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日本电影,石缝中寻找阳光

电影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文化产物,其电影艺术史也代表着一个民族的文化形象史和心灵成长史。经历了上百年锤炼的日本,其电影发展拥有过黄金时代也遭遇过滑坡低迷。然而,无论是哪个时期,始终不变的是日本电影人对电影故事讲述的精益求精。

日本电影的发展,从1896年开始至今,可以说经历了很长的一段繁盛与衰落的过程。而百年历史期间的起起伏伏。也让日本的电影产业如同一只折翼的老鹰,茁壮却有迷茫。早期日本电影的崛起源于日本无声电影向有声电影的转变。在无声电影传入日本初期,其放映方式借鉴了日本净琉璃歌舞伎的表演方式。

紧接着有声电影传入日本,电影产业的发展由此拉开帷幕。此后的日本电影经历了走向国际的“黄金时代”、社会混乱的“动荡时代” ,到当代以内容制胜的“复苏时代”。而电影作为日本主要的国际文化输出载体之一,也成为推广日本文化的重要媒介。由此,日本电影大师的身影开始走入国际电影人的视野。

20世纪50年代,被誉为日本电影发展的黄金时代,导演大师辈出,为我们带来众多的佳作,享誉世界的电影大师黑泽明正是来自这一时期。他执导的影片《罗生门》赢得了1951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全世界的目光首次聚焦在日本电影。

已经辞世20余年的他,其作品依旧可以给我们带来人生与梦想的启发。首次担当导演的作品《姿三四郎》就为他带去了巨大的声望。该片也被称作是导演的自我写真。影片以独特的电影视角让人们了解柔道精神,同时也隐喻出一个人的成长需要不同的导师来帮助规划的哲学思想。

随后,他开创的平民武士电影《七武士》带来了长久的武士片热这部3个半小时的鸿篇巨制,也成为了日本乃至世界影史上最伟大的电影之一。被称作电影界的莎士比亚的他成为世界范围内电影人所憧憬的对象。

已故“大师”黑泽明给我们带来了足够的震撼。而放眼当下,与我们仍有着更近距离接触的日本电影巨匠,那就不得不提这位有着“动画界的黑泽明”之称的导演宫崎骏了。他的动画片成为了全球动画产业范围内一些重要的东方力量。耳熟能详的作品《千与千寻》《龙猫》《天空之城》等,让我们感受到了日本动漫产业的实力。

而近些年活跃在银幕上的动漫剧场版电影,也同样为日本动漫电影增添别样的风采。比如陪伴无数中国粉丝同名的动漫大作《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等,大家在回首心中的情怀之时,已悄然为日本新一类型电影铺下了丰润的土壤。

日本电影的传统创作特点是节奏较为缓慢,情调偏悲观。而新一代电影导演在延续传统的同时,也更加深入人物内心的剖析。被称为日本最温暖的导演是枝裕和就是绝佳的代表。作为第一次登陆中国院线的戛纳金棕榈国外获奖影片,是枝裕和指导的《小偷家族》登顶国内日本真人电影票房之最。他说,我不喜欢主人公克服弱点守护家人,并拯救世界这样的情节。更想描述没有英雄,只有平凡生活的有点肮脏的世界,忽然变美好的瞬间。

日本电影当中,对于爱恨情仇的表达最直接的就是通过描述家庭日常生活中的片段,诠释导演想表达的细腻情感。在《小偷家族》这部作品当中,他用一个全新的命题来挑战观众,那就是血缘关系是定义家人的唯一关键吗?影片围绕游走在社会边缘的一家五口展开。他们救下了一名饱受父母虐待的小女孩,接纳他成为“小偷家族”的一员,这个拼凑而成的非正常家族似乎比某些有着血缘关系的家庭更具温情。通过导演的镜头不仅能够看到一家人一起吃饭时絮叨的聊天,温馨的分食也有疏离的对坐、怒骂的举动。这些对日常生活的记录都蕴藏着导演的巧思,也呼应着电影里面想要沟通的主轴。

