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只要报警,孩子就会有危险,可她偏不信:韩国电影实案改编系列

——孩子失踪后8个小时。

清晨,韩京培如往常一样,系好领带,换上西装,出门上班。妻子智善坐在客厅,今天没有准备早饭。

“你要去哪儿?”

“上班。”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工作?”

“全国都听我播的新闻,这是义务,不能耽误。我会找人代班,然后再去银行借点钱。”

智善可不像他这么沉稳:“我还是觉得报警比较好……”

“不行!他们只求财,只要给钱就没事,明白吗?!”

韩国电影《那家伙的声音》(2007)

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主演:薛景求 姜东元 金南珠

导演:朴镇彪


电视新闻——韩京培,他唯一的儿子韩尚宇,傍晚的时候被母亲催促下楼去跳绳减肥,之后再也没回来。

打遍亲朋好友的电话,儿子仍不知下落。

“报警吧。”妻子说。

“再等等,没事。”

半个小时后,家里有电话打进来。

“喂?喂?是尚宇吗?!”韩京培急切地问道。

“您是尚宇的父亲吧?我很喜欢听您播的新闻。”

“是我,你是谁?”

“您比我想像的要冷静呢。尚宇现在跟我在一起。”

“你在哪里?有什么目的?”

“看来你还是个急性子。明天准备好1亿韩元,我知道你装有车载电话,来电三声之内必须接听,明天我会再联系你。另外,如果你向警方求助,或者激怒我,那就等着收尸。”

失踪后8个小时

清晨,韩京培如往常一样,系好领带,换上西装,出门上班。妻子智善坐在客厅,今天没有准备早饭。

“你要去哪儿?”

“上班。”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工作?”

“全国都听我播的新闻,这是义务,不能耽误。我会找人代班,然后再去银行借点钱,不用担心。记住,千万别报警,只要按他说的做,尚宇就不会有事,我保证会带他回来。”

智善可不像他这么沉稳:“我还是觉得报警比较好……”

“不行!他们只求财,只要给钱就没事,明白吗?”

韩京培走后,智善照常忙起家务。

韩京培去银行贷了款。

失踪后20个小时

智善为儿子的归来准备着一切:暖和的洗澡水、一桌丰盛的饭菜。

韩京培按照电话指示到达指定地点。

“我到了,但是怎么找你?我连你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

“大韩民国谁不知道韩主播啊?我看得到你就行。”

“我儿子呢?”

“别急。你先下车,车子不要熄火,把后备厢和车灯都打开,包留下,然后你就可以回家等消息了。”

韩京培没走远,他躲在角落观察,此时韩尚宇已经失踪21个小时,但没人靠近过车子。

第22小时,家里的电话响了,但智善精神不振,伏在一旁瞌睡,三声过后,电话挂断。

韩京培找了一处公用电话亭想联系家里,突然隐约听见手机铃声,他立马冲回车旁。

“喂喂?!你在哪里,钱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老婆不想见孩子了吗?”

“什么意思?”

“你跟她说,再不接电话,孩子就永远见不着了。”

“别别!那要不这样,咱们见个面?”

“我要更换交易地点。”

家中急不可耐的智善,焦虑之余,还是选择拿起电话,摁了三个数字……

韩京培正赶往新的地点。

“把车速降到40迈,保持住。”

“为什么是40迈?”

“我在你后面。”

韩京培向车后望了一眼,是有一辆车,但不确定是不是对方本人。

“等你到了之后再像刚才一样,车门、车灯、后备厢全都打开,车子别熄火,然后去旁边的餐厅等消息。”

“尚宇现在跟你在一起吗?”韩京培还是最关心这个。

“我不可能一直带着他,完事之后我会把他交给你。”

绑匪挂了电话,转又打给智善。

“不好意思,时间太晚,那家餐厅应该已经关门了,你告诉你老公,改到隔壁巷子的炸鸡店。”

失踪后23个小时

稍晚,韩京培到达目的地,按绑匪的要求完成一系列动作,找到餐厅,可是已经打烊;他用公共电话联系家里,智善告诉他,改去炸鸡店。

绑匪就这样两头通话,让两头都保持高度紧张,乖乖按他设计好的局去走。

韩京培快走到炸鸡店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男人,帽沿压得很低,只能看见鼻子和嘴。

两人擦肩而过,韩京培留着心眼儿,快步走到炸鸡店门口,拉开大门瞧上一眼便迅速返身追了回去,逮着对方就开始逼问。

“是不是你?我儿子呢?尚宇呢?!”

