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西夏王朝,为何至今都是解不开的迷?

“远看一堆土,近看土一堆。”人们常常用这句话戏谑地打趣散落在贺兰山东麓的西夏王陵,殊不知这个曾经在中国历史上真实存在的王朝,曾有着怎样灿烂的文明?它是武侠小说里慕容复一心想拉拢的对象,也是党项族建立的能与辽、宋、金抗衡的彪悍政权,然而在史籍没有详细记载的情况下,这个存在了100多年的王朝就突然灰飞烟灭了……

形同金字塔的西夏王陵

钉子户的“肥宅”生活

对于一个少数民族统治的王朝来说,西夏的领土面积并不算小。比起丝绸之路上楼兰、精绝等西域诸国,它的面积是它们的几十倍,但比起辽、金等王朝来说,它的存在感似乎也太低了。

它是《二十四史》中唯一没有记载的王朝,历经十帝。很多人对它的了解,都只停留在金庸的小说里,殊不知真实的西夏是个佛系的钉子户。它是由党项人在中国西北部建立的一个朝代,虽然周围都被辽、宋、金、蒙古等大佬环伺,却硬是凭借强悍的生命力,比面积更大的辽、金更长命。其实,这个政权在早期的时候,完全是一副小弟姿态。

被各个政权包围的西夏,简直是钉子户般的存在

西夏的建国历史非常有趣。他们的祖先原本是居住在四川松潘高原上的党项族,唐朝时才迁居陕北。这时,族人中出现了一个超级牛掰的人物——拓跋思恭,他凭借超强的战斗力和领导力,帮助大唐平定了黄巢起义,于是唐皇大手一挥,不仅封他为夏州节度使,还特赐国姓李,形成了一个地方势力。但好景不长,随着大唐的覆灭,五代十国时期中原走马灯似的换着不同的老大:后汉、后蜀、后晋、后唐……但无论是谁,他都低眉顺眼地自称小弟,打仗有什么意思,混吃等死的日子不快乐吗?于是,就这么安安稳稳地混着,谁知一不小心就混成了一方土豪了。

当然,这还得感谢西夏这块福地。所在的地界竟然盛产一种当时能够当钱花的青盐,相当于自带一棵摇钱树,此外,还顺便养养牛羊,做做买卖,数钱数到手软,这是什么神仙日子?那时候,党项人的日常就是:风吹草地见牛羊,晚上生起一堆火,再撒点孜然面,日子别提多滋润了。

处于复杂局势中的西夏

然而,这样的日子到了宋初,传到李继捧的手里就戛然而止了。李继捧这家伙完全就是个没长大的熊孩子,别提什么政治抱负了,被卖了都还替对手数钱呢。他因为继位时太年轻老臣子们不买账,一气之下竟然跑到宋朝朝觐,还主动放弃了世袭割据,后来甚至改姓赵,更名为赵保忠。

西夏王朝开国皇帝-李元昊

将老祖先辛辛苦苦维持下的政权双手奉上,这事李继捧愿意,他弟弟李继迁可不干。于是李继迁对内不断娶党项豪族的女儿,壮大自身势力,对外则采取连辽抵宋的方式,陆续占领兰州与河西走廊地区。终于在公元1038年,他的孙子李元昊正式称帝建国,即夏景宗,国名本来为大夏,简称夏,又自称邦泥定国或白高大夏国、西朝。因其在西方,宋人称之为西夏。

西夏版“妇”仇者联盟

虽然《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并不在西夏,它却偏偏玩出了女王的style。

历史对西夏的女人似乎格外眷顾,游牧民族的女性地位要远远高于农耕民族,这使得西夏的女人几乎拥有与男人一样的天空。当中原女性遵从三从四德成为男人的附属品时,西夏女人拥有极大的恋爱自由和婚姻自由,社会和道德对她们非常的尊敬和宽容。1909年,在今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城遗址出土的西夏《天盛律令》,里面有许多关于女性权利的规定:如女性可以同其他男子出逃生活,如果一段时间不再喜欢,可以与另一个两情相悦的人一起逃走,再组建家庭,即使返回原来的家中生活,原夫也不可以阻拦。

西夏仕女图

除了婚恋自由,西夏的法律还明文规定女性可以从军。这些入伍的女兵被称为“麻魁”或“寨妇”,这是中国历史上关于女性合法入伍的唯一记载。西夏“麻魁”大多勇武善战,战功赫赫,和男兵一同奋战在前线。同时期的北宋虽然没有女兵,但他们对西夏女兵并不手软,斩杀了也可报军功。

女性经常出现在游牧民族的军队中

这一点反应在政治上,也十分有趣。众所周知,几乎历史上所有的王朝,都是想尽各种办法不允许女性参政,像吕后、武则天、慈禧等少数女性实权统治者简直是凤毛麟角,而西夏由于是党项羌族创建的政权,对女人参政的排斥程度并不是很强烈。

西夏王朝享国190多年,就出了几个有名的女人,即没藏氏、大小梁太后、罗太后,她们与男人一样主政了整个西夏历史的一半时间,创造出了中国历史上其他朝代根本没有过的“第一”。

比如西夏的第一个皇后没藏太后就靠着李元昊几岁的儿子谅祚而登上权力的顶峰,从此开启了母后干政、外戚专权的局面。没藏太后容貌妖冶,恃宠骄纵,喜欢游猎,也很有政治才能。她在垂帘听政时期,施行“仁政”:一是主张与邻国和睦友好,防止战争使百姓生灵涂炭;二是杜绝外戚侵扰边地、贪腐乱国。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政治见识,非常难得!