相较于《小偷家族》。同样是通过日常生活来勾勒出电影主线。被誉为日本家庭伦理电影巅峰之作的《步履不停》,也是出自是枝裕和之手。值得一提的是,这部电影由是枝裕和身兼导演编剧、制片人甚至剪辑师等多重身份为一体创作的影片。导演表示拍摄这部影片,纯粹从私人的感情出发。并无所谓的“社会性”。影片当中充斥着家庭聚会的琐碎场景,让我们领略了日式生活的样貌,而故事看似悠然却暗流涌动。当情节涉及到家人忌日时,一切都开始了悄然的变化。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也渐渐的领悟到。即使人生有变,也要继续向前走,步履不停。

除了通过叙述方式走进观众的内心。导演是枝裕和的电影拍摄手法,也值得我们揣摩。如以电影《无人知晓》为例,里面的镜头灯光等都是众多电影人学习的创作要素。《无人知晓》之所以打动人心,得益于导演有控制力的表达。四个孩子的母亲是位声音柔和的女性。餐桌上,母亲对孩子们约法三章。橘黄色的灯光,孩子甜蜜的笑容,温馨的画面之下。父亲的一直缺失,却为影片笼上了阴影。美好中隐约的苦涩就在这含蓄的表现中初见端倪。最后母亲消失,小女儿的死亡再次将这种苦涩一步步推向顶峰。

这部电影固定较长镜头是最特别的。镜头固定表现,明绞尽脑汁的趴在桌子上写作业。在表现母亲离去,他趴在桌子上的镜头中,我们发现他做的更多的是记账。以这种固定的镜头表现演员的含蓄和隐忍的张力。而说到固定长镜头不得不提的一位也十分擅长用这类镜头来叙述情节的中国导演,他就是侯孝贤。在他指导的《聂隐娘》当中。影片的长镜头总是远远的看着剧中的人物悲欢离合。看似冷漠,却蕴含着导演对现代社会的深刻反思。

近年来日本作为旅游目的地,深受中国游客的青睐。而一些著名电影的拍摄取景地更是吸引人们前去打卡。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往来孕育出了更多中日电影文化交融的机会。而两国电影的联姻在未来会给观众带来哪些新的感动呢。到日本你可能会想到樱花、大海、粉雪、居酒屋等充满地域特色的关键词。而辽阔,自由、静谧、浪漫。这些美丽的词语,在日本的一处地方就可全部展现。那就是北海道。

20多年前,日本经典文艺片《情书》当中出现了种种充满地域特征的场景,正是电影取景地北海道。在戏中有我们对日本北国之美的最深记忆。而戏外,日本这座美丽的岛也吸引了无数中国影迷远赴北海道,开启一场浪漫之旅。而在中国的辽阔土地之上,也有着众多被广大影迷所津津乐道的电影取景地。去年上映的日本奇幻影片《镰仓物语》当中,一处重要场景“黄泉之国”就并非取景自日本,而是导演山崎贵,以中国湖南的凤凰古城和张家界两地为灵感和原型设计出来的。让观众坦言,除了奇幻剧情之外,最难忘的就是“黄泉之国”云雾缭绕,水天一色的景色了。

电影讲述了作家一色正和与妻子亚纪子在镰仓的生活故事。然而,那里却总是上演着各类怪诞事件。河童、魔物集市、喝酒的妖怪等。而由于亚纪子一次意外的摔跤,致灵魂出窍,无法重返人间。为了救回妻子。正和毅然勇闯黄泉。至此,“黄泉之国”粉墨登场。而其天头鬼所居宫殿里龙的雕刻,巨大的木柱导演认为都带有中国建筑的风格。由此可见。中国文化对这部影片的影响之深,也让人感慨一部电影所能够带来的巨大能量与文化冲击。

正是由于历史的变迁,文化的交融,此类现象的时有发生更加坚定了中日两国电影人内心对彼此交流的渴望。而作为全球第二、第三大电影市场的中国和日本彼此也在积极的寻觅更广泛的合作。

日本对于本土文化符号的恰当使用,使得其成功走向世界。中日合拍电影。则将有助于中国电影国际化,来带动中国电影高速成长。两国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走近。电影人在彼此舞台上共同进步。成就彼此在世界舞台上的精彩,也成为近些年中日两国电影合作的主题。正如日本著名电影演员栗原小卷所讲那样。“电影的艺术魅力是伟大的,我们通过电影交流践行了日中永久和平友好的誓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