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纪录片《入戏》,比电影本身更精彩

自《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之后,就没在关注过导演叶京,一晃十多年了过去,前些年听过他拍了部《记得少年那首歌》,因存在很大的争议性干脆没想着去看,当然,也因为对大院文化和那个特殊的年代不太感兴趣。

后来,知道了董雪莹入选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入戏》,本以为就是类似于纪录片《张艺谋和他的“影”》与电影《影》,纪录片《我把芳华献给你》与电影《芳华》的关系,说白了,就是把正片里主创和演员们该说不该说的,都放纪录片里说道说道。

跟组纪录片本来是带有一定宣传和商业目的,我一般是不看的,有那么多想法和创意,用在正片里不就好了,何必非要走一轮嘴炮。所以,最开始对《入戏》没当回事,后来才知道,董雪莹还拍了部《一部电影的蛋生记》,那才是正儿八经的跟组纪录片。

“入戏”一般指演员进入特定的状态和情境,将自己的思想与感情与角色融为一体。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影视剧中演员的入戏,意味着高质量的情感宣泄和思想表达,能够入戏的演员往往被观众认为“演技好”、“演得像”,入戏自然成了形容表演的“褒义词”。

然而,《入戏》中分不出是真是假的群情激奋,以及看完全片之后的毛骨悚然,确实超出了《记得少年那首歌》留给观众的震撼。《入戏》不仅是《记得少年那首歌》的产物这般单纯了,它更像是德国电影《浪潮》中,那种剥离和植入思想之后,带来一连串的扭曲与失控。

简单来说,《入戏》记录了《记得少年那首歌》筹拍阶段,演员们体验生活的真情实感,因纪录片的特殊属性,演员们身心的巨大转变与反差,让本片充满了激烈的情感、尖刻的矛盾与强烈的心灵震感。

来自天南海北的年轻演员,若要贴合那个时期的角色,必然要进行集中、高密度的生活与思想体验。本来,参演年代剧的演员们都需要有一段培养和融入的过程,毕竟,不同年代之间巨大的思想鸿沟,需要演员们付出相当的努力去“填”,导演组选择了封闭状态的集中培训,本来也是顺理成章的最优解。

然而,当集中培训中“为了体验当年感觉”的行为,逐渐累积成为一种带有极端性质的思想和行动时,事情开始变得不那么“美好”了。

这样一群长期生活于21世纪的年轻人,在短短的几天封闭培训中,因为过于“入戏”,将定年代才有的行为发展成了一场真刀真枪、紧张严肃的行为艺术。

后来才知道,所谓的集体学习,都是叶京导演为了演员们尽快“入戏”而顺水推舟的计划。在《入戏》中,人们或愤怒、或激动、或哭泣,失去了理性,变得越来越疯狂。在高强度的培训和高度集中的精神状态下,形成了一股剑拔弩张的内部斗争。

我想,这件事的幕后操盘手叶京导演,只是希望通过行为引导,让这些年没什么生活阅历的演员们,能够深切体验那个特定的历史时代中人们的独特思维定式,以求让他们更贴近角色、贴近生活,精准而不失真实的塑造自己的角色。

但随着事件的逐步升级,无论是真心流露,还是假意表现,愤怒的情感、扭曲的心灵,已经完全超出了当初设定的过程与标准,成为一次带有疯狂属性的社会实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