敦煌莫高窟409窟西夏王妃

而接下来登场的其他几位女强人更是一个赛一个的狠角色。梁太后在不到20岁的年纪,就帮助15岁的李谅祚击败了准备谋反的讹庞及其家族,夺取实权。之后她的侄女小梁后步入政坛,不仅继承了姑姑大梁后的政治野心,更是不折不扣的战争狂人。为了肃清政治对手,不惜灭了自己的娘家人,对外则不断发动对宋、辽的战争,劳民伤财。之后的罗皇后则精通汉文化,帮助丈夫李仁孝将西夏文化发展到了顶峰……

不走寻常路:西夏人的神秘生活

西夏王朝一直以来都以神秘著称,素有“东方金字塔”之称的西夏王陵、独创的西夏文字、英姿飒爽的西夏女兵……此外,他们的风俗习惯、生活方式也与中原文化大相径庭,直到今天看起来仍让人大跌眼镜。

比起当时宋朝人内敛的感情表达方式,党项人的感情浓烈,表达爱情的方式也是相当的激烈,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爱到深处可以死。其他王朝把鼓励青年男女殉情的小说纷纷列入禁书,西夏反其道行之。在他们看来,当青年男女相爱到感情极深的时候,不是应该举行婚礼,而是奇怪地跑到山上一起自杀,这才是“男女之乐”。家里人也不悲伤,把他们的尸体找到后,用彩绸包好,外层再用毡裹扎,杀牛设祭。然后立一个数丈高的木架,将二人的尸体放在上面,传为飞升上天。男女两方家族在下面击鼓饮酒,尽日而散。

党项族的服饰

当然,党项人爱得深,也恨得切,如果和别人结下了梁子,那这个仇绝对是非报不可。在大仇未报之前,他们会蓬头垢面,不穿鞋子也不吃肉,表示不杀仇人就不过正常生活的决心。但党项社会有一种传统习惯,即不趁人之危。仇人家中如果有凶丧之事,就会停止攻伐。如果因为自己势力弱小,不能正面和仇人对抗,就动员家中妇女到仇家去放火,焚烧对方的房屋。

为啥偏偏要妇女去放火,这是什么魔鬼操作?原来,党项人把与女人斗殴视为不吉祥的征兆,所以即使来放火,仇家也只能避开。双方仇怨如能和解,则要举行一种仪式:将鸡血、狗血等兑入酒中,双方同饮,并发誓说:“若复报仇,谷麦无收,男女秃癫,六畜疫死,毒蛇入帐。”西夏是个多民族的王朝,这个习俗并非只是党项人独有,汉、回鹘、吐蕃人长期居于此地可能也会被同化。

敦煌榆林窟里的 西夏《锻造图》

更神奇的是党项人的筑剑水平和造纸技术了!西夏境内虽没有铁矿,其铸剑水平却远在中原地区之上,西夏国的剑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在兵器中举世无双,就连宋朝皇帝都喜欢佩戴西夏剑装b。除了剑,西夏还出产良弓强驽,其攻击力之强,轻而易举就能将宋军的盔甲射穿。

党项人的造纸技术更是另辟蹊径。造纸术在北宋时期就已发展得相当成熟,但西夏的造纸术却并非学自中原,而来自敦煌。西夏曾攻打下敦煌地区,在这里获取了大量的前代文化典籍,其中就记载了纸的制作流程。聪明的西夏人不仅从这些典籍中学会了造纸术,还结合本民族特色,对造纸术进行了改进。用麻布与棉花替代木材进行造纸,再使用各种添加剂,如淀粉、滑石粉、黄柏汁等,节约了纤维材料的同时,又增加了纸的不透明度及平滑度,还可以防蛀。

灭掉西夏的成吉思汗

然而,这些行为怪异的西夏人最终突然消失在了历史黄沙中。有人说,是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铁骑对西夏进行了屠城;也有人说,西夏人是消失了,但并不是被杀光的,他们为了保命,披上了小马甲融入了各个民族中散落在全国各地,夏尔巴人、嘉绒藏族、河南杨氏等都可能是他们的一脉……但真相究竟如何,可能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解开了。

关注“全历史”

在这里

文明脉络随心玩转,关系图谱任你来盘

世有万象,史有千面

下载全历史,换个角度看世界↓↓↓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神秘的西夏王朝,为何至今都是解不开的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