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肿眼睛的隋炀帝很纳闷:我都下令你们吃饭不要钱了,咋还打我?

隋炀帝杨广这个人,很有能力也很荒唐,他可能是个昏君,但对历史也颇有贡献。与其他亡国之君相比,隋炀帝的骨头算是硬的,起码他没有像石敬瑭和徽钦二帝那样奴颜婢膝。但是无需向外邦献媚,骨头也很硬的隋炀帝杨广,在大隋子民还在嚼草根的时候,为何要下令外邦人吃饭不要钱?而外邦人最后又是怎么报答隋炀帝杨广的呢?他们在隋炀帝出巡的时候大喜过望:凯子来了,活捉他!被围困之后哭肿了眼睛的隋炀帝也很纳闷:我都下令你们吃饭不要钱了,我的国子监浴场只对你们开放,咋还打我?

读者诸君可能认为标题和开头这一段有些词不达意,比如“邦”换成“国”更贴切一点。但是笔者要很无奈地说:如果真那么写,您就看不到这篇文章了。笔者对隋炀帝不抱成见,这篇文章只是拿他举例而已,只对番邦开放的国子监浴场在哪里,隋朝有没有国子监,笔者还真不知道。

​言归正传,咱们还是来说隋炀帝杨广。杨广下令外邦人吃饭不要钱这件事,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这就不用笔者赘述了。事实上“外邦人吃饭不要钱”这类事情,并不是隋炀帝首创,也没有因为隋炀帝的死掉而绝迹,到了清朝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什么与什么不许入内,是外邦人写的,后来大清朝的学政、教谕,乃至富商大贾,认为这几个字很好看,也就在自己的“地盘”上挂了这样的招牌。只是不知道挂了这样的招牌之后,他们自己是怎么进去的。

这时候我们就很奇怪了:隋炀帝杨广是一个很霸气的帝王,他前半生南征北战,打得四夷宾服,连突厥可汗也要亲自拔出佩刀,为隋炀帝临时下榻的地方割草(启民饰庐清道,以候乘舆)。父亲杨坚是当时公认的“圣人可汗”,杨广在“讨不臣”檄文中也明确宣示:“朕当亲执武节,临御诸军,秣马丸都,观兵辽水,顺天诛于海外,救穷民于倒悬。臣人归朝奉顺,咸加慰抚,各安生业,随才任用,无隔夷夏。《隋书·炀帝纪》”

​声称一视同仁,做起来却内外有别,而这内外之别,说白了就是尊外抑内。但是我们必须承认,隋炀帝杨广之尊外,绝不是怕,他之所以下令外国人吃饭不要钱,原因只有一个字:装!

众所周知,越强大的朝廷和百姓越自信,做起事来不卑不亢,而隋炀帝杨广下令外国人吃饭不要钱的时候,大隋王朝气数将尽,外邦人已经不太把隋炀帝当回事儿了,所以隋炀帝才打肿脸充胖子。

现在很多人都在强调隋朝多么富有,留下的粮食够吃多少年。但是有一点我们不要忘记了:历朝历代,富有的都是皇帝老儿和王公大臣,知县保正们也有肉汤喝。而老百姓永远是贫穷的——糠窝窝能吃个半饱,他们就不会揭竿而起。隋朝最后遍地狼烟,就是因为吃不上饭的人太多了。

​当隋炀帝“御观风行殿,盛陈文物,奏九部乐,设鱼龙曼延,宴高昌王、吐屯设于殿上,以宠异之”的时候,文武群臣为“万国来朝”大唱赞歌。而当时的老百姓过得是什么日子呢?

“政刑弛紊,贿货公行,莫敢正言。道路以目……人饥相食,邑落为墟,上不之恤也……区宇之内,盗贼蜂起,劫掠从官,屠陷城邑……战士尽力,必不加赏,百姓无辜,咸受屠戮。黎庶愤怨,天下土崩,至于就擒,而犹未之寤也。”

隋炀帝杨广不知道的是,后来有一位叫做李伯元的小说家,写了一本《官场现形记》,那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洋人,是越扶越醉的。”这话的意思是洋人一贯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当你挺起腰杆跟他握手的时候,他也平等对待;当你跪下来捧着金银财宝土地美女献上的时候,他就带搭不理了。

隋炀帝下令外邦人吃饭不要钱,却让外邦人看出了此国已经上下离心离德:君视臣如土芥,臣视君为寇仇。这时候打他一家伙,肯定会捞到更多好处!

​于是自以为与外邦交情深厚的隋炀帝杨广出游的时候,就遇到了大麻烦。外邦人奔走相告:那个打肿脸充胖子的凯子来了,拿下他,下辈子吃饭都不用花钱了!

这件事在正史中的记载是这样的:“大业十一年八月,帝巡北塞。始毕帅骑数十万谋袭乘舆,车驾驰入雁门,突厥围雁门,上下惶怖,撤民屋为守御之具……突厥急攻雁门,矢及御前;上大惧,抱赵王杲而泣,目尽肿。《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隋纪六》”

把眼睛都哭肿了的隋炀帝一定百思不得其解:我都下令外邦人吃饭不要钱了,你们怎么还打我?

一看吃饭不花钱的突厥始毕可汗要把自己的骨头都嚼了,隋炀帝杨广再次下令:“守城有功者,无官直除六品,赐物百段;有官以次增益。”这命令很直白:“我大隋兵将守城有功者,没有官衔的,直接晋升六品、赏赐一百匹绸缎,有官职的按照这个标准提升!”这时候的隋炀帝是很大方的,要知道秦琼以八百大破卢明月十万,得到的官职也就是正六品建节尉。

​但是在雁门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很快就失望了:帝性吝官赏……将士守雁门者万七千人,至是,得勋者才千五百人,一战得第一勋者进一阶,其先无戎秩(军衔)者止得立信尉,三战得第一勋者至秉义尉,其在行陈而无勋者四战进一阶,亦无赐。

立信尉和秉义尉是几品军阶呢?隋炀帝有规定,读者诸君可以自己算:建节尉为正六品,次奋武、宣惠、绥德、怀仁、秉义、奉诚、立信等尉,递降一阶。

民部尚书樊子盖认为隋炀帝不应该小气得说话不算数,就请他遵守诺言,结果被隋炀帝一句话怼了回去:“你打算花我的钱收买人心吗?”

从隋炀帝大手大脚下令外邦人吃饭不要钱,到对本国有功将士吝啬赏赐,隋朝的民心军心就已经散了,任凭杨广再有能耐,对外邦人再好,也无济于事了:身边的禁卫亲军(骁果)也不听他的了,最后直接动手把他勒死了。被勒死之前,隋炀帝还奇怪呢:“我确实对不起老百姓,可是我对外邦人和朝廷大员都不错呀,怎么还会落到如此下场?”

​隋炀帝得到的回答是这样的:“整个天下的人都怨恨你,想杀你的可不止我一个!”

“普天之下,莫匪(非)仇雠,左右之人,皆为敌国。”这就是隋炀帝最后面临的局面。之所以“左右之人,莫非敌国”,是不是因为隋炀帝对敌国太好了?

咱们最后摘录《阿房宫赋》里的一段话,请读者诸君参详,看看杜牧说的是不是极有道理: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欢迎投稿本站:紫金网 » 哭肿眼睛的隋炀帝很纳闷:我都下令你们吃饭不要钱了,咋还打我?