红酒会慢慢品,而成龙故意一口气喝光。

甚至在邓丽君来探访他时,成龙为了在兄弟面前显摆自己的大哥身份,故意不搭理她,不给她好脸色看,让她傻等。

细腻如邓丽君,历经过初恋的温情脉脉、呵护备至,哪里能承受成龙如此的漫不经心,她很快就离开了成龙。

在她和成龙的故事里,成龙并没有很好地对待自己的恋人。成龙不够爱,不够尊重邓丽君,同时他没有处理好自己的自尊。

我们所有人,潜意识中,都希望获得尊重,这对很多人来说,是底线,对于邓丽君,可能也同样如此。

自传中的成龙,回顾往事时,终于明白了年少的荒唐,而他的不尊重行为留给伊人的伤却永远无法弥补。

豪门婚娶——胁迫和制约之下,如何实现自我

自我实现需求是指个人对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发挥个人能力,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的一种需求。

这种需求可以促使人的潜力得到深度挖掘,使人成为那个独特的自己,成为理想的模样。在实现需求的过程中,同时也收获到更高层级的满足和快乐。

邓丽君的自我天生就是要在歌唱中感知,要在舞台上绽放。然而,在她的感情生涯里,她一度遇到了阻止这种需求实现的强大势力,而这一次她差点就迈入了婚姻殿堂。

1981邓丽君订婚了,对象是马来西亚首富的长子郭孔丞,郭孔丞虽然来自名门望族,却没有富家子弟的恶习,他对邓丽君一往情深,两人相交甚欢。

然而郭孔丞的祖母却对这桩婚事不是很满意,祖母知明理,懂规矩,在家族中拥有很高的声望,但是她思想保守,看不惯娱乐圈的是是非非。

她提了三个要求作为歌后嫁入郭家的条件,其一是她必须将过去的历史交代清楚;其二是她不可以再抛头露面登台表演;其三是她必须切断和圈中旧友的往来。

郭家的要求换作其他人可能会忍让接受,比如嫁给霍氏豪门的港姐朱玲玲,但朱玲玲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朱玲玲嫁入霍家后,就被要求退出娱乐圈,在霍家层出不穷的规矩下小心度日,甚至连穿衣戴帽这样的小事都无法自主,朱玲玲过的是一种失去自我的生活。

朱玲玲幸福与否旁人很难决断,但是邓丽君知道,这样的自己一定不快乐。

传记书《恰似你的温柔:永远的邓丽君》中写道:她这一生爱唱歌,爱读书,最大的愿望是做个普通人。

唱歌和读书学习,邓丽君一直在践行中,从小到大,她师从多位音乐领域的杰出人才,常荫椿、翁清溪、左宏元都是她的恩师。

唱歌对她来说,和空气、阳光、水一样不可或缺。要她放弃本就很难,而这样的豪门,这样复杂的家庭伦理关系,离她做个普通人的愿望也很遥远。

即使抛却掉个人理想和愿望,在她的身上,还承载着传扬中华文化的光荣使命,她不属于任何个人和家庭,她是大家共同的瑰宝。

回首这条感情的来时路,这几段失败的过往,几个没有实现的人生需求,我们可以看到一代歌后在感情上的要求其实很纯粹,很普通

然而谁也无法左右命运的洪流,它把这些不同的人送到了邓丽君身边,让他们相知、相恋,再失望和分离。

庆幸的是生命最后年华的邓丽君终于等来了这种纯粹的爱,虽然没有步入婚姻,但是她们一起歌唱、一起读书学习,一起把普通的日子过出缓缓诗意。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心理学告诉你:歌美人甜的邓丽君,为何被这3个男人伤到终生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