“你在说什么?……”

“我儿子呢?!!”

没想到这人不但不反抗,反而比他还紧张,压低嗓子道:“嘘!……小点儿声儿!快放开,我是警察!”

韩京培松开手:“警…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位老哥揉着脖子:“咳…是你老婆报的警,她让我们别告诉你。”

坏了……

“你们违约了,从现在起,我要饿着他,饿死为止。”

智善对着电话求道:“没有!请相信我们,我们会给你钱的,求你别饿着他!”

“当我是傻子?我在交易地点看到了很多熟脸儿,要不要跟你描述一下?一个是胖子,另一个也是胖子……”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们……喂?喂?!”

……

电话断了,马上又有人打进来,是韩京培。

“你疯了吗?谁让你报警的?!”

智善失去理智了:“快去炸鸡店!孩子在炸鸡店!……”

韩京培心烦地撂下话筒,走回炸鸡店,拉开门,里面只有一个顾客,她的真实身份全都写在了脸上。

失踪第2天

事情到这地步,只好由着警方介入。

他们首先找了一堆嫌疑人,那模样,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能成网红。

分析了十多个电话录音,绑匪的通话时间都控制在两分钟以内,警方难以追踪和分析,目前只确认了6名没用的嫌疑人,也就是刚刚的那几个。

队长听完案情汇报,下令:“先不要把消息泄漏出去,我们要把孩子活着带回来。知道他爸是谁吧?《九点新闻》主播。尤其是你,金警官。”

那个叫金警官的刑警马上起立。

“管好你那张臭嘴,小心行动,明白吗?”

金警官赔笑道:“是,是~”

失踪第3天

警方以韩京培的住所为中心,在周围布控;家里也安排有几组人员监听来电。

队长对韩京培说道:“韩先生,请您放心,我们一定抓住那家伙,我们的绑架特别分队已经……”

“孩子的安危谁来负责?”

队长也想不到别的说辞:”请您一定要相信我们……”

“韩先生,”金警官从水果盘里捏起一块苹果,咬了一口,打岔道:“你们做父母的,孩子的安全肯定是第一位,我们的职责就是尽快抓住绑匪,这样孩子存活的几率才大,所以我们要通力合作,相互信任。”

队长也附和道:“对对,绑匪不好抓,您已经私下与他联系,这样太危险,幸亏夫人找了我们,所以接下来还是交给警方。还有个事儿,呃……我的女儿们想要您的亲笔签名,呵呵,您看这……”队长递上笔记本。

“那个,咳,我也想要一个,嗯。”一旁的刘组长也说道。

韩京培哭笑不得,随手在本子上划了两笔……

失踪第4天

韩京培半坐在车上。

“韩先生,你不吃饭吗?再不吃就凉了。”后备厢里的金警官看韩京培没反应,把他那份炸酱面也端起来,开吃。

“你们问我是否有仇人,我做过7年的专题纪录片,是敏感题材,很多人因此失去工作和正常的生活,你能把那些人都抓起来么?”

金警官嘴里全是面条和炸酱,腮帮子鼓得像金鱼:“唔…那都得调查,但首先我们要作好计划。”

“我一直诚实做人,实在想不出是谁。”

“哇~~炸酱面真是好吃~”

“……绑匪怎么还不来电话?”

“我想应该快了……”

话音刚落,车里的手机响起;韩京培坐回车内,金警官戴好耳机。

智善随后也接到电话,通话内容相似,不再赘述。

“你到底想怎样?”

“不要反问我。”

“你以为你能逃得了?!”

“你在威胁我?还搞不清楚形势么?”

