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台再高,高不过不夜天的悬崖 I 不幸永远不是你作恶的借口

《陈情令》结束了,跟着剧情连哭6集的我,此刻脑中只有几个字:红尘中,毁誉得失如何去衡量?

从当年的白衣少年,漫步打闹在姑苏云深烟雨间;到后来的诀别,尽全力也揽不回知己的梦魇不夜天;再到后来问灵十余载,逢乱必出只为寻一人;到最后落魄重逢,凭借一支不成调的曲子寻回执念中的人;从此雅正的蓝二公子便不问前路,只问他。

魏无羡前生从世家子弟人人喜欢的桀骜少年,变成人人喊杀的魔头夷陵老祖,最终陨落在不夜天的悬崖。一生的落魄凄惨,全都是一人算计所为。

敛芳尊金光瑶要在如今,可能会被写进励志案例中。

从当时社会底层的风月女子之子,一步步凭借自身努力,站上权力顶峰的励志故事。

面对任何人都和颜悦色的敛芳尊,谁也没料到是他设计了一连串的陷害,使魏无羡的一生凄惨收场。所以,当结局他阴谋败露被围攻时,大家都觉得大快人心。

为求生,他开始叙述他的苦衷,他的心酸的经历,连局中人也有些动摇。

是啊,如果不是经历万般苦难,谁会愿意当个坏人。

有人说,他脸上在笑,心里比谁都哭得大声。

还有人说,眉间朱砂,衣上牡丹,享着富贵,却越笑越凄惨。

可是金光瑶真的值得被同情吗?


1 不幸不是害人的借口

也许如金光瑶所说,他走到如今这步覆水难收的田地,都归咎于他父亲——那个眼中只有权势与女人,贪得无厌的金光善。同是一天生日,金老宗主为嫡子金子轩宴请庆祝,却把他一脚踹下了金陵台。他恨,他不甘,他不满,为他的母亲,也为他自己。

在滚下这云梯般长的金陵台时,金光瑶在想什么,谁都不得而知。但能肯定的是,每滚下一格台阶,他的良知变被剥去了一层。直到最后,他满身伤痕挣扎着站起来时,世界观已经轰然崩塌成碎片,除了锁在心底有关母亲的那一丝纯良,其余已经彻底扭曲。

都说可恨之人都有可怜之处,年少时的艰辛,也被他当做了博取同情的最后手段。

可是作为一个心疼他,却始终无法认同他所做作为的旁观者,此刻很想对他说一句,“阿瑶啊,金陵台再高,可高得过不夜天的悬崖?”

那时的魏无羡因为为世家子弟鸣不平,引以为傲的修为也因为当时称霸一时的温氏而散了。从此再也没有那个意气奋发,御剑前行的少年郎,不得已弃剑道修鬼道,只剩被众家讥讽耻笑的份。

说起来,他才是最恨温氏的人之一。可当金氏称霸天下要屠杀温氏的无辜民众时,他还是站出来挡在他们面前。还因此被金家的趁机诬陷,从此弄得众叛亲离,再也无法光明正大出现在世人面前。

他不怨吗?他怨的。为了这群老弱病做值得吗?他不知道,但他这么做了。因为他心中始终记得当年求学时所祈的愿,“愿我一生锄奸扶弱,无愧于心。”

因为金光瑶一重又一重设计构陷,最终被各名门世家围剿,跳下不夜天的悬崖,他的冤有多大,他的恨就应该有多少。可十多年后献舍归来,他也始终没有报复任何人。

名门世家都唾弃魏无羡弃剑道,修鬼道,但他却心中始终有盏明灯,所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

还有被称为温氏余孽遭人围捕的温宁,善良胆小的他和姐姐只救人,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却最终被虐待致死。温宁被害成这样,有报复过谁?

要比惨,真的有比你更惨的,阿瑶。不幸,真的不能作为你害人的借口。


2 自己不幸,报复社会不值得同情

记得多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季,杭州一辆公交车上29名无辜乘客被烧伤的新闻。案犯因得结核病,整个人变得消沉。家中条件本就不太好,现在自己又得了病,,他开始有了厌世情绪并离家出走。这样的境遇的确令人心生感伤,值得同情。

可当公布监控视频中,一个微胖的男子露出诡异笑容点着打火机时,他的影像已经成了许多人的梦魇。

去年年中,一名男子因为自己的生活无着落,拿着菜刀走向大街,疯狂地砍向毫不相识的路人,导致2名小男孩直接死亡和一位女性受伤。他挥舞着尖刀,毫无犹豫刺向学生脖颈的样子,已是恶魔本人。

鲁迅先生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因个人不幸报复社会,真的不值得同情。


看尽了自诩正派人氏的虚伪与贪婪,最后感动我的,是这些名门后代,年轻一辈子弟的正气。

他们意气奋发,眼中有光,向往自己有朝一日能够锄强扶弱,仗剑走天涯。

一如十几年前云深不知处那群白衣少年。

虽是剧中人物,我却私心有想:无论将来遇到什么风雨,愿你们不会向苦难屈服,不会被丑恶侵染,一心永远向阳生长。


当回忆拉到金光瑶小时候,他的母亲轻抚着他的头,温柔告诫他,“阿瑶,君子正衣冠,帽子不能戴歪了。”阳光下的小阿瑶,笑得很甜。

所以阿瑶,如果再见,千万记得守住自己内心的正气,总会有人愿意无条件相信你,为你注入温暖的光。

《陈情令》的故事已收尾,高还原的剧情走向让一众书粉都称赞剧组良心制作。剧中展现各地地方特色的国风场景,也得到了《人民日报》点名称赞。

就像片尾所说,感谢原著作者赋予这些书中少年生命,也愿他们每个人都能在今后的日子里得偿所愿。是祝福仙侠世界里的他们,也是祝福现实生活中心向正气的我们。

陈情少年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我们,后会有期。

王长老:一个敏感到常过敏的作者。希望用文字传递对世界的爱意。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金陵台再高,高不过不夜天的悬崖 I 不幸永远不是你作恶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