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为啥惹人爱?育儿剧大热背后,依然难掩痼疾

文|胡慕之

“爸爸妈妈能做什么呀,我们做的这些是为什么?我们不是为我们自己,我们就是为了你。”

随着电视剧《小欢喜》的热播,这段在剧中出现的台词,也因为太过真实,引发了无数爹妈的共鸣。“人到不惑,上又老下有小,锋芒已削,大半辈子的愿望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这是中国很多父母的真实写照。

痼疾

在《小欢喜》中,编剧巧妙地设置了三类家庭:

一类是以方圆家为代表的“摩登家庭”,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唯一的遗憾是孩子学习成绩不好。

一类是以乔卫东家为代表的离异家庭,当妈的把自己的人生意义悉数寄托在女儿身上,信奉打击式教育。

一类是以季胜利为代表的“空降家庭”,夫妻工作繁忙,孩子在缺乏父母陪伴的环境下长大,亲子关系冷淡。

尽管现实中每个家庭的情况都各不相同,但似乎每个父母每个孩子,都能从《小欢喜》中找到对应的自己。

成绩不好,但是乐观阳光的方一凡。

成绩优异,但是活在父母离婚阴影下的乔英子。

渴望父母陪伴,用出格行为博关注的季杨杨。

没有狗血的校园爱情,但依然能感受到青春的美好;没有极端的人物性格,但依然能理解每个孩子成长过程中的挣扎与对抗;没有峰回路转的剧情,但依然愿意每天打开电视,看三个家庭的吵吵闹闹。

《小欢喜》对成千上万的中国家庭来说,是日常生活里的一次小反思,也是平淡生活里的一场小欢喜。追剧的父母和孩子,都在同时审视自己。

真实,接地气,这也许就是我们喜欢《小欢喜》的原因。

回顾以往,国产电视剧对“育儿”题材的追捧由来已久。从2013年在湖南电视台热播的《小儿难养》开始,制片人们敏锐地嗅到了市场风向的气息,一大批育儿剧接连涌现——《宝贝》、《断奶》、《小爸爸》、《辣妈正传》、《孩奴》、《小别离》、《虎妈猫爸》等电视剧纷纷登录卫视,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育儿剧大热的背后,却难掩痼疾。

套路

2013年,是个风向年。这一年,最小的80后也已经24岁,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而最大的80后早已步入而立,生儿育女。

作为第一代从独生家庭长大的孩子,更大的生养压力,更高的育儿成本,更强的代际冲突,不可避免地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再加上“啃老”、“孩奴”、“房奴”等社会热点的发酵,80后忽然成了众矢之的。

在此背景下,能有一部反映80后生活状态,指导他们树立正确育儿观的电视剧也成了当务之急。可惜的是,大多数电视剧制作人都只看到了市场的需求,却没有看清市场的风向。

几乎所有制作人都按照“婆媳剧”或者“爱情剧”的套路:怀孕生子——育儿分歧——长辈介入——代际冲突——婚姻危机——绝处逢生——矛盾缓解——皆大欢喜,如法炮制出换汤不换药的“育儿神剧”。

《小儿难养》讲的的不是小儿咋养,而是因儿而来的婚姻职场危机;《宝贝》讲的不是怎么教好宝贝,而是三代人间的代际冲突;《辣妈正传》讲的不是怎么做好一个辣妈,而是鸡零狗碎的婆媳关系。

这些育儿剧都有一个统一的毛病——剧情峰回路转、人物性格极端、戏剧冲突强烈。

《小儿难养》里的简宁就因为生了个孩子,不光得了抑郁症,婚姻还亮起了红灯;《辣妈正传》里的夏冰先是偶遇初恋高富帅,又碰上屌丝逆袭男。就好像编剧们不搞个这病那灾婚外恋啥的,剧情就不知道怎么发展了似的。

说到底,编剧和制片人才懒得管你怎么育儿,剧情起伏好看有转折保证收视率才是王道。可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最大难点本就不是创造戏剧冲突,而是克制。

与《小欢喜》同宗同源的《小别离》就做到了近乎完美的克制。

《小别离》有多克制?如果说《辣妈正传》的剧情线是起伏突变的心脏病人心电图,那《小别离》的剧情简直就是鸡零狗碎的日常,打开电视机,你还以为是谁家在做直播。

跟剧情一样,《小别离》中的育儿观也讲得“稀碎”,像极了邻居家大爷跟你拉家常,道理讲得简单,却足够深入人心。在平淡日子中感受伤心与快乐,不去故意哗众取宠,也许就是避免“套路”的唯一法宝。

歪曲

比剧情奇葩更甚的,是很多育儿电视剧在潜移默化地传递错误的育儿观。

比如《小爸爸》中由文章扮演的男主人公,对儿子夏天的教育方法是:把儿子当动物养,该锁的锁,该拴的拴;大半夜的,带儿子去喝酒,还说是“消毒杀菌”。

尽管文章在遭遇批评后,曾声称《小爸爸》并不是一部育儿剧,让大家不要被误导。但《小爸爸》的剧名本就与“育儿”沾边,很难让观众不去模仿。

做到教育观念的正确,并不是说演父母的演员要在剧中做到完美无缺,而是随着剧情的发展,要让观众看到哪些教育观念是错误的,哪些是正确的。

在《小欢喜》中,三个家庭的父母也并不完美。方圆过于“佛系”,缺乏计划;宋倩的畸形母爱,不仅让女儿感到压力,也让她丧失自我;季胜利缺少对孩子的陪伴,对儿子不够了解。

随着剧情的发展,方圆的“佛系”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儿子对学习的态度,也导致他自己失业;宋倩的畸形母爱逼走了女儿;季胜利因缺少对儿子的陪伴,造成亲子关系紧张。

我们逐渐看到了父母的“因”,为子女种下的“果”,即使没有教育专家给我们传递教育理念,我们也能通过剧情判断出对错。

对比《小欢喜》中更加游刃有余的冲突设置,《小儿难养》等剧作中被放大的生养焦虑,似乎只有生活的真实,却缺乏文化审视的高度与必要的深度挖掘。

《小欢喜》原著作者鲁引弓,为表现出家庭对话中的真实感,还原原汁原味的家庭场景,先后在上海浙江等地采访了10多所学校的300多个家庭,为小说积累素材。

《小欢喜》原著作者鲁引弓

这足以说明,每一部佳作都绝不是流程化的范式,希望中国的电视制作人们都能有些匠心,莫沉于套路,多给观众们一些平凡生活中的小惊喜。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小欢喜》为啥惹人爱?育儿剧大热背后,依然难掩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