“抱歉,我刚刚有点失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让我听听他的声音。”

“我收到钱,自然会放人,再联络。”

金警官示意韩京培拖延时间。

“先别挂电话!请让我听听儿子的声音!”

“为什么?你难道想追踪电话?”

“没……”

“当心你儿子的命,我可盯着你呢。面条都凉了吧?嘿嘿……”

暂时没有消息,韩京培继续守在车上,不知不觉睡着了。餐厅的外卖小哥来把空的面碗收走;不一会儿,一只手拍在韩京培的车挡风玻璃上,留下一张字条。

您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流口水了。

查看停车场监控,绑匪来电之后,只有外卖小哥出现过;过了一会儿,监控探头被人变换了角度。

“一群饭桶,探头被人动了都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组长发飙道。

对于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漏洞,所有人都选择性“失忆”。

事后,金刑警反复琢磨那通电话,他怀疑外卖小哥,只因那句:“面条都凉了吧?”

“老板娘,再来盘儿甜萝卜~”

小哥把萝卜送到,金刑警直勾勾盯着对方。

“瞅啥呢?面都要凉了。”

失踪7天后

前文提到,韩京培做过专题纪录片,由于是贪污受贿题材,因此得罪过不少人,李载俊就是其中一位,警方把他列入嫌疑人名单。

韩京培把车子当成了半个家,金刑警也一样。

说说这个金刑警。这货嘴很碎,几乎不会主动与韩京培交流案情,即便韩京培提起,他也是一笔带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抱怨,比如这次,他在后备厢呆了整整一周,现在又开始骂骂咧咧;韩京培默默递给他一个信封:“拿去请大家吃点儿好的吧。”

金刑警立马闭嘴。

趁韩京培去小便,金刑警用车载电话打给家里,嗓门儿还不小:“喂!我是金刑警,你们那边有什么进展?!”

“爸,你吃饭了吗?”

“嗯嗯,当然吃了。啊,这个……资料整理的怎么样了?!”

“爸,你还有换洗的内衣裤吗?”

“雨下得很大,咱家漏水不?”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嘿嘿,爸爸搞监视工作,得了一笔资金,回头带你去吃大餐。我先挂了。……咳,那啥,辛苦了,保持联系!”

金刑警挂了电话,坐在后备厢抽烟。

韩京培道:“监视不是应该安静隐蔽么?我要关上了。”

10天过去了……

智善不记得自己熬了多少个通宵,但只要一有来电,她还是得打起精神。

今天来电的是婆婆,婆婆想孙子,要和他通话,智善说尚宇下楼跳绳去了;老太太又问,为啥最近咱儿子不上电视了?

智善一直想快点结束通话,但老太太唠叨了很久……

绑匪终于给韩京培打电话了。

“你们是不是在搞电话录音?”

“什么?没有,绝对没有!”

“你家里的电话一直占线,你告诉你老婆,最好别激怒我。”

“对不起……不过,我儿子真的和你在一起吗?至少让我听听他的声音……”

“所有事情都得听我安排。”

“钱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给你,求你快点让我见到他……”

“呵呵,你儿子很喜欢吃巧克力呢。这样吧,金海机场,国内航站楼,你跟你老婆一起来。”

电话断,通话时间不到两分钟,组长气得摔耳机。

“李载俊有动作了吗?”

“是的组长,他正要出门。”

“好,给我跟紧了,发现异常马上汇报!”

智善神情恍惚,冲了半天冷水,韩京培叫她赶紧穿衣服出门她也无动于衷。

去机场的道路堵得厉害,警方已经走另一条路线赶去。

走走停停,夫妻俩都在尽力压制着内心的焦灼。

不得已,韩京培只好强行通过。

半道儿上,绑匪又提出变更计划,并且尚宇发烧了,不过这不是他要考虑的事情。

“63号建筑附近的垃圾桶,马上过来。”

智善在垃圾桶翻到一张折叠好的字条,是新的交易地点。

警方措手不及。

“韩京培的车在什么位置?!”

“组长,我们跟丢了!”

“后备厢呢?金刑警!汇报情况!”

“跟着呢,放心。”

绑匪来电。

“先生,为什么一直让我们兜圈,咱们快见面吧……”

“我得先确认有没有跟屁虫,你放心,孩子没事。”

“我怎么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总之,我一拿到钱,孩子就还给你。”

车子行驶到某景点,绑匪要求他停下,上缆车,尚宇就在山顶。

“报告,嫌疑人在南山的缆车上!”

“全员,立刻赶往南山!”

夫妻俩跳上缆车,从上往下观察,果真有一个男的走到车旁,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钻进车里,关上车门。

金刑警还在车上,现在他是离绑匪最近的人……

“老公,是他,是他;你看到他脸了吗?……他把车开走了……”

“没事,尚宇就在山顶,没错。请问,还有多久才到山顶啊?……”

韩京培空着手回家了,儿子没见着,金刑警更是下落不知;警方一时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金刑警。

“你们怎么不出去调查?”韩京培问。

组长道:“还是再等等,绑匪已经拿到钱,会把尚宇送回来的,再说,金警官还在车上,他跑不了。”

“金警官?他现在也不过是个人质罢了!你们真的打算坐在这儿干等?赶紧派人出去找车啊!!”

智善也压抑许久,脾气上来,将组长和胖女警逐出门外。

在临时指挥部。

“切,鞋都没穿就被赶出来了。”组长愤愤不平道:“金警官还没消息吗?”

“他的无线电没信号了,我想他一定出事了。”胖女警说。

“啧,别乌鸦嘴,会有消息的。”

天下起了雨,金警官在雨中惊醒,脑袋有点疼,身上一丝不挂,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现在已经是案发后第11天。

金警官裹着毯子,身上还是抖个不停,也没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胖女警递给他一瓶红牛,才喝了两口,队长进来了。

“上级指示:若24小时内还没有进展,案件就要准备向社会公开,到那时,调查力度要加大,舆论压力也会更大!”

“可是,案子要是公开,那孩子怎么办?”胖女警问。

“做好你的份内事。”

失踪第13天

李载俊也接受了调查,他的确对韩京培怀有怨恨,因为建筑欺诈被举报,自己也是刚刚刑满释放,被作为主要嫌疑人。

组长在案情推进会上提到此事。

“你认为他是嫌疑人?做过声音比对了吗?”署长问。

“声音不是最重要的,他也可以找同伙替他打电话。干咱们这一行儿,也得靠点直觉。”

“靠直觉?警察就是这么被绑匪带走的吧?”

“呃……”

失踪第14天

韩京培在小区飙车,反复碾压减速带;金警官在后备厢里像个皮球一样的翻滚。

父母几乎不抱希望了,一个在醉驾,一个在喝酒。

韩京培把儿子喜欢的超级英雄摆在车头,一愣就是半天。他太累了,恍惚中,感觉儿子像平时一样,为了买玩具在替他捶背呢……

这天下午,久违的绑匪又来电了。

“哟?找着你车了?”

“钱你已经拿走了,我儿子呢?”

“我告诉过你不要报警的,你居然还去相信那帮愚蠢的条子。”

“对不起,我会给你更多的钱,我可以卖房子,只要能让我儿子回来……”

“哇~~父爱真了不起,看你这么绝望,那我就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韩京培压不住了:“机会?你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

嘟…嘟…嘟……

绑匪要的就是这效果,往往在人焦急到极点的时候断线,在你陷入黑暗时,又再次给你星星之火。

电话又响。

“对不起,刚才是我错了,我再给你加一个亿,让我听听他的声音!”

“呵呵,人生还是需要一点卑屈的,对不对?等着。”

不一会儿:“老爸……救我……”

“尚宇!尚宇,爸爸马上来救你了!……”

“韩先生,记住,你还欠我一个亿,等消息吧。”

“我知道了,谢谢,谢谢。”

孩子还活着,韩京培又有了精神。

活着就有希望,韩京培能筹到一个亿么?警方如此大条,如何与绑匪周旋?

下半部分的稿子已写好,准备配图和校对,请时不时点击我的头像,搜索:“那家伙的声音 下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